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五章 要吃肉/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宝回家吃过红薯,问了苏夫人工匠可能只能去村里找,肉可能也只有村里有,一看雨停了,她就要往村里跑,苏夫人拉都拉不住,有心要带着追着一块去,带萌萌在那睡午觉,又不放心一个人放她在家里,只能由着傻宝去,反正棋奥村的人平日里因为小宝那一大一小的眼睛都是绕着傻宝走的,甚至小孩子看到傻宝还会吓哭。所以苏夫人并不怎么担心傻宝的安全,就是怕村里的人如果说什么话让她伤心。

傻宝跑到村里,正好碰上棋奥村正在和隔壁那个同样被堵了进城道路的棋妙村斗着,就是为了两只知不知道到底是哪个村的鹅。

棋妙村非说是他们村的鹅跑到了棋奥村,棋奥村非说这鹅是他们村的。

他们的斗也不是正儿八经的拿着锄头什么的就上来打群架,而是手里拿着棍棒锄头什么的吆喝,实际上却是要求进行一场比赛,说到底那两只鹅就成了一个奖品,哪个村赢了,就归哪个村。

傻宝一看他们手里拿着棍棒什么的,就觉得他们一定是那种有力气的工匠,再一看地上还捆着两只白白的大鹅,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肉的傻宝嘴里都快淡出鸟了,要不是苏夫人一直拦着,她都能把金雕他们给炖了,今儿一看见鹅,她已经想到了胭脂鹅脯,烧鹅,烤鹅,熏鹅等等一百零八种鹅的吃法,嗯,娘亲果然没骗她,村子里果然有肉。

两个村子上百人都围着三个棋局,他们决定三局两胜。那两只大白鹅被捆着爪子扔在人群外,都没什么力气叫唤了,不时地屁股在冒便便。

傻宝跑过去就要抱走两只鹅,结果被一个不到三岁的,同样对着大白鹅流口水的孩童发现,那孩子一边被傻宝的容貌吓得哇哇大哭,一边还大着胆子嚎:“阿姆阿爷,有人偷鹅,鹅,鹅!”

众人浑身一震,什么?偷鹅?鹅?

鹅对于这些村子的意义是什么呢?一只鹅至少相当于十斤肉,等于至少八十斤粮食,等于至少一家十口三个月口粮,娶个媳妇夫君的都是够够的。

所以大家都齐刷刷地盯着傻宝,傻宝后知后觉地回头看了一眼,从人缝里一眼就看到一盘棋,是棋奥村的人处在劣势。

“你,你放下那只鹅!你为什么要偷鹅?”老村长大喝。

傻宝因为抱不住两只鹅,就选择了最大的那只抱起来准备走。

傻宝说:“我没有偷,我只是要吃肉啊。”

众人:…我也想吃肉啊,原来还可以用偷的吗?

棋奥村和棋妙村的可爱人们,觉得自己的世界大门又被打开了一扇。

“这鹅是村里的,你不能白拿。”老村长也愁啊,自己这个村长当了好多年了,可都没能让村民们吃上饱饭,棋国国家政策是,人才越多的地区得到的照顾越多,不止棋奥村,就是周围几个村子也都几十年没能出一个有功名的了。

好不容易后来村子里出了个王举人,村子里都可以沾光多得点福利了,说好第二天就到的,偏偏一个山崩,路没了,东西也进不来了,王举人更进一步的路也被堵死了,日日醉生梦死,连今天这种事关村里白鹅归属的大事件,他也不愿意出来对局。眼看棋奥村都要落败了。

傻宝就问:“那要怎么才不叫白拿?”

棋妙村的那个头发胡须还是黑色的村长笑的十分有意思:“没想到棋奥村竟还有这样的,呵呵,丑人,包村长,你们村的颜值又被拉低啦,哈哈”然后又对傻宝说,“想要鹅?”

傻宝点头。

“那就得赢了棋局啊,三局两胜。”

傻宝看看周围虎视眈眈看着的众人,再看看怀里并不是太胖的鹅,虽然她不怎么喜欢下棋,但是不下棋就没有大白鹅,没有肉吃,于是她大眼眯了眯,小眼一直瞪,问:“要是我都赢了就可以拿走鹅?”

其他人都不屑地笑起来,还想都赢,就这样丑的人,能赢一局就不错了。

这里的人向来都是把颜值和棋艺挂钩的。

棋奥村的包村长,肯定不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所以他心里也不高兴,但他就是不说傻宝。

棋妙村的村长就不是了,他十分乐呵:“成,只要你三局都赢了,不止鹅归你,我们村还能答应你一个要求,只要能办到的,肯定不推辞。”

“那也可以给我修屋顶吗?”傻宝记得自己还要找工匠的。

“没问题。”不就是一个屋顶,根本难不住乡下人好不好。

傻宝觉得自己今天要办的两件事都差不多了,很高兴,跑上去,看了看三盘棋,问了下哪边是刚刚答应给她修屋顶的一方,然后就随手落子,帮着另一方把对方打败了,都不带落第二张子的。

众人:…我在做梦,肯定在做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