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一章 又不是亲生的/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得清醒过来一回的宗兆帝看着空手而回的五五,闭了闭眼:“庆王误我,他们以为庆王真的是想要这个王位,真的是想要伽泽地盘,真的是想要苏家军的权势吗?不是的,他只是想阻止倾儿回来,阻止倾儿回来为程家继续卖力,他宁可西罗毁在程元生手里,也不愿意再让苏家为西罗卖命,毕竟,姜国和伽泽加起来,苏家不称王也是真正的王了。孤竟从来不知道他原来这般仇恨程家皇室。”

太后坐在一旁,若有所思,半晌才说:“哀家倒是忘了,当初庆王母子被赶出程北侯府时是被上代苏南侯夫妇接纳了,苏老夫人有苏靖时,庆王已经七八岁了,哀家恍惚记得那时候,本来是要把庆王过继苏南侯府的,好像那时候还是老庆王跟庆王父子自己提出来的过继,想来,庆王怕是早就知道这些秘辛了,只是没想到,他能忍下来这么多年。”

五五头上的冷汗一个劲地滴,伺候了几十年的君王,今天才头一回意识到这些王侯将相的权谋计策从未有过一日停歇的,他们每个人都是这么深的,自己过去这么多年简直就是个小白。

皇后便秘脸,本宫都老了,为什么年轻时候连宫斗都没正经玩过几天,老了却要被这些皇室战争波及哟,本宫真的只是想每天跟傻宝磕磕牙,还有逗逗那个金眸小宝贝,为什么就这么难呢?本宫感觉每天都在长白头发,以后再见面傻宝认不出来咱可怎么破哟。

“陛下程北侯又来了。”一个宫人进来禀报。

宗兆帝挥挥手不耐烦的说:“那只猪又来做甚?”

宫人:…陛下觉得奴才能能知道?

“就说孤又昏过去了。”宗兆帝毫无压力地躺回去,眼一闭继续睡了。

胖胖的程北侯这会儿脚步一点也不轻浮了,脸上的肥肉也不再是颠颠的,目光也不再是色眯眯的,整个人都给改头换面了似的,跟以前完全是两个人的模样。

太后心里叹口气,这世界上谁比谁简单哟?套路都懂,拼的不过是演技。

“拜见太后,刚刚臣听说陛下醒来了?”嘴上恭敬,却不见行礼。

太后也懒得跟他说话,皇后更不会搭理。

于是就这么冷场了。

程北侯脸色慢慢沉下来,忽而一笑,格外猥琐:“臣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没人搭理。

“臣的世子云儿,前日被苏世子给杀了,陛下听到后有什么感想?花了二十年一手养大的两个孩子自相残杀,啧啧,不得不说陛下虽然无福有后,却还是能尝到这种大家长看着自己孩子相斗,手心手背的肉都血淋淋却无可奈何的心情,也算是头一份。”

看到宗兆帝仍旧闭着眼,胸口起伏却快速起伏,程北侯又满意地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走了。

感觉程云压根不是他儿子,只是养的猫猫狗狗。

“咣”地一声,宗兆帝把自个头底下的玉枕给砸了出去,五五立马趴地上,好悬没被砸到。

“畜生!畜生!特么不是他儿子似的。”宗兆帝这回真给气得要昏过去。

皇后斜了一眼宗兆帝:“又不是亲儿子,激动什么,再给吐几口血正好让那贼子更高兴。”

太后默了默,好久以前她就不愿意跟皇后计较了。可是还是好像问,如果今天说被杀的是倾儿,你还能这么跟陛下说,又不是亲儿子?

皇后:那不成,倾儿可是我们乖宝的相公,跟程云可不一样。

宗兆帝脸色发白,嘴唇颤了颤,目光阴森森地,突然露出跟他以往形象完全不同的深城府模样:“倾儿,一定会回来的!孤,宁可把这西罗送给苏家,也绝不让它毁在程元生手上!”

“…。”在场的人突然毛骨悚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