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二章 分道扬镳3/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钰看了眼老管家:“你不是说这条路被老头子清理过了吗?怎么,是老头子眼瞎没看到还是老头子故意留下了膈应爷的!”

管家擦擦头上的冷汗:“是清理过了啊,真的清理了的,两天前,侯爷才带着人撵着东炀上万人马跑了的。”

“你看看他们像是在水里泡了两天的?至少三天往上!”苏倾钰看了一眼围上来的东炀士兵那皱巴巴的衣服,眉头狠狠皱起来。

“不应该啊,两天前他们打的特别不要命啊。”管家想不明白,“侯爷说他们是把一国最精锐的部队拉过来,背水一战的,因为在大辕那边没讨到好,反而丧失了大部分土地,这回他们是看上迦泽这块地了,哦,那个摄政王还悬赏先锋,说只要打下来迦泽,先锋通通封王。”

“才不是为了地盘!”苏倾钰眼神复杂,脸色青了白了,“他这么随便把东炀的最后兵力拉出来根本就不是为了东炀,他只是,只是为了掩盖今天这一千死士,只是为了堵我们一行人,这个人才是个疯子。”竟然真的倾尽一国只为了给那个据说荒淫无度的女皇报仇。

这得是多深的奸情啊,如果不是今天那个摄政王是要来堵他的,苏倾钰都要好好感叹一下这个倒霉催的男人,估摸喜欢那个花心女皇喜欢惨了,这都几十年了,那个女皇都五六十岁,还是为了个十五六岁的小美男死的,这个摄政王还这么不遗余力,倾尽所有的来报仇,不得不说,换个角度,这份深情,都是可歌可泣的。

可是问题是,如今站在这感天动地的爱情对立面的是他自个,苏倾钰真心只想骂一句,脑子有病,你有能耐那几十年你怎么不把那女皇管个服帖,那也不会出现如今她随便被个小男人给弄死的结果,更不会出现如今还要跟本大爷打个你死我活的境地了。

现在苏倾钰看到的是,对方是一千多死士,个个身手敏捷,而且都是抱着必死决心来的,可自己这边打足了了人手也不超过两百,真正算得上战斗力的只有傻宝的侍卫队,还有自己几个贴身伺候的,这个状况有点不妙啊。

傻宝抱着萌萌坐回自己那辆豪华马车,马车上的某个机关一开,白铁自下而上地升起,包住了整个车身,甚至前面拉车的马也被从头到脚武装了起来,刀枪不入。

萌萌正好到了午睡的时候,小脑袋一点一点的,也不计较是被老欺负自己的娘亲抱着了,打个秀气的哈欠就趴到了傻宝怀里开始睡觉。

四只睡的好好的小动物突然惊醒,缩成一团,不敢出声。

傻宝透过透明水晶的窗户看着窗外的混战,没说话,错错问她怕不怕,要不别看了。

傻宝摇头,说:“不怕,阿钰还在外面。”

苏倾钰看着周围泼洒的鲜血,不停倒下的人,越来越小的包围圈,眼睛慢慢红了,从来没有这一刻的无比后悔过,他错了,他不该随便相信了长辈们的话,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他根本就没有那样任性的资格,他根本还没有强大到想做什么做什么,甚至他都不能保证能让他的妻女过的自由自在,甚至,有一天还会让她们因为他而受到生命的威胁。

这一刻,他无比清醒地认识到现在的自己是多么无能,多么弱,如果可以,他想回到一年前甚至多年前,他一定要争权夺利,一定要让自己无比强大,强大到哪怕有一天他做了无理的事,别人也只能乖乖认栽。

“世子,快上车!”老管家突然跳起来,那么老的人突然就跟二十岁的小伙子一样灵活,左躲右闪地一路跑到了苏倾钰面前,推着正拿刀的苏倾钰,催他上车。

但苏倾钰这会儿就跟死神似的站在马车边,面无表情,眼神平静无波,隐隐能在眼底看到跟这满地血一样的红,他在收割每一个靠近马车的生命,就跟农民伯伯收割白菜一样。

“世子啊,您快上车啊!”五五也缩着身子一路跑过来,跟管家一左一右,汪着老泪,“求您啦,上车吧,冲出去,冲出去啊啊啊”

苏倾钰眼神有微微呆滞:“冲?他那样狠下心,怎么可能轻易让我冲出去呢。”

