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零章 我是棋奥村民,我骄傲2/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现在对傻宝态度很好,再也不说她大小眼可怕什么的,那谁不是说过,有本事的人总会有点这样那样的缺陷吗?你看看,宝柱大师多天才,有点容貌缺陷可不是上天最公平的安排?

就连三岁的孩童现在也被家长教导地要好好跟黑胖黑胖的明明玩,但是至今没有小孩成功靠近过萌萌,不说别的,那只已经快比孩子们高的小金子就十分护主,因为以前感受过这些人对主人的恶意,所以就算他们现在态度变了,也不能打消小金子对这些人的戒备。

包村长郑重其事地将猪头捧到傻宝面前。

眼睛盯着蹄髈的傻宝:…为什么给我猪头?我不喜欢吃猪头,我喜欢红烧蹄膀。

“头,乃猪之生命思想源泉所在。”包村长一脸虔诚地说,“宝柱大师,你,值得拥有。”

浮生抽抽嘴角,为什么包村长这话让他会有一种被戴了高帽就得失去肉的错觉。

傻宝贝这个说辞给震了震,听起来好有道理的样子,她并不觉得这是恭维的话,觉得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赞美,因为以前有太多大臣,对她父王说过类似的话,那时候她父王就会面无表情地坦然接受,有时候还会微微点头来一句:吉祥话说的不错,赏。

然后转头再跟她说:傻宝啊,他们这是在赞美你父王呢,你父王可是一个伟大的君王。

你是傻宝也很严肃的点点头,很坦然的抱过了那只被剃了毛之后还是很黑的大猪头。

那俩人看着就跟在交接什么神圣的仪式似的,感觉那交接的并不是猪头,而是什么无上的宝物。搞的下面村民们都一愣一愣的,接着都感觉自己心底涌出来一种莫名骄傲,我们是棋奥村的人呢,换了别的村子,八百年估计也没见过这么多肉啊?

苏夫人看着傻宝这么备受尊崇,心里也是很骄傲的,她家乖宝,就是这么厉害,到哪都得被人捧着。

所以在傻宝抱着猪头过来的时候,苏夫人很欣慰的点点头。

一边的焦老头抱着萌萌也很吃力,倒不是因为萌萌重,而是因为萌萌嫌弃他的怀抱,总是挣扎个不停。甚至刚刚在路上,差点一脚丫子把焦老头给踹飞,幸亏焦老头的下盘够稳,立马挺住了。

傻宝看了看不舒服的萌萌,指了指小金子,跟焦老头说:“你把萌萌放到小金子背上吧。”感觉肩背日渐宽阔的小金子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坐骑。

“能行吗?”焦老头有点担忧,但还是按照傻宝说的把萌萌放了上去小金子背上。

小金子狮躯一震,感觉到自己被委以重任了,直把头抬得可高可高了,虽然被小主人抓住的那一把毛好疼好疼,但是这是对于自己长大的肯定,你让那只金毛鸟现在来给小主人坐一个试试?压不死它,哼哼,等再过两年,狮老大必然是头威风凛凛,大杀四方的英雄,嗯,到时候,头一件事就是把那只白毛修理一顿,让它现在看到本狮就撵着欺负!

不说小金子有多少抢戏的心理活动,反正今晚村民们打算玩通宵了。

他们的玩通宵,很简单,斗棋加围观。

会有专门的几斤肉是用来做奖品的,所以参加斗棋的人不少,围观的就抱着碗肉汤边喝边看棋。

这对于棋奥村民来说,已经是过年的待遇了,个个都是带笑的,包村长都喝着肉汤想哭,他这个村长不行啊,还不如刚来几天的傻宝呢。

傻宝跟萌萌在研究猪舌头,猪头是被熏烧过的,都是熟的,母女两个一边研究一边吃,猪脑子分给了浮生。

浮生问为啥不给猪头肉,傻宝说,据说吃啥补啥,你需要猪脑子补补。

浮生刚要怒,傻宝又加了一句:“补好了就能造最高最好的灯塔了。”

浮生到底没跟她再争辩,又抢了半个猪耳朵后,就抱着猪脑子蹲到一边去了,开玩笑,猪脑子可是猪在世时的灵魂载体,浮生大爷最近跟猪犯冲,吃了它的脑子才算吃了它好不好。

气氛正好的时候,突然就“轰隆隆”打起了雷,接着一道闪电劈了下来,众人眼睁睁看着那雷电劈在了村东头,然后就是火光冲天。

奇怪的,那道雷电劈完后,连雨都没下,大甲抬头看到,月亮都出来了,天空清朗,就跟刚刚打雷的不是这个天似的。

随后,村东头那边起了浓烟。

“那个位置,是不是那废弃的土地庙啊?”有一个人突然想起来,“幸亏前两天那个疯老头搬走了,不然可就完了。”

大家在唏嘘,只有焦老头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据说那疯老头在破庙里住了十几年,就这么突然搬出来,要说是一时兴起,也就哄哄这些善良的村民们了。

既然是破庙,大家就不上心了,继续喝汤下棋。

苏夫人:…真的不要去看看吗?不怕烧到别的地方吗?

就在这时,棋妙村的几十人从晒麦场正南边的那条大路上出现了。

王大头手里拿着水盆儿,还挺焦急的样子:“包老头,你们村遭难了啊?救火啊?”

“无妨,我们棋奥村不缺那点东西。”包村长相当有范地挥挥袖子,“大家继续吃肉,哎呀,王大头啊,麻烦你们了,不过今天我们村吃肉,就不留你们了。”

王大头以及其他棋妙村的人:…怎么办,好想打人啊。

王大头猛地一摔盆:“娘皮的玩意儿,你们怎么敢背着我们棋妙村吃肉!”

------题外话------

你们说,要不要让焦老头上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