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八章 苏倾钰的师父/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夫人看到傻宝出去溜达一圈,还真搞回来肉了,手上还多了一一串水晶挂件,心里对傻宝的的佩服再上一层楼。

傻宝顺手把水晶挂件给了苏夫人:“娘亲你只有两个玉佩,太少了,这个也给你。”

苏夫人有点感动:“不用不用啦,你自己留着玩。”

傻宝扔了怀里的鹅,不在意地说:“我现在只戴阿钰给的,这个不是。”

苏夫人看看就是到了现在,傻宝头上手上脚上的东西还是一样不少,出去照样金光闪闪,每一样都是她家倾儿给送的,而自己却只有她家老男人送的两块玉佩,突然嘴角一抽,其实她就是在炫耀她相公比我相公厉害吧。

苏夫人突然好妒忌,好妒忌。

接下来的问题又来了,肉看着是有了,可是她们谁都不会杀鹅,

苏夫人为难的看着傻宝,傻宝很无辜的回看。

萌萌刚刚睁开眼,看娘亲和奶奶都在看着大白鹅发呆,她也是头一回看到这种生物,爬到床边,也认真的看着。

赶完人回来的小狮子,对着那只大白鹅流了流口水,但是它现在肚子已经不饿了,刚刚在山上吃了几只兔子,这会儿虽然馋这个初次见面的大白鹅,但也只是想把它当储备粮食,不然刚刚也不会轻易让那个大明跑掉。

恰好这时候已经缓过劲来的浮生过来了,手里抓着一把水灵灵的小青菜,算是还了他们家红薯,

苏夫人眼前一亮:“浮生你会不会杀鹅?”

浮生看着那个并不是很胖的大白鹅,也咽了咽口水,他也好久没吃过的鹅肉了,但是最终还是摇摇头。

“我也没杀过啊。”

于是现在四个人对着大白鹅大眼瞪小眼,而那只大白鹅也从一开始的蔫蔫状态变成了现在抬着脖子晃来晃去,耀武扬威的样子,好像知道他们谁也杀不了他。

浮生看得窝火,皱眉,思前想后说了一句。

“我知道有一个人肯定会杀了,但是,”

“但是什么?”苏夫人问。

“但是可能得分给他一部分鹅肉。”

傻宝盯着大白鹅冒便便的地方,说:“可以,给他鹅屁股。”

浮生:…换我我就不给你杀。

苏夫人:“…好想法,浮生啊,你去请人,我们也分你一个鹅头吧。”

浮生:…才一个鹅头?啊,好吧,鹅头也很好吃啊,我都好多天没吃过肉了。

“行,那我去喊啊。”浮生站起来要走,腿还有点瘸。

“你怎么还残废啊?”傻宝觉得他能跑过来就不应该再残废了。

“唉!老毛病了,一下雨就胳膊疼腿疼。”

“你应该买狗皮膏药,阿钰说,江湖上的狗皮膏药最厉害,包治百病,你可以买一点试试。”

“哦,下回买。”浮生意兴阑珊,要是狗皮膏药有用,还要大夫药房干啥?

隔了没多久,浮生拖着一个补丁服,丸子头的老头过来,那老头右手里还拿着支笔,左手拿着一把匕首,带点书生气,更多的是疯癫,眼神总是涣散的,花白的头发挡住了半边脸。

但是,当涣散的眼神瞄到地上那只大白鹅时,开始凝聚,不自觉地嘴角也跟着抿。

苏夫人觉得莫名眼熟。

傻宝盯着造型奇特的老头看了会儿:“你会杀鹅?”

老头这才抬头瞄了一眼傻宝,然后身子跟着一震,显然又一个被傻宝尊容吓到的。

老头抬手,竖起来一支笔,声音有点厚:“一个腿。”

傻宝秒懂,然后摇头:“一个鹅屁股。”

“至少一个根翅,不然不杀!”老头坚持。

傻宝想了想:“一个翅膀。”

老头瞪眼。

“加一个鹅屁股。”傻宝接着说。

老头思考了会儿,浮生在旁边说:“至少现在有两块肉了,不然她们去村里请别人杀你就什么肉都没有了。”

老头一震,紧了紧手里的刀:“哼,那行吧。”

老头蹲着杀鹅时,苏夫人突然一拍额头:“师父!”

其他人:…师父?

老头愣了愣:“我没有这么大的女徒弟啊。”

苏夫人赶紧摆手:“不是我不是我,我们家倾儿是你徒弟,您还记得不?当年我送我家倾儿上山的,那时候你穿的一身白,仙风道骨来着,说入了你的门,出师前都不许见家人的。”

老头狐疑地看了苏夫人一会儿:“你是阿靖媳妇?”

苏夫人:“…”为什么他叫阿靖叫的那么顺口?

“您认识我家老头子?”如果没记错,当年送儿子学艺她没跟苏靖商量过,就是自己出去打听,长华山上有个高人,武功高深莫测,头一次开山收徒,只收一个,她就想方设法地把儿子送过去了,也就送儿子上山那回看见过一次儿子师父,看着相当高人范也就放心了,以后也就只在儿子的叙说里知道那个师傅有点变态。

老头记起来徒儿也挺高兴,随口说:“啊,我欠阿靖好几条命,一直没办法报恩,有一回他跑过来说让我去教他儿子,务必把他儿子教的谁都欺负不了,不过他不让我跟你们说,我知道,倾儿讨厌阿靖,嗯,他那个性子也的确不讨喜,哎?我好像上回进城,听说苏南侯世子跟大贺六公主大婚,轰动天下,那小子果然没丢他师父面子,哎?不对啊,那你怎么跑这来了?阿靖跟倾儿也来了?”老头使劲张望周围,也没看到其他人。

苏夫人却受到了极大的震撼,突然心头好涨,以前对于老男人的埋怨忽然之间觉得就像是个笑话。

仔细想想,当初给儿子找师傅,找到高人的消息其实是管家传进来的,当初儿子在皇宫受委屈,自己还没来得及报信,老男人就赶回来了,原来,他真的从始至终都没放弃过关注家里,哪怕他人在边关,侯府里的一举一动他怕是都知道的,像给儿子找师父这样的事或许他还默默做了很多,但他什么都不说,随着她们母子对他撒气跟他闹,这个人,简直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