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零章 下棋/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钰找到他家老头时,他家老头竟然正在和庆王下棋,是的,下棋。

两军对峙,就中间隔了几十米,放了一张桌子,两个领头的气势恢宏地面对面坐着,每个人旁边坐着一位不知道是观棋还是指导的军师,后头都是三四个抓耳挠腮的副将,再后头就是肃穆无声,严阵以待的千万军队。

这画风怎么看怎么诡异。

对棋的两人看到苏倾钰都是精神一振。

庆王先笑眯眯的,就跟以前苏倾钰去他们家玩耍时一样:“倾儿来啦,累不累啊?先喝杯茶。”

后面立马真有人给送上茶。

苏倾钰想问问,大爷,你是怎么做到这么分裂的,咱们两家不是已经闹翻了吗?你还害得爷媳妇闺女差点失踪,现在都还毁着容呢。

可是吧,做了坏事的还这么坦荡荡,爷干嘛要丢了风度,爷必须比他更帅更气质碾压人。

于是他特有范地微微点头,脸上风轻云淡,修长如玉的三根指头接过茶,优雅得让人心动:“尚可。”然后就坐在了桌子的第三边,看着棋盘,一副君子谦谦的模样。

苏南侯差点捏爆手里的棋子,好像跳起来打庆王一顿,这是我儿子这是我儿子,你献殷勤个什么劲!

最近苏南侯发现:总有闲杂人等要来跟老子抢儿子。

只能说,活了这么多年的苏南侯总算是开了回窍,可算是看透那些闲杂人等的险恶心思了。

“哼,来人,给世子上雪莲果茶。”苏南侯特骄傲地抬抬下巴,哼,庆王你个小样,知道雪莲果茶吗?那是姜国极北之地最大的雪山养育百年才能出一颗的雪莲果加上最山尖尖上的一把雪跑出来的,清热解火,延年益寿,可是珍贵不得了的,你没本事弄来了吧,哼哼。

苏倾钰手里的茶杯刚放下,又被张琨给硬塞了一杯清凌凌,香气四溢的茶。

苏倾钰:…幸亏爷来之前吃了饭,不然这一来就灌一肚子水还真不一定受得了。

苏倾钰自己可以欺负老头,但在外人面前,那是不可以随便下面子的,怎么说他还是自己老子,不关是名义上还是实际上。

所以他又把雪莲果茶喝了,也算是把棋盘看全了。

看起来这两个老头已经下了至少大半天了,两个人的棋力都不弱,不分仲伯,现在在僵持阶段。

“萌萌她们呢?”苏南侯也没什么心思下棋了,天知道为什么自己要陪着对面这个神经病下棋,明明昨天还打的轰轰烈烈的,结果昨儿半夜他就跑过来非要下棋,说陪他下完了告诉自己一个秘密,如果自己赢了还可以无条件把伽泽让出来。

“嗯,回来了,正在休息。”苏倾钰有点烦躁,看到庆王就想起来闺女毁容样,气的不行。

苏南侯点点头,放了心,又凝眉看棋盘。

“啊,萌萌会叫爹了。”苏倾钰突然冒出来一句。

“真的?会叫人了?会叫,叫,爷爷不?”苏南侯指尖一抖,把手里的白子砸了下去,棋盘就给打乱了。哎哟,他那个比一般人重,比一般人家闺女漂亮的金眸小孙女哟,都开始开口喊人了啊,好啊好啊,我要表现好一点,软软的小孙女喊爷爷一定特别好听。

庆王:…苏南侯,你这是故意的吧,知道我要赢了你就开始耍赖毁了棋盘。

苏倾钰一边说话一边缓缓动手,将棋盘复原,白玉似的手指在黑子白子间穿梭,不一会儿棋盘又慢慢回到了原来的样子:“哪有那么快,平日里谁也没有她懒,从出生开始她是能不哭就不哭能不出声就不出,睡起觉来雷打不动,平日里收了礼物不是非金非玉,不是大红大紫的不爱看一眼,在大贺时,多少人想看她的金眸,她却是除了我跟她娘还有她外祖让睁眼,其他人都不轻易看的,所以这回你第一次抱她她就看你一眼算是给面子了,你也别太贪心。”

看着他随随便便把乱掉的七八十个棋子复原的众人:…真正高手在这里。

“好了,谁来告诉我,下完棋你们准备做什么?”苏倾钰一脸两个老头别胡闹的样子。

苏南侯和庆王:…突然觉得下棋什么的是不是真的很幼稚?

“他非要下的。”苏南侯利落地推开责任。

苏倾钰:…他说非要下你就真的跟他下,你不会拒绝啊?

庆王理理袖子:“啊,我在拖延时间啊,就跟倾儿那天对付邬子非一样。”

苏南侯皱眉,该死的,你又骗我!

