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一章 狗血和解药/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家三口在地上乐了好一会儿,小四子摸头摸脑的,凑过来问了一句:“爷,你确定这是咱少夫人跟小郡主…这,不像啊。”

苏倾钰这才发现了媳妇跟闺女丑的惨不忍睹,但是不管丑成什么样,他还是能一眼认出来。

于是他眯着眼睛还很心痛地说:“错不了,爷的媳妇儿闺女变成啥样也都认出来,你从来就不是你这种肤浅的人。肯定是毒药的缘故,不是毒发有一样就是毁容吗?”

小四子:我哪里肤浅了?我只是很常态化地问一句而已啊,侍卫大哥你们觉得呢?

小四子转头看侍卫队。

因为丢了公主差点自责死的侍卫队众人此刻正满含热泪,可算是把人找回来了,不然以后他们上哪再找这么个毫无压力的主子哟,而且强悍如他们,也是受不了驸马那可怕脾气的。

傻宝眼睛亮晶晶的,看着相公直点头,虽然感觉自己这场游戏并没有赢,但她心里却是很高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高兴,不过时隔几天能再次看到她家相公,她也不在乎赢不赢的问题了。

苏倾钰拿手给傻宝擦了几下,可是傻宝脸上那个黑的迹象一点没变。

“宝宝,你疼不疼?我给你先吃解药好不好啊?”苏倾钰又搂过闺女,再给闺女擦,可是也擦不了,心里好难过,要是以后都变不回来该怎么办啊,他媳妇反正已经嫁给自己了,变不变回来没什么关系了,可是他闺女还没找好婆家呢,要不回去我就给物色一个童养夫?这样养大了他也不敢挑剔,加上从小的情谊,闺女应该会幸福的。

苏倾钰思维一发散就收不回来了。

傻宝摸摸脸,无所谓地说:“这个用药水洗才能洗掉啊,错错说过,必须用狗血才能洗掉哒。”

“狗血?”苏倾钰心疼地摸摸自家闺女被剪残的头发,以为傻宝又被错错忽悠了,可心疼了,“嗯,那咱们回去找狗血洗啊,来,先吃解药,回去咱们一条狗一条狗地试,总有把你变回来的一天。”苏倾钰已经为以后傻宝疑惑自己毁容,进而难过的时候,他安慰的主打理由都给找到了。

傻宝没想太多,相公给了解药她就吃,可是吃完又开始犯困了。

萌萌眼泪汪汪搂着亲爹的脖子,乖乖吃了解药,安心地头一歪睡了过去,感觉还是自家爹可靠,跟着娘亲,铁定会被玩死。

四只小家伙安安静静地缩在苏倾钰脚底下,偶尔呜呜两声,得到苏倾钰一把抚摸就圆满了。

好歹咱也是陪着小主人一块出生入死的,最大男的主人以后总归能对咱多点好脸色了吧。

尤其小皮子,拿脑袋还蹭了苏倾钰手两下,以后你可不能再把猴大爷关禁闭了啊,猴大爷如今也是有功的猴可。

纨绔红着眼,一瘸一拐地挤过来,顾不得他家爷的冷脸,还是不能相信真相地问傻宝:“少夫人,我家错错,错错她真的不要我了啊?她真的给我们下毒吗?”

傻宝迷迷糊糊地点头:“嗯,她说你是笨蛋,不要你了。”

纨绔被会心一击,眼泪吧嗒吧嗒地掉。

“她还说她要回乌喜当公主,不当你的将军夫人了。”傻宝继续补刀。

纨绔慢慢低头,整个人都被蒙上了阴影似的。

苏倾钰横了纨绔一眼,没出息,不就是一个女人,还是差点害了爷媳妇闺女的女人,你这么一副死样干什么!

纨绔:爷你就站着说话不腰疼吧,反正跑掉的不是你媳妇。

“宝宝?萌萌?怎么睡着了?”苏倾钰疑惑,也没多想,跟侍卫队说,“你们分些人再去找找马车,不然不方便回去,剩下的就在原地休息,这几天她们一定没好好吃饭睡觉,你们去找点猎物回来。”

他们一行人来时都是单人单骑,苏倾钰不舍得媳妇闺女这么一路在马背上颠簸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