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八章 苏倾钰花样虐/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云不甘心啊:“哎,苏贱人,不对啊,你家马车没了,不说别的,就那两辆被毁的离这边步行怎么也有大半天路程,没道理刚刚一路我没见到公主他们啊,一路上也没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她们怎么回来的?”

“哦,飞回来的。”

“…你逗我?”程云表示不信。

“切,不信还问。”

“你不说实话,我怎么信,你问问你身边的人信不信。”结果程云转头发现大家都一副“这是事实,你是白痴才怀疑”的神情。

程云:…我的世界观总被苏贱人一家刷新。

确定了马车回不来,后面林子里的火势也越来越大,苏倾钰就歇了心思准备打道回府。

程云一直被捆着,周围有点小忙碌,他盯着林子里的离自己还有一百多米,看着也不大可能烧到自己待着的这块沙土地上的大火在思考,等下苏贱人是不是打算把我扔在这里,然后被这大火给活活烤死,然后天底下就会出现这样一条八卦:天下逸事之程北侯世子浴火焚身,曾经的天骄一朝魂归地府。

“苏贱人,我觉得你不厚道,这多好的林子啊,得长多少年才能长出这么一大片啊,你就这么一把火烧了,简直浪费资源,浪费树的生命。”程云已经抱着自己变成烤乳猪的壮烈信念,说起话来也就随性多了,不再时刻注意说话是否符合自己的世子身份。

苏倾钰本来在凝神给媳妇闺女把脉,他虽然不会什么医术,但习武之人多少还是能摸出人的脉搏是否正常的。

听到程云这么有点耍的语气,苏倾钰挑了挑眉,有点新奇,探到傻宝的脉搏一切正常,现在应该是属于正常的沉睡,猜测可能个人体质不同,对于解药的反应可能也不同,也就放心了大半,又有虐程云的心思了。

“我就喜欢烧怎么了,我告诉你啊,你老子已经踩着爷的底线了,爷打算回去就把你们程北侯府也给烧了,就从你住的那间烧起,哦哦,差点忘了,其实你们家已经被削了爵位了,现在这个恢复的估计也是你们自己动手的,管他的,反正爷就是要烧你们家了,你觉得好不好啊?”

程云先是下意识怒,完了又扭头:“你烧吧,只要别烧到本世子的娘,其他的连人都烧了本世子也没意见。”

苏倾钰:“…看不出来,你也挺狠的啊,不说别的,你老子还有那么多兄弟姐妹你就都给烧了?你看看,我们家老头子也讨厌的,小二普也爱蹦跶的,但爷好像也没想过要弄死他们,看不出看不出,天天仁义道德挂嘴上的程世子,竟然说烧死人说的跟吃饭一样,程废物,你娘知道你黑化成这样了吗?要我娘知道我变成这样,铁定要对着我狠狠抽一顿。”

程云果然瞪眼竖鼻子:“苏贱人!你特么就故意磕碜我的是吧?你特么刚刚显摆完你家老头子,现在又来显摆你们家同父异母的弟弟跟你娘了是吧?是,你们家小二普讨厌,老是出来蹦跶,时不时立军功挤兑你,但是他蠢,蠢的待在你老子跟前都不会给你上眼药,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不会刻意拉拢势力跟你对抗,上了现场你指哪打哪,半点都不带跟你杠的,蠢的特么本世子私底下给他塞对付你计策他都装看不懂,原封不动还回来,蠢的他把自己摔残了摔傻了,还在你跑出西罗后替代你陪伴你的亲娘老子,

是,你娘厉害,把你教的天下无敌,还给你张好脸把人家大贺公主给迷了回来,她还能二十多年管着你爹没再找别人,天底下的好事都被你一个人占了去,你特么还老摆出一副被逼无奈的矫情样,苏贱人,你自己说说,你这样到底是不是贱,你自己摸着良心问问,我程云到底有没有说错!”

周围听见这场咆哮的人:…为什么我也突然觉得驸马(世子)很贱呢?

苏倾钰默默低头,格老子的,为什么爷我自己都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难道爷真的很贱?不可能啊,爷明明以前过的真的很苦哒,一切都是娶了媳妇之后才变好哒,谁来给爷解惑啊?唉!如果爷最聪明的媳妇这会儿醒着肯定能告诉爷原因,所以,只能是我不够聪明,身边伺候的人还不够机灵,绝对不是爷真的贱。

苏倾钰回头就要反驳:“我跟你说你这么随便给你定罪名是不对的,我媳妇…”

“苏贱人!”程云立马咆哮着打断,用着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一直颤抖的语音,简直就要泣血似的:“你是不是,是不是又要开始显摆你媳妇了?显摆完,你是不是,是不是又要开始,显摆你闺女!苏贱人,你敢不敢再贱一点!”