苏倾钰点着太阳穴,挑着眉:“嗯,我来猜猜看,你派了第一杀手楼魅雅阁的人去找我媳妇闺女了,你打算拿她们来威胁我,让我为你回京去夺取皇室最后的力量,或者逼我家老头子交出苏家军,嗯,也或者,你就是纯粹跟程家那个藏的最深的程元生过不去,听说他老子抢了你老子的家当,你小时候也被程元生给整的不轻。”

庆王继续在棋盘上落了一个黑子:“唉!所以说,本王一直在可惜倾儿你竟然出生为苏靖这个粗人的儿子,不然不论换了哪家都不会蹉跎了这么多年。”

苏南侯一脸血,魂淡,程庆生你可以污蔑我辱骂我,但你不能不能当着我的面挑拨我儿子跟我的关系,这是不道德的。

苏倾钰一本正经地点头:“嗯,虽然我家老头子是不怎么聪明,但是吧,怎么说,他还是西罗最有权势的人,让本世子当了二十来年无法无天的世子,他还蠢兮兮的真没哪一回敢正正经经地收拾本世子,这样的老子虽然不是最好的,但是本世子觉得给本世子当老子挺凑活的,不管以后要不要,也不打算换个别的爹了,行了,呐,你看你现在的筹码已经没了,这盘棋是不是也该结束了?”

苏倾钰顺手拿了他正满含热泪的老子手里的一颗棋子,“叮”地落在棋盘上,声音清脆而利落。

众人倒吸口冷气,那枚白子一落,黑子四分之三都被吃了。

庆王也怔了怔,随即扔了棋子,笑了笑:“都差点忘了,你可是赢了棋国圣手的。”

苏倾钰无所谓地耸肩,有些一如既往的吊儿郎当,耸耸肩:“一盘棋罢了,现在呢,我说说我的要求吧庆王叔,你算计我算计我老子什么的,其实我都能忍,但是你知道的,我从来不能忍有人对我娘我媳妇闺女出手,是你先犯规的,犯规的人应该付出代价,

我要的不多,伽泽让出来给我闺女以后当私房,西罗我不去,你爱怎么跟程庆生斗就怎么斗,哦,回头你要是看到陛下跟太后他们,跟他们说一声,我不管,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把我骗回来,但是骗我回来的代价太大了,以后不要再这么做,不然大家也都知道的,我也不是什么好性子,会做出什么我自己也不知道。”

苏南侯星星眼:我儿子好帅啊,谈判的样子简直闪瞎人眼,嗷嗷,果然大贺养人,感觉这大半年过去后,我儿子身上都有一种上位者的威压了,难不成是跟他皇帝岳父学的?

庆王依旧面不改色:“对了,刚刚下棋前,本王说了,如果你爹赢了本王让出伽泽,不赢也会告诉他一个秘密。嗯,虽然是你帮他赢的,但也算他赢吧,唯一的条件就是,本王回京后,王妃继续住在这里,你没意见吧?呵呵,她为了我拿你娘当人质的事都已经好多天不搭理本王了。”

苏倾钰眼皮不带动一下:“当然可以。”

“她知道了一定会高兴的,好了,天色不早了,本王也不耽搁了,这就收拾东西走人了,啊,又差点忘了,那个秘密是,”庆王突然挥手让身边人都退下,苏南侯后面伺候的也都退下,场上只剩下庆王,苏南侯和苏倾钰三人。

庆王盯着苏南侯,声音低了点:“苏靖你知道吗?其实在你之前,历代苏南侯都是从皇室过继来的,因为每一代苏南侯都无法留下后代,不是身体问题就是被人下了绝嗣的药,当年,你爹娘选择的继承人是我,但是,后来你娘有了你。”

苏南侯额头青筋突然暴起,一拳头就给砸了下去。

苏倾钰蒙蒙的,卧槽,我爹原来不是抱养的,是,是祖母那啥,那啥来的?

“你再胡言乱语试试!”苏南侯拳头很硬,砸的庆王眼冒金星。

庆王舔了舔嘴角的血:“是不是胡言乱语你自己心里有数,你的父母是否欢迎你你感觉不出来吗?”庆王顿了顿,“可是后来,他们还是为了你,放弃了整个侯府,带你远离皇城,教你一身本事。”

庆王带人走后,苏南侯整个人都是半离魂状态,苏倾钰没看过他家老头子有过这样脆弱的时候,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是大方地给出了一个肩膀:“呐,借你一回吧。”

苏南侯瞬间回神,像没事人似的掉头就走。

苏倾钰眨巴眼,你的手下你不管啦?好吧好吧,看在你今天突然变成身世不明的小可怜,爷就帮你管管吧。

不过,原来老头子也会红眼圈啊?那么问题来了,当面谁敢给苏南侯府戴绿帽子呢?

------题外话------

推荐好友PK文:淡粥《天后,忠犬已到请签收》

【双洁宠文,苏爽虐渣】

推崇传统音乐的当红歌手秦笙偏偏“娶”回了一个长着金发和八块腹肌的洋女婿;

卡斯特:自打我入坑以来,就独得女神恩宠。这后宫粉丝千千万,女神偏偏独宠我一人,于是我就劝女神,一(不)定(要)雨露均沾。可她呢,非是不听呢,就宠我,就宠我~

总裁版:污力天后和她的金发小忠犬~

文艺版:

听一首歌,看一场球赛,来一场跨国的甜蜜恋情。

知音体:

俊美的男神哦,为了她漂洋过海;

美丽的少女呀,我该拿什么来追逐你那动听的声音!

朋友圈版:

惊!一名外国金发美男子抵达我国,竟被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