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六章 宝宝,快逃!/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倾钰跟着到了一个营帐门口时,看了看周围还有的十几个小帐篷,来来往往巡逻的却只有几十人时,开始觉得不对劲。

如果是这么多帐篷,不应该只有这么点人,因为这样的普通士兵,在不是长期驻扎一个地方的时候,是没有资格住在帐篷里的,大多是席地而睡。能住的起帐篷的肯定是有官职的武将官员。

而太后这趟能出来,估计也是极尽低调的,不应该会带这么多的官员武将。

“太后到底在哪?”苏倾钰的威压一释放,五五和老嬷嬷就腿软了,差点跪下来喊饶命。

“太,太后正在里面休息。”老嬷嬷回的磕磕绊绊。

苏倾钰心中警铃顿时大响。

苏倾钰想回头离开,但里面似乎响起了咳嗽声,苏倾钰心中一软,想起来过去那么多年,太后那么的疼爱他,很多时候不管是自己错还是他能做,最后总归会被太后认定是别人的错,他就是在太后二十年的护短里长起来的。

最后他还是进去了。

里面隔了一道帘子,一个伺候的宫女出来,看着十分机灵体面的,也是太后宫里的,对着苏倾钰行了个礼:“太后正在用药,还请世子喝口茶稍等一下。”

苏倾钰以前也老被这个宫女奉茶,所以心里虽然警惕着,但想着太后怎么样也不可能对自己不利,上回自己一声不吭就跑路,已经够伤老人家的心,估计这回病了也有自己的一部分责任,这回刚到伽泽时,就说要是自己不回去西罗,老人家要亲自来寻自己,如今自己都要离开伽泽了,也没想着回去看一眼,累得老人家真的大老远跑出来找自己,真是太不孝太不像话了。

苏倾钰心里的愧疚一起,尤其对象还是从小疼爱自己的太后,之前的怀疑就给压下去大半。

接过茶喝了口,问道:“太后的病可有大碍?可方便本世子进去侍候用药?”

宫女微微摇头:“太后旅途劳顿,有些水土不服,呕吐秽物许多,太后不愿旁人看到。”

苏倾钰心底更惭愧了:“那你还是快快进去伺候吧,本世子这边无事,让太后歇好了再说,本世子就在这等着太后召唤。”

“如此,还请世子稍等了。”宫女福了福身,又给苏倾钰添了茶才倒退着进了里面。

苏倾钰品着茶,已经快一年没喝过太后宫里特制的雾松银针茶了,还是小时候那种香香沁人的味道,喝着就能感受到小时候那种被人捧在手心的疼爱。嗯,待会儿跟太后讨点回去,也让宝宝尝尝吧,她也好久没喝了,不知道想念了没有。

苏倾钰想着待会儿的事,不知不觉一连喝了好几杯,一喝完杯子就被五五添满。

苏倾钰打了个哈欠,心里还在想,果然习惯好可怕,以前太后也老是在午饭后让人给他喝这种茶,说是有助于消化,而他小时候又是午饭后要睡觉的主,所以后来时常是喝完茶就犯困。

今天又开始犯困了。

苏倾钰掐了自己一把,准备跟五五说话分散注意力。

“公公怎么跟着太后出来了?陛下那边不要伺候么?”

五五笑的好勉强:“自然是伺候的。”

“陛下如今还好吧?程北侯现在应该为钱愁白了头,他手里的曹家军也翻不起大浪,嗯,庆王回去应该也会给他添堵,所以,陛下应该心情好点了吧?”

“啊?啊,是,是是。”五五一边擦冷汗一边偷偷瞄着苏倾钰,看他的手死死抓着桌子边缘,青筋都开始暴起来,一直在努力克制瞌睡。

“你今天怎么,一直,怪怪,”苏倾钰一头栽在了桌子上,手垂了下去,他的眼睛好沉,手里空荡荡的,一直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抓不到。

苏倾钰模模糊糊中,看到那道帘子被拉开了,走出来的,不是他那有点胖胖的,笑起来亲切宠爱模样的太后,而是一身黄色龙袍,苍白着脸,冷冷地仿佛在看死人的皇帝陛下。

还有那位胡须都白透的老丞相,依旧淡定近乎冷漠。

一瞬间,苏倾钰仿佛看到了五岁那年毫不犹豫要把他关进黑屋子的那个陛下。

“既然这么好奇,怎么就不肯回去呢?”脸色几近透明的男人慢慢走近,抬起苍白而苍老的手,轻轻抚了抚年轻男人的头,“孤用了那么多方法,还是不能骗你回去,真的,挺挫败的,如果今天,不是说太后过来,你是不是,也根本不愿意过来?哎呀,倾儿变得,越来越聪明了。”

苏倾钰浑身都在颤抖。

“放心,孤把孤现在手里的所有人都带过来了,待会儿会把你的媳妇闺女她们一块带回去,你说,这下你爹会不会乖乖回去给孤效命,他这辈子注定要为西罗为孤征战四方,啊,他这么不听话,孤觉得,在他给孤干掉程北侯,庆王,击退北圩,还回姜国和伽泽后,孤还得好好罚他,或许,让他不幸战死沙场马革裹尸也不错,你觉得如何?”

