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二章 浮生说,我是穿越的/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棋奥村这几天很忙,忙什么呢?一边忙着给傻宝修屋顶,还忙着给傻宝未来的房子打地基。

因为那个喜欢倒夜香的浮生,花了一天一夜,画出来一幅城墙不像城墙,宅子不像宅子的,据说叫城堡的房子设计图,傻宝说,她必须有这个好看房子才肯考虑教村民们那一手能制三敌的本事。村民们为了能学到那手,只能暂时忍痛放弃平日里练棋的时间来给傻宝家造房子。

傻宝比较在意的就是她的屋顶,城堡必须有什么的,其实就因为就是不想下棋,而浮生说,建好这个房子,按照现在的生产力,按照棋奥村这样一天还得分半天下棋的建造态度,至少得三年才能造出来半个城堡,傻宝脑子可聪明了,那就是说建好了得有六年,六年不可能阿钰还没找来,等到阿钰来了,她就回家啦,才不用管教不教的事,他们要是再纠缠,就让阿钰带人打他们啊,连父王都说苏家军老厉害了,能打下来两个国家呢,打这个村子还不是分分钟?

因为傻宝要老高老高的屋顶,浮生灰头土脸地测量了什么压力重力,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可能,大概,这个茅草屋,支撑不起超过五米的屋顶,就算是茅草做的也不可以。

傻宝说不行,必须得五十米往上,这样阿钰才能一眼看见。

浮生愁,五十米往上,还要闪闪发光的,大风大雨还刮不倒摧残不了的标志屋顶,至少得是木头做,而就算是木头做的,也必须要钢筋水泥造的房子才能轻易支撑起来,如果用石头做,也行,可是就棋奥村这样的生产力,采石,磨石,再造房子,没有十年你就别想了。

浮生真心不想自己未来十年都用来教这一群固执的还不爱生产就知道下棋的愚民。所以他就干脆跟傻宝说没有办法,除非有钢筋水泥。

傻宝说那你就用钢筋水泥呀?

浮生说如果真的有钢筋水泥的话,你这个屋顶就不要修的多高大上,我重新给你做一个灯塔,灯塔是什么你知道吗?就是那种能高达一两百米,在上面放上灯火,方圆几十里几百里都能看到,要是那个弄出来,这个村子都得天下闻名,你说的你家那什么阿钰肯定能找过来。

傻宝说,那你还等什么呀,赶紧弄了。

浮生摊手,说,问题是,我不会做水泥啊,虽然说在其他种田文当中,做水泥是穿越者发家致富的必备,可是那是穿越女的福利,我是男的,不属于我呀。

傻宝问,穿越是什么穿法?越是什么衣服吗?好看吗?上面会有好看石头吗?

浮生抽抽嘴角,心累地说,穿越,不是穿衣服。

“那是什么?”

“穿越就是从一个时空,因为某些不可说的原因,到了另一个时空,两个时空是不一样呢?比如之前我的那个时空它有水泥钢筋,现在这个就没有,我把那个时空的东西弄出来吧,在这个时候会被当成妖怪,我小的时候吧,天太热给自己做了t恤,t恤是什么你懂吗?哦,我知道你不懂,怎么说呢,它也是一件衣服,就是会露胳膊还露好大一块脖子,那些人就当我魔怔了,非说我有伤风化,被鬼上身了,又是跳大神,就是洒符水的,差点没把我小命给折腾没了,后来我觉得吧,晚上点蜡烛不方便,想做个电灯出来吧,还得有电,我就拿着个风筝挑个打雷天在外面跑,风筝下面装着电容器,想去充点电回来,结果那群人又说我疯了,升级说我是个妖怪,一群人在后面拿着桃木剑追着我打,结果,他们那特意加了铁做的桃木剑可能导电效果更好,而他们也没想到在桃木剑下面弄个电容器,都被雷劈死了,就我一个人活的好好的,最后我又被冠上了煞星魔星的名,唉!不说了,说来都是泪。”

苏夫人听得嘴角直抽,吃过一个鹅屁股,一个鹅翅膀,最后还死皮赖脸捞到两块鹅肉的焦老头在旁边笑的打滚,萌萌看他滚的好玩,也跟着一块滚,只有傻宝听得津津有味。

浮生瞄了瞄傻宝,戳戳自己的设计图,看似不在意地问:“你就真的不觉得这个图纸上的建筑造型怪异吗?不觉得我是一个奇怪的人吗?不会觉得我很可怕吗?”

傻宝奇怪地看他:“你不是说这是你另外一个时空的东西吗?嗯,另一个时空是什么时空呢?哦,你说了,总之跟我们现在不一样的,我们没有的那边都有,既然这样,那为什么要觉得奇怪呢?我觉得这个图纸很好看啊。”

浮生别别扭扭地说:“你都不觉得我是来自另一个时空的很奇怪吗?”

傻宝上下看了看浮生,摸摸下巴:“虽然你没阿钰高没阿钰好看,甚至没有纨绔那么有气质,但是你还是两个鼻子一个眼,不奇怪啊,你还是双眼皮呢,嗯,嬷嬷说,双眼皮好上妆。”

浮生:…这个理解力我服,我还特别喜欢。

浮生笑眯眯地说:“成,你的城堡我肯定给你造出来。”

苏夫人突然警惕起来,这个浮生感觉玄乎得很,而且现在还能对着傻宝的大小眼笑眯眯的了,值得保持警惕。

“浮生啊,你今天的夜香倒完了?你家小青菜喊你给他喂肥料呢。”

“哎呀,现在都快中午了,我那还有几桶夜香没拉呢,先走了啊。”浮生火急火燎地奔回去倒腾肥料了。

傻宝在纠结:“我要灯塔,那个好,但是灯塔要水泥,水泥是什么泥呢?”

------题外话------

另:推荐好友的重生文《锦绣凰途:弃妃倾天下》,作者:贺兰轻儿。

她是名扬天下的天门少主,天之骄女,一朝痴心错付,沦陷在以柔情编织的阴谋中,含恨而亡。

一朝重生,她素手扰山河,谋凰途霸业,只为倾一国,杀一人。

他是翻手苍凉覆手繁华的少年君王,一手遮天,不为权倾朝野,只为祸国殃民。

一朝相遇,他护她助她,冷傲邪魅相诱,以权力为引。

万千唯美的烛光下,他轻笑,薄薄的嘴唇往上勾,风华无双,“做孤王的王妃,如何?”

她“休想”两字尚未出口,就被他接下来的话震住了——“以孤王的整个凰安作为交易筹码。”

惊讶过后,她点头轻笑,谋略相处,步步为营。然而霸业之争,情海浮沉,谁又能独善其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