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六章 分道扬镳7/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南侯抱着软软的孙女,眼珠子都不会动了,正好萌萌觉得身体不舒服,就醒过来,睁开眼。

金色的小眼睛纯粹干净得让人心头一阵阵泛软。

“萌萌?”苏南侯大老粗的声音这会儿也小小的,“我是你祖父,不,爷爷啊。”

萌萌眨巴眼,盯着这个好像有点像自家爹,但又比自家爹丑那么一点点老男人,“啊啊”地伸出小手。

苏南侯一个激动,孙女这是跟咱打招呼呢?于是就高兴地把自己手伸过去握住小手。

结果,“哎哟”一声,苏南侯就被孙女的小拳拳捶得胸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不过瞬间就稳住了。

张琨也乐呵呵凑上来:“听说咱们小郡主天生大力,元帅是不是真的啊?”

苏南侯默默地转身,将萌萌挡住:“胡说八道,一个女娃娃能有多大力气,充其量比其他女娃娃力气大了那么点。”

张琨不大信,不过也没坚持。

那边俘虏了东炀所有士兵的于康跑过来:“元帅,那些人怎么办?”

苏南侯还没回答,苏倾钰就阴森森来了一句:“火坑!”

众人一抖,苏南侯也愣了愣,大儿子什么时候性子变成这样了?是在大贺受了刺激,还是早在上了战场时就开始扭曲了?只是一直憋着?

纨绔眼泪汪汪地抱着嘴唇都开始发紫的错错,跟着喊:“对,活坑了他们。”

那些被俘虏的人脸色一片惨绿,很多人都开始哀嚎起来。

傻宝被吵的头疼,感觉自己突然好困。

“宝宝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苏倾钰问开始昏昏欲睡的傻宝。

傻宝揉揉眼:“我困。”

苏倾钰忍着害怕,摸摸她的脑袋,柔声哄着:“困了啊?那就睡一会儿,等会儿吃晚饭喊你好不好?”

傻宝点点头:“阿钰不要坑他们,他们哭的好可怜。”

苏倾钰眼神闪了闪,还没开口。

傻宝继续说:“阿钰不要躲我,看着我说话。”

苏倾钰一震,在傻宝那双依旧天真清澈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个阴沉的,企图掩盖狠毒心思的自己,似乎被这世俗一切已经浸染得越发丑陋起来的自己。

只一眼,他就像被人迎头一棒,他恍然觉得,那样的自己根本就不能再配得上这么好的傻宝了。

“好,我不坑他们了,傻宝你乖啊,好好睡觉,醒来了就好好吃饭,等下阿钰要去找一样东西,找到了我们就回去大贺,阿钰不想去看西罗陛下了,我们回大贺,回萌萌的家,好不好?”

众人看着又恢复温和的世子,有种头顶石头被挪开的感觉。

苏南侯都暗自吐口气,说实话,打了那么多年仗,他还没坑过这么多的俘虏,如果儿子坚持,他知道自己不会阻止,因为儿媳妇和孙女都因为他们中毒了,只不过那么多人被坑,可能他心里会有道过不去的坎。

傻宝看着恢复原样的相公,满意地点头,想起来她母后跟她说的话,她家阿钰是要做大事的人,如果因为她一直不能去做,也会不高兴的,于是就说:“我哪都不去,就在马车上,阿钰你回来喊我,母后说你以后会有很多时候做别的事,不能一直陪着我,我就在这里等你,我的马车好大好闪的,你回来就能看到我的马车了。”傻宝一边说着一边就闭上了眼睛。

苏倾钰手脚冰凉,摸着傻宝一直冬暖夏凉的身体,在这春寒料峭的天气里慢慢冰冷下去。

“好,你乖乖的等阿钰啊,阿钰一回来就找你。”

苏倾钰再舍不得,可最后还是把傻宝放入马车的软榻上,狠心地拉开傻宝的手,跳下了马车。

“我要迦泽,所有的土地!”苏倾钰目光沉沉,盯着苏南侯,“不服者,死!”

说完就上马头也不回地走了。

大小了顿了下,也带着十几人跟着苏倾钰走了。

和傻宝那辆马车的前进方向截然相反,傻宝睡的迷迷糊糊,风吹过,她模糊地透过帘子看到她的阿钰离她而去。

外面苏南侯抱着孙女,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

“庆王!庆王!”

其他将士脸色也跟着变了。

的确,迦泽另一半土地在西罗皇室手里,然而真正守着的只是庆王,庆王和苏南侯交好,还是他告知苏南侯说东炀来犯怕是和苏倾钰有关。

苏南侯当时只以为庆王是有了什么密报,却从没想过,或许庆王早就跟东炀联手了,为的就是把自己拉过来一起坑了,今天如果不是庆王放水,这条已经被清理过的路线怎么可能还能藏着这么多人,因为那天搜查水路的就是庆王。

苏南侯突然把萌萌放到车上,磕磕绊绊地就要往马上爬。

“元帅…”其他人吓了一跳。

苏南侯红着眼:“前日我竟特地把夫人送到庆王在迦泽的大营处,此刻,此刻,”

“报——元帅,庆王反水,和那边东炀士兵联手,将咱们那边还剩的几千人俘虏了,让元帅一人前去大营见他,否则,否则夫人…”一个小兵从前线刚平息一场战事,正在打扫的战场赶来。

“这个王八蛋!”张琨狠狠骂了一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