苏倾钰:…我没有显摆啊,我只是实话实说。

其他人:为什么我也觉得世子在花样虐程世子,花样显摆他的一家人,脸上看着严肃,一副说的都是实话模样,可是说出来的话哪一句不是刺在人家心头上的?你看看人家程世子又是被绑又是一脸血的,这么可怜了,您就大慈大悲放过人家吧。

苏倾钰发现了众人略带责备的目光,终于发发善心闭了嘴,因为他发现不管他说什么都会被程云曲解成显摆,已经不能好好说话了。

收拾差不多,大家开始上马。

程云望着天空,感受越来越强的大火热度,很想再为自己即将结束的年轻人生留下最后一首诗。

“火漫漫兮热烤,趋之吾怀,吾兮美玉兮,将之共舞,哎?”程云还没作完诗就被苏倾钰一把拎起来扔到了小四子的马背上。

“没毛病吧?就这样的环境你还有心思作诗?”苏倾钰莫名其妙,“你还有脸夸自己美玉将毁,还是被爷这把大火给毁的,你这是赤裸裸的诬陷,这是不对的,你别欺负爷读书少,等爷闲下来,铁定来一首怼死你。”

昏头昏脑被马背硌得想吐的程云,他竟然能听懂,这不科学!

程云挣扎着要起来证实,小四子笑的十分恶狠狠地晃晃自己刚刚抓人的爪子。

程云又默默地趴了回去。

小四子学着他主子的样子,嘴角一勾:“小样,跟爷斗,想起不想活。”

一行人需要绕过烧着的林子,路过岔路口那两个石碑时,苏倾钰左手媳妇,右手摸下巴:“来啊,把这两块石头位子换换,爷看着不大爽。”

众人:…。两块石头又哪里碍着你了?

程云嘴贱吐槽一句:“苏贱人果然贱人,专门干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被小四子狠狠在后脑勺又给挠了一把。疼的直吸冷气,立马噤声。

等他们一行人消失,火烧的林子里又跑出来一群白色衣服,额头绑着有“魅雅阁”三个字的白色布带的人,个个都在跳脚拍着自己被烧到的地方。

“老大,我说了要绕路的!”一个白衣人一边在地上打滚灭火一边抱怨。

镜头的那个头上绑带是唯一红色的,严肃脸,一边一只手拍屁股上的火,一边盯着另一只手里的地图:“地图上是这么画的,我们要相信地图。”

“可是林子在大火啊喂!”

“你知道新的地图,了解这里的路线?”

“不了解。”

“那么就要相信我们楼里的兄弟们,这份地图是情报处的兄弟们废寝忘食,跋山涉水,牺牲多少汗水笔墨才得来的,我们必须相信!”老大说的义正言辞。

“这,我也相信啊老大,可是真的好大的火。”那个手下都要委屈哭了。

“大火也不能阻挡我们前进的步伐。”领头人目光坚定,顿时形象格外高大起来。

那个手下被镇住了,默了一会儿,再也看不到被大火烧过的疼痛表情,反而更加崇拜而坚定:“好吧,老大,我相信你,既然老大你选择相信地图,那我也相信,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的步伐,我们是,”

其他人跟着一块说:“有组织有纪律,有着天下最坚定信念的杀手,我们是杀手界的精英,我们来自,魅、雅、阁!”

“好!”领头人也很感动,大部分是被自己感动的,感觉自己带出了一支世界前三强的杀手队伍,“那我们就继续跟着地图走,不管前方是大火还是刀山,都不能阻挡住我们魅雅阁精英的步伐。”

“是——”其他人附和。

“那么老大,我们现在往哪走?”众人看看岔路口,又去看老大。

老大仔细看了地图,最后十分郑重地指着左边的路:“我们的目标人物很苦情报去了棋国,往左走!”

“是——”一群被烧的半焦的人轰轰烈烈地踏上了左边那条路,去寻找他们的目标人物。

虽然最后能不能找到不知道,不过反正短期是肯定找不到了。

------题外话------

嗯,今天已经更完了,大家看完早点休息啊,明天继续万更,爱你们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