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八章 玉兰花和牡丹花/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仲春时节,百花齐放,到处生机勃勃,空气里都是浓郁奢靡的花香。

不论外面是否还在打仗,城内形势是否还是波诡云谲,总是挡不住街头巷尾的孩童的热情,他们拿着自己做的或者家里大人做的小玩意,一阵风地穿过屋檐河畔,互相攀比新鲜玩意,打闹玩乐,这样简单地一欢喜,就是整个春天,整个童年。

而原本也该热闹的皇宫,却安静得过分,今年既没有皇帝主持春耕祭祀,也没有后宫妃嫔开什么桃花宴,最简单的赏花活动都被掐了。

太后仿佛迅速老了十岁,真正是到了形容枯槁的垂垂暮年时候,她强自撑着,坐在最大的窗口旁,从那里能够一眼看到宫殿外的通道,和通道两旁的花儿。

后头皇后给她披厚厚风衣。

“今儿个,倾儿还是,不愿意来吗?咳咳。”太后咳嗽了两声,脸色又黄了几分。

“这才上晌,说不准是想过了午饭再来的。”皇后安慰得自己也不信。

“不会来了。”太后当初的闲适早就不见了,“哀家死了,他也不会再来了,咳咳,他恨皇帝,恨哀家,哀家,哀家当初就不该,默认皇帝的做法,咳咳咳”太后一咳嗽起来,嗓子都要卡出来似的。

“母后…”皇后红着眼,“您别这样,要见倾儿,儿臣这就去把人带过来。”

太后摇头,咳得好不容易停了会儿,一直喘着气:“不,不许,”太后摇头,“还是不见罢,其实,哀家,哀家也不敢见他啊,咳咳,馨儿,咳咳,乖宝,还有,咳咳,还有萌萌,她们,她们,咳咳咳咳,哀家这辈子,做的最大的错事,就是,咳咳咳咳”

又是惊天动地的咳嗽,宫人们赶紧给太后拍背,手忙脚乱地喂药伺候。

“母后您别说说,求您别说了。”皇后也很无助,突然之间,她的婆婆夫君都倒下了,或者说,真的倒下她还不会这么揪心,问题是他们应该倒下却还都强自撑着不肯倒下,不知道在坚持什么,又在期盼什么。

皇后颤抖着手摊开刚刚给太后擦嘴的帕子,上面红的刺眼的血迹让人心惊。

好不容易躺下来,太后精神不济,半睡半醒间拉着皇后的手:“别慌,哀家死不了,哀家如今,都不敢下去见她们,你是好的,应了哀家,别跟皇帝说,哀家,不想见他,就让哀家,死的清静点。”

“母后…”皇后嚎啕大哭。

前朝的一处宫殿里,宗兆帝盘腿坐在宫殿的窗口处,看着窗台上开得轰轰烈烈的一朵牡丹花。

五五又是沉默地从太后那边回来,立在一边,这就表示太后还是不愿意见宗兆帝。

室内只有龙涎香在袅袅蔓延。

五五忍不住又抬头看了一眼门口,那边不过半月已经瘦的皮包骨,眼睛显得格外大格外凸出的苏倾钰,跪坐在距离窗口三五米远的门口,目光凝滞,盯着大理石的地板缝。

“你爹带着三万铁骑已经攻到北圩王庭了。”宗兆帝面色发青,天气已经转暖,但身后仍披着厚厚的狐裘大衣。

苏倾钰一动不动,好似没听见。

“庆王也把程北侯扳倒了,拿着孤的解药要挟孤让出皇位。”宗兆帝声音有些虚浮。

苏倾钰仍旧没动静。

“你也该去看看太后了。”宗兆帝抬手掐下来那朵牡丹花,窗台立马显得空旷难看起来。

宗兆帝又抬头盯着窗外最高的那根树梢上,开得纷纷扰扰,拥拥挤挤的玉兰花。

“一个做大事的男人,不该为儿女私情所牵绊,往后,你会明白,今日你失去的只是这一朵牡丹花,尽管艳压群芳,尽管或许是你这辈子看到最热烈最艳丽最不可替代的花,但是失去后,你才会学会铁石心肠,学会不再轻易动情,等你真正强大起来后,你却可以得到那一树的玉兰花,红的紫的,白的粉的,想要什么不可以,不需要再小心翼翼,不需要过多怜惜,这样不好吗?”

那朵牡丹花慢慢地在宗兆帝手中枯萎,变皱,花汁四溅,落地,彻底废掉。

苏倾钰依旧如同冰川,纹丝不动。

宗兆帝起身,五五扶着他去休息,路过苏倾钰时,宗兆帝将手心的最后一片牡丹花瓣扔在了苏倾钰面前。

室内有一次恢复安静,隔了有大半个时辰,苏倾钰眼珠动了动,盯着牡丹花瓣看了好一会儿,慢慢伸出皮包骨的手,原本修长的手指此刻犹如枯枝,指尖触了触那花瓣,又再次脱力地垂下了手。

如今的他,连抓住一片花瓣都是奢望,更别说报仇了。

“宝,宝…”苏倾钰低喃,“慢点走,等等,阿钰啊。”世间的玉兰花再多再好看,不是那朵惊艳自己整个生命的牡丹又有什么用呢?

“陛下,世子还在绝食。”五五感觉身心俱疲,他到现在都做梦似的,压根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就突然的,跟天地崩塌了似的,当初那个矜贵的,周身带着淡淡幸福光晕,轻佻朝自己挤眉弄眼打听陛下是不是又要整人的世子还在眼前,那个总是人前对世子横眉竖眼,回头又会跟自己念叨怎么就烂泥一堆的暴躁陛下也还在昨日,可转眼却是那样死气沉沉的世子,这样阴沉不知道算计什么的陛下,世界都没变这么快的。

五五觉得,可能自己要晚节不保了,因为,昨天开始,他就被庆王拿着他宫外唯一弟弟的一家十几口要挟,把陛下那边的解药偷了一点喂给苏世子了。

宗兆帝眯着眼歪在矮榻上:“那就,硬给他塞下去,往后,他会感谢孤,早早把他一生最大的软肋给抽了。”

五五浑身一震,后背猛地出了一层冷汗,原来,那辆马车进黄泉林不是意外,而是陛下早就算计好的。原来,帝王的心思,总归不是自己能猜到的。

------题外话------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莫阿寒因为刚升级职场小菜鸟,偶尔有些耽误更新,但每天还是会保持二到三更的,周末必须加更不解释,希望大家见谅,继续支持莫阿寒(^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