“噗——嗤——”苏倾钰木然地将闪着寒光的青锋剑插进一个敌人的心窝,再优雅地拔出来。

“怕什么,杀光他们就是了。”苏倾钰轻飘飘地一句话,仿佛跟平时说“中午就吃那盘子白菜晚上再吃青菜就是了”没什么两样。

老管家和五五不自觉地退了半步,看着突然噬血残酷的苏倾钰,心里凉了下,继而心底都熄了老多年的战火突然燃烧起来。

“好!老夫不碰屠刀许多年,没想到临老临老还能再威风一把!”老管家突然抬起胖胖的胳膊,一把抓住砍刀过来的一个敌兵的手腕。

那个敌兵是个三十多的莽汉,看着面前头发花白的老头,愣了下,就在他发愣的瞬间,突然感受到来自四肢百骸断裂开的痛,整个人已经被掼到了十米开外。

“好儿郎们!让这些鼠辈们看看咱们西罗的厉害——”老管家声音洪亮,响彻了整个战场,“给老夫杀——一个人头五十两,打赢了,老夫亲自给你们付——”

“啊啊”跟着老管家来的几十人,突然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地就把战斗力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差点被砸到的侍卫小,眨了下眼,看了又看,那个夺了刀的,还是那个平日里笑呵呵,不管他们偷吃厨房分给他的鸡腿,还是抢夺他碗里肉的老管家,平时的他,那么的无害,那么的,柔软可亲。

却原来,是个身怀绝世神功的大神。

侍卫小摸把头上冷汗,这一刻,除了感谢上天给了老管家一颗包容的心以外,还能求什么呢?

五五震惊地看着管家,突然觉得苏家人都好可怕,不管大的小的老的少的,不逼不知道,一旦把他们逼到绝路,那么各种潜能绝技都会无限度爆发,给予敌人无法想象的回击。

五五盯着比自己还老一些的老管家的背影,看着有些佝偻的老家伙的身影突然就高大起来,仿佛要把他给压死了。

苏倾钰再次眼不眨地砍死一个人,因为五五在旁边发呆,没注意躲开,那滚烫的血一下子溅到了五五脸上,浇了五五一头一脸。

五五刹那感觉自己升华了,仿佛被人从天灵穴拍了一巴掌,然后就有源源不断的力量开始从天地的四面八方输进了他的身体里,早已逝去的热情,曾经破灭以为一辈子不会再实现的英雄梦,突然就跟着那些力量,跟着浇过来的热血,一起回到了他的身体。

“来呀!杀——”五五突然就从袖子里拿出了尺把长的假指甲,眨眼就给装到了手上,对着一个又要砍过来人伸手就是一爪子,“一个人头五十两,杂家给付——”

跟着五五来的大内侍卫,顿时精神一振,五十两!死抠死抠的五五大总管竟然舍得拿他的棺材本给做奖赏,千年不遇大事件,要是最后咱不去多领点,都觉得对不起大总管的难得大方啊。

那个人就立马倒地抽搐,口吐白沫,不过两息,那人就两眼一瞪,头一歪,死了。

五五嘴角掀起阴测测的笑:“杂家的九阴白骨爪还从没失手过,从杂家五岁开始打架起!”

本来准备砍人救下五五的苏倾钰: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人,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他能从袖子里掏出什么,又能向你展现出什么稀奇古怪的绝技。

不知道是不是被管家和五五刺激了,所有卷进这场战乱的人都开始亢奋起来,甚至二乙还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面鼓,拿着两大块翡翠原石,“咚”“咚”地砸着,每一声都被传遍方圆几十里。

纨绔吐了口嘴里的血沫子,瞪着眼,身体在颤,手却相当稳:“爷!等着!纨绔给你杀出血路来——”

小四子只有三脚猫,大多时候都躲闪得有点狼狈,最后清秀的脸蛋被某个不长眼的刀划了个口子后,突然僵住,怒了,再也不躲了,抓起地上的一把刚化了冻没多久,混着些微青色的泥土,“啪”一把就给糊到了再次挥刀过来的人的脸上。

老虎不发威,你当小爷的脸好踩的?不把你的脸皮揭下来,小爷就当白跟咱家爷白混了!

侍卫大领着三十人迅速变换阵法:“格老子的!让他们看看什么叫以一当十,一了白了!”

侍卫了一边帮着三丙点炮,一边回头吆喝:“退后!”

侍卫队的人都立马拖着自己人闪退。

接着,一颗火球飞了出去,落在了茫然不知为什么对方突然退了的东炀士兵群里。

“碰”的一声,血肉伴着惨叫刺破了每个人的心魂。

浩浩乎平沙无垠,敻不见人。河水萦带,群山纠纷。黯兮惨悴,风悲日曛。蓬断草枯,凛若霜晨。鸟飞不下,兽铤亡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