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一章 傻宝的梦/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宝做的第一个梦,是小时候白白带她爬到皇城最好的灯塔上,那时候是晚上,底下万家灯火,隐隐可以看到皇城的城墙和郊外的高山,那时候白白遥遥指着西南跟她说:“你的父王在那边开疆辟土,承载了我们全大贺的希望和未来。”

她问:“父王是什么样的?”

白白微笑着说:“他啊,年轻,英俊,虽然有时候抽风,但还是睿智果敢的,嗯,是个很厉害的人,他会是一个合格的君王。”

她又问:“比白白厉害吗?”

“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算吧,至少,他有你这么厉害的闺女。”

“我也厉害吗?”

“必须厉害啊,白白养大的不厉害谁还能厉害?”

“哈哈,白白也厉害。”

“哈哈,好,白白也厉害。”

“那父王会喜欢我吗?也会把抱这么高,给我这么漂亮的灯吗?”

“会啊,他要是敢不喜欢我们宝宝,白白以后就不给他做事,让他一个人忙死,白白就空出时间带我们宝宝玩,天天陪我们宝宝好不好啊?”

“好啊好啊,哈哈”

“这么高兴啊,来,看看喜欢哪家的灯,指出来,白白给你拿回来。”

“这个,这个,还有那个,好多个。”

“好,好多个,就是全喜欢也行,白白都给你拿回来。”

傻宝也跟着笑,然后就醒了,突然好想白白,但这时候她发现自己身边躺着的只有睁着眼睛吃手指的萌萌了。还有车角落里那四只趴在那无声无息的小动物。

傻宝再次掀开帘子,抱着萌萌跳下来,脸上留下一片火烧过的疤痕的错错还是坐在林子里的火堆旁,她的左胳膊已经不能动了,看到傻宝下来,就把旁边炖好的燕窝推了推:“公主饿了吧,错错给你炖了燕窝,里面放了牛奶。”

傻宝拿勺子挖了点喂萌萌,萌萌砸吧嘴,都给吃了,歪头看错错,盯着她脸看。

傻宝说:“萌萌你不要看,错错会难过的,她变丑也不是自己愿意的。”

错错默默转头,不想受打击。

等傻宝吃的差不多,错错又把那朵花拿出来:“刚刚听公主笑出声,梦到什么了?”

“梦到白白了,他带我看灯塔,好高好高的灯塔。”

“是丞相啊,嗯,这回我们尝一片苦的吧。”

傻宝摇头:“我不吃了,我要去找娘亲小二普他们了,他们去哪了?”

“他们有事先回去了啊,公主不是答应驸马不乱跑,就在马车上等的吗?你要是乱跑,驸马回来看到马车却找不到你不会很着急很难过吗?你希望驸马难过吗?”

傻宝立马摇头:“那我不走了。”既然不能有,傻宝只能跟萌萌玩。

萌萌不喜欢跟娘亲玩,可是又被爹爹教育过不能推娘亲,甚至娘亲欺负自己都不能还手,所以她就继续摊尸状瘫在傻宝怀里。

“咦?萌萌今天怎么不动了?”

错错看了一眼生无可恋的萌萌,无奈地说:“小郡主困了啊。你放心,她没事的,你是身体能自动化解各种毒,可小郡主却是真的百毒不侵,从她洗第一次澡开始,我就给她泡了药澡,加上遗传你的体质,大约这个世界上能治住她的毒还没出现。”

傻宝总觉得错错不好玩了,也不想跟她玩了,还不如回去睡觉。

看她要走,错错再次把花递过去:“这说不定是错错做的最后一次花瓣酥了,公主就给面子都吃了吧。”

傻宝要一口都吞,错错拦着:“一回只能吃一瓣哦。”

傻宝头一扭,不吃了。

萌萌却过去抓着要吃。

错错坚持说:“公主,这个花瓣真的很神奇哦,它能帮你看到你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哦。”

傻宝不明白错错的坚持,但她表现得自己不吃就不准去睡觉,就跟下一刻要去告诉嬷嬷似的,多年的习惯下来,她就乖乖吃了。

那个花瓣很苦,但入口即化,还没来得及吐出来,就融化了,化了之后又是满嘴的香气,整个人都是沉浸在了花香里。

傻宝这一场梦里看到了小时候几位姐姐带人追着自己打,自己被侍女抱着狼狈地逃,那会儿她还以为在玩耍,笑的特别欢乐,然后她漂亮的母后特别温柔,记忆里都已经不太能记得起的温柔,会抱着她问她怕不怕,难不难过,自己说不难过,她母后却很难过,然后自己也很难过,再接着二宝也跑出来,被人欺负得脸蛋肿肿的,哇哇大哭。再接着他父王捂着胸口,拍着桌子说被朝堂上那群人气的吐血,还有相公被打的蔫蔫的搂着自己哭,自己跑过去问他们怎么了,没人会告诉她,她就很生气很生气,让侍卫队去打人,打了好多人,最后终于让他们都笑了,她自己也笑了。

傻宝醒过来,天亮着,还是在一个树林子里,看着和以前的也没两样,错错还是在生火做饭。

“错错,阿钰什么时候来接我,我都睡好久了。”

“啊,快了吧,公主这回梦到了谁啊?”

“梦到父王母后二宝,还有相公爹爹娘亲他们了,他们被人欺负了,我让侍卫队把欺负他们的都打了,他们就笑了。”

错错突然说:“公主,你知道过了这个林子之后是哪里吗?”

傻宝摇头。

“过了林子,有两条道,一条是去乌喜的,一条是去棋国的,我们只要走半个时辰就会出林子了。”

傻宝摇头:“我不出林子,我要在这里等阿钰。”

“嗯,那好吧,公主吃过饭再睡会儿吧,说不定驸马就赶上来了。”

傻宝照例喂了萌萌一点能吃的,然后自己也吃,还喊错错一块吃。

错错等她吃完,又给了她一片花瓣。

傻宝舔了一下:“这回是酸的。”傻宝觉得错错手艺真好,这个酸酸的花瓣愣是能吃出肉的味道。

这回傻宝的梦里就算是苏倾钰一个人了,出见面是一块吃肉,迎亲路上一块偷偷吃肉,成亲后天天一块吃肉,有时候还是苏倾钰抱着她喊吃大肉。

吃到最后,突然跳出来一个胖娃娃,一看,竟然是萌萌,萌萌的肉比以前吃过的任何肉都要大好多,傻宝忍了忍,还是一口咬了上去。

“哇哇”萌萌睡得好好的,结果自己的屁股被人咬了,委屈得不得了。

错错赶紧顶着风沙上车把萌萌的屁股解救出来。

傻宝清醒过来,无辜地坐起来看着一脸泪控诉看着自己的萌萌:“我梦到萌萌变成好大一块肉,阿钰和我一块咬的,不是我一个人。”

错错:“…”我竟无法驳回。

萌萌:…我要换娘亲,必须换,谁都别拦着我。

------题外话------

明天开始,继续每天两更哦,票票加更不算(^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