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零章 宝宝回来了/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远在林子口那个是去往乌喜还是棋国的岔路口的苏倾钰,刚刚停下来,在思考走哪条路,因为不止马车的痕迹在这边就突然断了,就连天蚕丝都断了,而且一看就是人为的抹去痕迹。

其实错错还是一路留下痕迹的,不止马车只挑隐蔽林子走,还专门走会留下车印的地方,同时还一路丢天蚕丝,极细极细丝线一不留神就给忽略了,但是对于已经带了两三年天蚕丝缠制的发带的苏倾钰,加上他那会儿精神强大集中到一个可怕的境界,那是一丝一毫不放过,路上连根头发丝都要研究是不是傻宝留下的,所以很容易就看出了这个线索,一路跟了过来。

落在最后面,一脸鼻青脸肿的纨绔半死不活地趴在马上。

他怎么都不敢相信再过几天就要跟自己成亲的错错竟然给自己给所有人下药,更没想过他家爷说让他滚,永远别再出现。

苏倾钰眼睛一直是红的,盯着那两条路上的石碑,都快把石碑盯出了洞,他的眼珠是化不来的漆黑,他已经五天五夜不眠不休了。

苏倾钰这回并没有亲自去到东炀,因为半路就碰到了南宫邢,那个这场祸事的罪魁祸首。

秉承着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信条,南宫邢害得东炀女皇死了以后,就又换了一张脸,缩在皇城一个酒楼当小跑堂。

南宫邢在苏倾钰出发的当天就收到了小四子的飞鸽消息,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还连累了主子,吓哭了半个时辰后,他那智商能达到两百的脑子就迅速开始运转。

主子来东炀为啥?为了解药啊,解药能在哪?毒是摄政王的人下的,为的是毒死女皇,如果有解药存在,那就两个地方,摄政王府和皇宫呗。

摄政王府虽然没去过,但是现在王府已经没人了,消息说摄政王倾尽所有报复主子,现在更是已经挂了,那府里肯定也没什么人,于是就先把王府给抄了一遍,解药没找到,倒是顺手拿了好些好东西。

至于皇宫,这个地方他熟啊,女皇当初迷恋他的时候连自己寝宫的密道都告诉过他,所以他就从密道跑进了寝宫。

寝宫里没人,倒是门口守了上百人,不,里面有人,有个死人。

南宫邢看着冰柜里依旧貌美如花的女皇,有点心虚,就怕女皇突然睁眼索命,但是对于确定的,如果没有解药主子肯定要弄死自己的结果,这会儿臆想出来的死人复活恐惧就不算什么了,最后他在女皇全身上下唯一的旧物,一对泛黄的珍珠耳坠里找到了解药。

一拿到解药,南宫邢就感觉自己的小命拿回来了,赶紧也不管会不会暴露的问题了,跑出密道就找了马往西罗跑,反正再过不久东炀就得乱大发,其实这会儿已经有乱的迹象了,城门审查已经不如摄政王刚走那段时间严了,他这会儿跑还真挺顺利。

总之,南宫邢算是将功赎罪了,苏倾钰接过解药时,浑身的杀气陡然少了一半,只是冷冷剜了南宫邢一眼。

可问题是,苏倾钰回来时,解药有了,却发现媳妇闺女不见了,亲爹跟庆王打的不可开交,以为是庆王把人抓走了,找了半天,却在树林里发现亲娘和小二普父女还在昏迷不醒,纨绔半昏半醒,怀里揣着错错留的一封信,大意就是说,她是乌喜的公主,不可能嫁给纨绔这个下人,以及要拿傻宝母女去换她在乌喜的地位。

苏倾钰感觉天都要塌了,把纨绔揍个半死,谁让纨绔不长眼看上这个藏的最深,心最狠的错错,总归,他不会怪自己媳妇为什么会挑这么个丫鬟的。

一路追下来,其实苏倾钰心里的怒火已经少了许多,虽然还是手脚冰凉,不过也算是看出来一路上错错都在天人交战,不然不可能五天了还没完全跑出伽泽,当初他们只是进入伽泽地界,不过才走了一个时辰。

可是现在到了岔路口,突然所有痕迹断了,苏倾钰眼里重新蓄起风暴,心头的厉气快要压制不住,手里的鞭子一直跳,回头就想继续殴打纨绔。

突然头顶起风,隐隐有哭声。

苏倾钰抬头一看,一大棵绿油油的灌木树从远处飞来了,然后,又飞过来一棵小点的,那哭声就是从后面那棵传来的。

傻宝对于自己这回在天上飞,还是觉得好玩的,就跟上回那个飞鸟似的,一低头竟然还看到了相公,高兴了,她就知道她家阿钰肯定回来找她们的,于是就那么松手了:“阿钰!阿钰!”

苏倾钰心头一跳,眼泪都快跟着跳下来了,一看傻宝就那么掉下来,吓得赶紧扔了鞭子,一踩马镫,飞身上了半空,顶着风沙接住了欢乐的傻宝。

苏倾钰还没来得及说话,又被后头那棵灌木撞了一下,下意识抓了一把,抓到了他还在嚎啕大哭的闺女,接着被灌木砸了下去。

苏倾钰赶紧搂着媳妇闺女,心甘情愿地垫在她们下面,感受到后背火辣辣的疼,苏倾钰圆满了。

“宝宝,萌萌,你们可算回来了,不是说好不乱跑的吗,啊啊,”苏倾钰那把子哭腔把后面差点被刮飞的侍卫队给镇住了。

说实话,驸马你这把子哭腔挺好听,特别容易引起人的怜爱之心。

傻宝和萌萌一看苏倾钰,都高兴了,爬起来一左一右给了苏倾钰一个香吻。

傻宝“阿钰阿钰”地喊不停,萌萌“呜呜”地喊,突然就冒了个“爹”。

苏倾钰那串子热泪就真给流下来了:“闺女啊,你终于肯喊爹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