“还有差点忘了,你不要太担心,就你媳妇那个傻的,孤不会对她怎么样,毕竟,她都用了那么多天无色无味的秘药,以后能不能彻底清醒都不一定,你闺女孤也会好好养的,嗯,大贺应该是很在意这个金眸孙女儿的。”

苏倾钰手指动了动,却发现全身无力,嘴角慢慢溢出了血,半阖的眼睛爆发出嗜血的光。

“倾儿啊,不要这样,你已经内力全失,一觉起来后可能连个太监都制服不了,其实,孤也不想这样啊,以前孤虽然面上对你不好,但实际上你扪心自问,对你孤也算是宠爱的,哪怕在你成为兵马大元帅,孤还想着你还是那么纨绔那么不思进取,真好,只要你听话,一直听话就好了。

可是你到底还是变了,你比你爹聪明太多了,聪明得孤看不下去了。

哦,还顺便告诉你,没有解药,你这一辈子都得是废人了,你爹之前的每一代苏南侯都会用这种药的,你乖乖地配合孤,孤也会让你继续当最贵的苏南侯,以后也给你再过继一个儿子。”

“程。骗,骗,”苏倾钰眼眶跳出来一颗泪,“宝,宝,”嘴角再次涌出大口大口的血之后,他的世界彻底黑了下去。

他想,最后以后不要给他任何机会,否则,他一定,要血洗程家,杀光程家所有人,为苏家历代为自己为他的宝宝他的闺女,让程家人悔不当初。还有,宝宝,快逃!快逃!

看着昏死过去的苏倾钰,老丞相叹口气:“陛下,这样,怕是会逼反了苏南侯啊。”

宗兆帝剧烈地咳嗽了好几声,五五赶紧扶着他坐下来。

宗兆帝目光沉沉:“那又如何?西罗早在他们苏家放弃守护时就要完了,难道,孤还不能放手一搏么?”

老丞相摇头:“陛下,”

“退下!”宗兆帝目光一冷,老丞相一愣,倒是几十年都没见过这样心思难以捉摸,发起火来如此骇人的陛下了。

难道说,君王都是这样么?不论平日里是真的无能还是假的,到了某个激发野心血性时,都会化身猛虎?立马拥有压制众人的气场?

老丞相退下后,宗兆帝急促喘了几口气,五五伺候着又给喝了一回药。

看着底下宫人扶着苏倾钰在矮榻上睡下,宗兆帝声音冰渣子似的:“看好了,醒来过之前把人绑上,如果他跑了,你们拿九族来陪葬!”

宫人狠狠一抖,赶紧应了一声“喏”,然后就十几双眼睛死死盯着苏倾钰。

过了会儿,外面开始有了喧闹,五五赶紧跑出去,不一会儿,脚步时轻时重的,途中还摔了好几跤地跌爬进来。

一进来,就趴在了地上,再不敢抬头。

“说!”宗兆帝心头一颤,因为五五一直不说话,他抄起手边的茶杯就砸了下去。

这回五五一点都没躲,脑袋立马冒了血,但他还是趴在那,浑身都在抖。

宗兆帝目光暗了下去,指尖颤了颤。

五五半天才颤抖着声音:“陛下,那边,那边说,马车,马车跑进了黄泉林!”

宗兆帝眼皮跟着一跳。

“侍卫队的人死了一半,另一半都重伤,被咱们的人抓起来了,而咱们的人,折了近一千,陛下,那是,那是黄泉林啊,进去了再也没见人出来过的,黄泉林!”

宗兆帝垂眸,半天,转头看了一眼昏迷中还皱眉不安的苏倾钰。凉薄的声音响起:“传令,即刻启程回宫,给苏南侯传消息,他的妻儿老小都在孤手里,想要见到他们,先把北圩击退。”

五五总有一种自己脑袋已经不在脖子上的错觉,半天才颤抖着声音回:“喏。”

五五退下了,宗兆帝也挥手把其他宫人赶出去,许久,他送了手,手心里的佛珠断了线,颗颗坠地,毫无预兆的,一颗泪珠也跟着跳了出来,坠地,粉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