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五章 跟着宝柱大师有肉吃/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小金子虐过的包村长被一个猪蹄抚平了伤口,本来他是要爬起来就跑回家的,然后告诉村里所有人,这家的猫有毒,不,这猫是妖怪,必须搞死。

但浮生一把拉住他,开玩笑,能让村长这么惨兮兮地走?以后还想不想在村里混了?

自认为是傻宝一家加上焦老头一行人里头最有头脑最懂人情世故的浮生,就拿着没肉的但烤的外焦里嫩香飘好远的猪蹄拉住村长:“村长,您别急着走啊,刚刚喊您拿凳子一块坐下来吃饭,我们正有事要找您商量,您却这么客气要走,不肯一块让我们怎么好意思呢。”

包村长:…你们那是邀请我一块的态度,可是,猪蹄也好香啊,嗯?又是好大一块肉准备扔?不可以,我不可以看着肉被糟蹋。

于是在确定小金子跟主人邀功请赏又得了一串金色橄榄石项链,欢快跑出去,直接跑进林子里,估摸一时半会回不来后,包村长才矜持的,一副“我不是为了吃肉而吃肉”的表情,坐下来抱着猪蹄啃起来。

萌萌小心地摸摸自己的九连环,爹爹说过这个不能用力,用手指勾着玩就好,如果再坏了,就要把自己一箱子的礼物都分给娘亲,不,那个箱子是本郡主的,不可以给娘亲,她都有好多好多了。

苏夫人看萌萌这么小心翼翼,也觉得可怜,自己和傻宝还多少都有一些宝贝,可是萌萌因为人小怕累着她,平日里没给她戴多少珠玉,一般都给她攒着放在她的小箱子里,每天拿出来给她玩一会儿,玩腻了再收起来,玩坏的就给扔掉,导致如今萌萌身上都没有宝贝了。

苏夫人就把浮生拿过来的一个菜篮子给萌萌:“萌萌啊,以后你的宝贝就当这个里,跟你以前的檀木箱子一个道理。”

萌萌看看那个歪歪扭扭,左边高右边低的菜篮子,懵懵地看着漂亮祖母,好丑的篮子哦,跟本郡主的百宝箱根本没有可比性啊。

苏夫人尴尬,还是硬着头皮把萌萌的九连环放到了篮子里,再把篮子放到萌萌面前。

萌萌推了推篮子,嫌弃。

苏夫人就把包村长刚刚捧过来的,还有一串佛珠也给放进去,再推给萌萌。

萌萌推推,还是不要,亮闪闪的眼睛无辜而固执地看着大人。

浮生看的心都要化了,哎哟,这黑胖黑胖的小子感觉好萌啊。

浮生掏了半天,从腰后面掏出来一块白铁做的令牌,放到篮子里:“这是是我以前路上捡的,据说值上百倍这么大铁的价值,能给换好些好东西的,给你啊。”

萌萌看了看,又伸手戳了戳,高兴地发现没戳坏,也就瘪下去一丢丢,拿起来在桌上敲了敲,下面弯了,动手还能拧回来,拧回来也没断。

其他人:…再廉价低等的白铁都是经过七天七夜的黑铁淬炼的,十倍的黑铁强度相加也抵不了,你,你就这么拧来拧去玩真的好吗?

包村长突然一脑门冷汗,这家人好可怕,我以后还是远着点比较安全。

焦老头乐了:“乖徒孙,原来你是这样的徒孙,好,好,我认了,哈哈”

傻宝想起来什么,转头问村长:“我觉得你们村的人不好。”

包村长:“?”

“他们干活不专心,上午屋顶修一半,下午就不来了,我娘亲还打算把多余的肉给修屋顶的人晚上加餐,但是他们不来了,我父王说过,做事不专心是不能做大事的。”

承业帝的原话是:傻宝啊,你不能老缠着你相公啊,这样他做事就要分心,一分心就会不专心,不专心还能做什么大事呢?

而苏夫人的原话是:哎哟,这么多肉吃不完啊,放久了会不会坏啊,唉!要是那些修屋顶的下午也在就好了,他们就能帮我们吃了,不吃带回家加餐也能减轻我们的负担。

浮生和焦老头:…我怎么觉得傻宝这话哪里不对劲呢?苏夫人刚刚是真的说的吗?还是说我记错了?

萌萌继续拧令牌:本郡主什么都不知道,那些肉也不好吃,本郡主想喝牛奶,想吃肉糜粥。

包村长对于傻宝的话后半段没怎么上心,就听到前半段的意思是,本来今天他们这桌子肉是他们村修屋顶的人都有份的?说实话,这一桌子肉都够他们一个村的人解个馋了。

原来,肉肉曾经离他们这么近,可是,擦肩而过了。

于是,又吃了半个兔子的包村长沉默地回家了。

回家后,大夫人上来问:“宝柱大师可说了愿意带我家大明?”大明是村长大夫人的儿子的大夫人生的长子。

村长看了看三代下去都已经二十多口人的家,每个人脸上都有一种不健康的黄,那种黄叫做没肉吃,营养不足。

坐在主位上沉默许久的包村长说:“明天大明二明和小明去帮工,下午也不必回来。”

三个孩子,最大的也才十三四岁,玩心也重,一听被放假,愣了下,然后就喜上眉梢。

“这,”村长的二夫人忧愁,“不会耽误他们学棋么?”

村长严肃问:“一盘棋和一顿肉你选哪个?”

二夫人:“…必须肉!”

对于乡旮旯里的他们来说,这么辛苦练棋一方面因为骨子里的传承,另一方面不还是因为想通过学好棋,可以参加国赛走上仕途改变一家人命运么?可如今,出去的路都被封死了,国赛也没了希望,一盘棋真心比不上肉。

“他爷爷的意思是,”村长的三夫人说,“宝柱大师家有肉吃?”

包村长使劲回想七八说过的话,慢慢说:“好好干活,不分心地做大事,就有!”

于是,大明二明小明三小心里就有了这么一个信念,跟着宝柱大师有肉吃。

------题外话------

小剧场:

承业帝:女婿是做大事的,傻宝你不要任性。

白白:傻宝啊,驸马要做大事,偶尔你就自己玩一会儿啊。

二宝:姐姐,距离产生美,平时没事离姐夫远点。

苏倾钰:卧槽,老子说怎么宝宝老不见,就你们怂恿的,老子要跟你们翻脸!翻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