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二章 滥好心的浮生/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棋奥村从来只欢迎貌美的或者棋艺好的,所以大山里滚出来的三个,他们只看看中像白玉一样貌美的妇人,但是想到其他两个也是山神送的,而那位美人也铁了心非要跟那两个煤球在一起,所以可爱的村民们想了想那两个煤球也占不了多大地,既能让美人高兴又算对山神送来的东西表示敬意,也就很大方地允许那两个丑货住下了。

住哪?要是没有那两个丑货,美人肯定得住在村子最中间啊,可是有了两个丑货,只能委屈美人跟着一块住村尾那间十几年没人住过的茅草屋,免得那两个丑的大半夜出来吓到人就不好了。

苏夫人看看这个屋顶能看到月亮的茅草屋,有点玄幻,可以说一句,她活了这几十年,连做梦都没想过自己还能有住在这样屋子的时候。

苏夫人转头看看一副“原来这也是能住的地方,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破烂房子,我能见识到能住到这样的房子简直就是中了五百万”表情的傻宝和萌萌,已经很习惯地四十五度仰头,不指望她们能明白自己那明媚的忧伤,只希望自己能克制住越来越暴躁的内心。

“萌萌,看,那个就是传说中的甲壳虫!”傻宝很不专业地指着从萌萌手边快速爬过去的一只蟑螂,“看看它的壳是不是像铠甲?它的角是不是特别犀利?”

萌萌动了动手指,好想捏住来玩一玩,但是看它爬似乎更有趣,还有,为什么没觉得它那乌黑的壳像铠甲?也没觉得它的角很犀利?难道是本郡主那双发现美的眼睛还没睁开?

小皮子吱吱跟小狮子和小金雕指手画脚,好似在告诉正在好奇新房子的它们:城里畜生,在猴爷被主人买回来之前,天天住在这样奇葩的房子里,怎么样?是不是被震惊了?呵呵,知道为什么猴爷这么聪明了?因为从出生开始就白天接受阳光沐浴,晚上还有月光浴,偶尔还有大风大雨洗礼,日月精华,四季雨露都被猴爷吸收了,懂不?

两只不知道有没有听懂,总之一脸茫然地盯着屋顶那只有萌萌胳膊长的大黑老鼠,从出生就在皇家兽园里的它们表示,这个生物虽然从来没看过,但是看起来十分的可爱而奇妙,可爱的想拿到爪子下揉一揉搓一搓,奇妙地它们还想一口咬死然后吃了。

躺在冒着杂七杂八青色绿草的泥土地板上打滚的小狐狸圆满了:在狐爷辗转外番商人手里之前,就生活在无边无际的雪域高原,终年大雪,几乎看不到一点绿色,每回能看见一点,我们变色狐家族都要下山去偷几只鸡大肆庆祝一番回来,现在如果他们知道狐爷如今能在这么大片的绿草地上爱怎么滚怎么滚,绝对要嫉妒得眼泪掉下来。

浮生一进门,看到人家有文艺的忧伤,有诡异的兴奋,还有各种骄傲欢腾,就是没有愤怒悲伤以及对未来的担忧,突然觉得自己难得的善心就像个笑话,怕她们两个弱女子还带着孩子太辛苦,连睡觉都是问题,特地把自己可怜巴巴的两条被子还给匀了一条准备送给她们,结果人家根本没把这事当个事。

苏夫人眼尖看到门口刚踏进半步又缩回去的灰色布鞋,还有棉麻的被角,转头看看茅草屋里唯一的一张床,其实就是一张裂缝的木板架在四个半米高的土胚柱子上,其中一个土胚还缺了一半,木板上除了灰只有灰。

从来没为生活琐事操过心的苏夫人,突然想起来她们好像没有被子,在这之前,苏夫人从来没有想过有床还能有没被子的这种搭配。

送上门的被子怎么可以拒绝?如果拒绝,晚上盖什么?

“这位兄台…”苏夫人一时情急,之前又在苏家军里待了大半年,所以一开口就是“兄台”这种极具江湖气息的叫法,等喊出口才觉得不妥,怎么也应该是“这位公子”啊喂。

浮生也被这位人到中年还明眸皓齿的夫人的一声“兄台”镇住了,怎么办,突然好想回一句“阁下有何贵干?”

浮生默默觉得自己以前那江湖话本子看多了。

傻宝和萌萌被苏夫人的出声喊回了神,转头往门口看去。

浮生再次被大小眼和黑胖小子刺激了一把,老天爷果然鬼斧神工,能造出如此神奇辣眼睛的生物。

浮生提脚又要走,苏夫人一急也顾不得什么礼数,大吼一声:“人可以走,被子留下!”

傻宝看看周围,发现真的没被子,也跟着喊:“被子留下!”

萌萌严肃脸,黑胖黑胖的脸上其实啥也看不出,不过她的小手一用力,旁边原本就瘸了腿的桌子又给缺了个角。

浮生别的不知道,就听到萌萌“咔嚓嚓”碎了桌角的声音,就跟当初自己骨头碎掉时候的声音一模一样,让他陡然汗毛竖起。

当日掉下山崖,身上骨头碎裂的锥心疼痛突然再次袭击他,感觉胳膊和腿又要再次残废了。

------题外话------

是谁在评论区说浮生是穿越的?不兴人家重生吗╮(╯▽╰)╭啊哈哈,嗯,虽然他真的是穿越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