第二五零章 分道扬镳/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钰一家吃完饭,那边五五和管家估摸收拾完人了,就一块往这边跑,边跑还互相下绊子,不是你推他一下,就是他用屁股撞你一下,好像谁能先跑到苏倾钰面前谁就能把人抢走。

“世子哟,夫人和侯爷等你们都等的头发白啦,本来夫人要亲自来接你们的,可是不知道东炀发什么颠,他又不跟大贺打,联合了南鸣一块打西罗了,准确说就是打迦泽这块了,就您过来这条道,三天前侯爷才给清过的,就怕您和少夫人还有小主子走着不方便,这会儿侯爷还在几十里外干仗呢,夫人也被侯爷给二公子下令看着了,咱们这几天快些回吧,这里不安全啊,刚刚那些杀手应该就是东炀那边派来的。”老管家擦擦一脑门的汗,末了又加了一句,“如果不是东炀,那就肯定是,哼哼,以前跑到咱们府里嚣张的人。”

五五一直喘气,听着管家这话不依了,有心骂管家几句,可又怕不赶紧解释,世子这边给误会,权衡了一下,还是先解释:“世子爷,奴才别的不敢说,但太后,陛下,还有娘娘对您还有世子夫人跟小郡主的心意那是比那金马车还要真还要金的,这起子放冷箭的鼠辈,肯定不是咱们西罗的人,就算是,那,那也只能是,是程云!”五五硬着头皮把程云推出来,“咱们陛下那伤不明不白的,奴才斗胆,猜着多半也是那个胆大包天的逆臣干的,他还联合大臣,逼着陛下给他封王,不折不扣的不要脸!”

五五突然破口大骂:“狼心狗肺的白眼狼,枉费陛下器重了他那么多年,早晓得,打死杂家这张嘴,当年也不该在陛下纠结时说什么世子毕竟不姓程的话,不然陛下也不会突然把程云提起来,让他跟世子一样随意出入皇家!”

苏倾钰:…太监总管大人,你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五五倏地住口,有些躲闪地看了下苏倾钰,发现苏倾钰还在继续看傻宝拿糖葫芦逗他怀里的萌萌,又慢慢舒口气。

“世子,陛下昏迷可都一直念叨您呐,甚至,甚至有一回伤情最严重时,他还说过,就想最后再看看世子您呐。”五五那演技也是杠杠的,眼泪说来就来,“还有咱们太后也说啦,您要是还不愿意回,她老人家就亲自来请了,您看,太后她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一直这么疼您,您看,你这是不是,是不是先跟杂家走啊?当然,侯爷和夫人可一道回京,苏南侯府都给打扫干净了,皇宫里最优秀的奴才婢女也都安排进去了,您一家回家直接住就行。”

苏倾钰拉着萌萌的小手,拨了拨小孩手里的狼面獠牙的拨浪鼓,垂着眼眸没表态。

傻宝突然转头问五五:“你们陛下他还打阿钰呐?还会逼着阿钰打仗吗?”

五五这会儿真要哭了:“夫人哎!那必须不能了啊,奴才,奴才那自个脑袋给您保证,要是陛下能舍得再碰世子一根手指头,奴才这脑袋就扭下来给小郡主当球踢。奴才给你发誓,”

傻宝认真摇头,打断五五:“不要。”

五五心里感动,看看,世子夫人都不要咱们发这样的毒誓,这是相信咱了?

傻宝继续说:“你的脑袋当球,不够萌萌踢一脚的,不好。”

五五突然泪奔:特么刚刚自己自作多情了啊,什么舍不得,那根本就是看不起咱的脑袋啊。

老管家不厚道地笑出声:“公公,咱们家世子千里迢迢地回来,肯定要先回自己家的,您就别,挣扎了啊?”

五五气得嘴巴一直抖。

“可是陛下,陛下的,陛下的伤…”五五老泪真的掉下来了,“原本,可如今,如今,”

苏倾钰淡淡挑起眉:“原本如何?如今又如何?”

五五一副豁出去的模样:“是,原本,原本陛下就,就是胳膊一道口子,可是,可不久前,刚得到世子从大贺出发归来的消息,那伤口就突然化脓,已经烂了一条胳膊,才知道陛下的伤药被人动了手脚,那种毒已经让陛下卧床大半月了,程云说他有办法弄到解药,不过说需要陛下的赏赐,他已经逼着陛下封王,还想要什么赏赐呢,陛下就直接不见他,也不要他的解药。

陛下现在大多时间昏迷不醒,只要清醒就问世子回来没,世子啊,您就跟奴才回去吧,啊?”

苏倾钰盯着地上的断箭:“你们真是笨蛋啊,为什么连本世子不管事的人都知道只有那个换了个脑子不清楚阁主的魅雅阁喜欢用这种看着没有任何标记,丑不拉几,还特别黑特别笨重的,连箭身都土豪得用纯铁打造箭呢。”

五五和管家:…。世子你真的不管事吗?

纨绔撇撇嘴:“就是,这一路咱们都折断这种箭不知道多少回了,就是咱们家小郡主都给抓到过几回,也不知道那个魅雅阁是有多土豪,这么多纯铁的箭就这么不要钱地往我们扔,都不晓得他们收的别人的佣金够不够买这么多铁呢,那个阁主真个是个没脑子的,至少是个不会经济打算的,这么下去,迟早得把这个天下第一的杀手阁给玩穷了。”

五五和管家:…。那个阁主好像真的好没脑子啊,知道刺杀不了世子他们,还比小强顽强,每回都要卷土从来,就跟永远不会放弃肥羊的大灰狼似的,好丑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