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二章 咱们往右走吧/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又黑了,林子里静悄悄的。

“错错,你怎么不生火做饭啊?”傻宝觉得这个点该吃饭了。

错错侧耳听着林子那头什么,听到傻宝这么问,回道:“嘘,公主,错错在听野鸡的声音,抓到了就做土包鸡给你吃啊。”

傻宝赶紧闭嘴。

错错又说:“小声说一些也没关系的,刚刚公主梦里有什么?”

傻宝想了想,说:“梦到阿钰哭了,说找不到我,找不到萌萌,可是我一直在马车上没有乱跑啊,娘亲他们回去没告诉他我在这儿吗?”

错错想了想,说:“那肯定是驸马有别的事耽搁了,只要公主不乱跑,驸马肯定会找过来的。”

“可是,我梦到阿钰,他找不到我,他把一个皇宫烧了,大火里好多人在哭。他还把纨绔赶出去,把那个爱骗人的南宫邢打断了腿,跟爹爹断绝关系,娘亲也病了,还把半死不活的西罗陛下关在了黑漆漆的房子里,他着急了,着急得杀了好多人的,错错,还是我去找阿钰吧,他找不到我会着急的,小时候父王说,如果找不到我,他会很着急,会忍不住把所有城门关了,把所有认识我的人都抓起来,都给杀了,因为他们没有看好我,阿钰在哭啊,错错,我不乱跑,我们回去找阿钰吧。”

错错低头沉默好久,把最后一片花瓣递给她:“好,奴婢给你赶车,公主尝尝最后一片花瓣吧,等你醒了,我们就到了驸马能找到的地方了。”

“你说真的吗?不骗我,骗人的话,鼻子会长长的。”

错错笑笑:“不,骗别人的鼻子会长,骗我们公主的花,不止鼻子会长,脸还会烂,场子也会断,还要断腿断胳膊。”

傻宝觉得她说的挺吓人,不过好像错错没骗过自己,就吃了花瓣,这个花瓣没味道,又好像包含了所有的味道,怪怪的:“这个不当饱,等你做好饭要喊我跟萌萌吃。”

“公主放心,做好了肯定立马喊你。”

傻宝就放心地继续搂着萌萌睡,萌萌挪了挪身子没挪动,撇撇嘴,继续睡。

傻宝再次醒过来,马车在飞快行驶中。

傻宝爬起来,抱着左摇右晃的萌萌,问外面错错:“错错,你走慢点。”

错错看着雾蒙蒙灰蒙蒙的天空,看起来今天不是个好天气,隐隐的,前面出现了岔道,左边一个石碑上写着乌喜,右边一个写着棋国。

错错头也不回:“公主啊,我们要快点走啊,不然驸马会着急。”

傻宝点点头:“哦哦,那就再快点吧。”

离岔路口不足百米时,错错手都在抖,压着声问:“公主啊,有个岔路口啊,你说,咱们走哪条?”

傻宝看了看,左边的路更大,更好走:“咱们走左边大路吧,那个好走,走得快。”

错错眼神晃了晃:“左边啊,可是,公主啊,我好像看到那边有人,我们会不会被耽搁啊。”

“不知道啊,那你看着办吧。”傻宝只要快点回去就行。

错错眼泪一直掉:“奴婢怎么看着办呐,你知道的,奴婢有选择困难症的啊。”马车距离岔路口已经不足五十米。

傻宝突然想起来刚刚的梦了:“错错,我跟你说,刚刚我梦到你了,你第一次做东西给我吃,给我做了两盘子金丝卷,我不知道先吃哪个,你说你也不知道,你有选择困难症,但是最后还是你给我选啦,我还记得那个金丝卷里放了羊奶,特别甜。”

错错跟着笑,眼睛嘴巴里都在流血,背着傻宝,傻宝看不到。

“是啊,奴婢还记得那回,公主把一盘子都吃完了,吃饱喝足就睡了整整一天,陛下急得都要喊太医了,但太医来之前你又醒来了,后来太医说你是积食,本来陛下要罚奴婢的,公主说金丝卷是你自己吃的,不应该怪奴婢,还夸奴婢做的好吃,还说奴婢是您见过最好看的宫女,以后带出去有面子,您知道吗,在那之前,没有人说过带奴婢出去有面子。”

在马蹄踏上乌喜那条道的刹那间,错错猛的拉了缰绳,马车差点侧翻,马头生生转到了右边的路上:“公主啊,咱们还是走右边吧,陛下说过,旁门左道不能走是不是?”

傻宝撞得脑袋疼,听到错错说的,迷迷糊糊地点头:“哦,好像是的,”

错错抬手抹了一把遮住自己眼睛的血呼啦:“公主刚刚最后一个梦里是梦到奴婢了啊。”

“对啊。”傻宝高兴起来,“我梦到好多,我们偷偷跑到白白家,还有偷偷躲在母后柜子里,还有带着侍卫队出去玩,好多好多的。”

“是啊,其实,没有谁能比奴婢陪伴您的时间长了,奴婢陪着您干了好多好多坏事还有吓死人的大事,咱们还偷偷挖地道,还偷偷造兵器,都是杀头大罪呢,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奴婢知道您更多秘密的了,连驸马都比不上的。”

傻宝想想也对,至少相公不知道自己七岁还不会背四书,每回默写都是错错在后面偷偷给自己作弊,不知道自己偷偷玩死了父王养的鸟,是错错偷偷帮她把鸟装成不小心撞树死的模样,好多好多。

“嗯,错错跟我最好。”

“嗯,公主啊,以后你要再聪明点,虽然你已经很聪明了,但还需要再聪明一点点哦。”

“哦,好吧,我尽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