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三章 大家一起抓猪啊2/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大头问傻宝这话的时候,浮生注意到那边包老头都是伸着耳朵听的。

傻宝也思考了一下这只猪是怎么抓住的,好像跟以前侍卫队他们抓出没多大差别,虽然好多时候他们都是直接用剑干掉猎物,但也有好多时候为了能让自己亲自动手射中到一头猪,会把猪赶到一个大坑里,然后把弓箭给自己,虽然这回的坑里面有很多水。

“就是挖好大一个坑,然后把猪赶进去就好啦。”傻宝轻飘飘的说。

“就这样?挖个坑就行?”王大头有点不敢相信,如果是这样,那他们以前为肉发愁的做法简直跟二傻子没两样。

傻宝点头:“就这样,但是大甲说过,如果想要更方便一些,还可以在坑里面放上一些削尖头的木桩,铁兽夹子。”

大甲的原话是这么和二乙他们商量的:“咱们公主这箭法还是不错的,坑里十几头猪,射上个几十箭,好歹也难伤到那么一头的屁股,但是,想要弄死一头,得太阳从东边滑到西边,为了节约时间,咱们还是在坑里面多放上一些荆棘铁夹子什么的吧,不然耽误了公主吃饭的时间就不好了。”

王大头听到傻宝后来的话,都给当成了什么抓猪绝技,心里一急,回头朝包老头喊:“大师仁慈,说了这么多的绝招,你有没有记下来!”

浮生:…这些我也知道啊,我知道这比她还多呢,你能不能来喊我大师啊?算了,这种出风头的事,像我这么低调的人还是不屑去做的。

包老头严肃得仿佛得到了什么上天的旨意,郑重其事的点头:“可以了,明天咱们就一块去抓猪,吃肉!”

“大师,你果然是大师,这样的无私,让我等惭愧啊。”有老人对着傻宝要跪下来感谢,“老头子。我自从十几年前就为了省肉给孙子们吃,自己再也不碰肉,本以为这辈子再也吃不到肉了,没想到临老还能在吃上,大师,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什么都别说了,往后你有啥事儿尽管说一声,然后就是不让老头子我再碰棋,老头子我也认了!”

傻宝,别的不知道,就听到他说以后再也不碰棋,这就让她觉得很高兴,因为她觉得棋真的是一个太无聊的东西,于是就正儿八经地点头:“嗯,你有这样的觉悟是很好的。”那个“听话的才是好孩子”的上位者形象,让在场的村民们都怔了怔,大师不愧是大师,果然高人范。

苏夫人嘴角一抽,她敢拿萌萌的磨牙棒发誓,傻宝压根就没听全人家说的什么。

其他村民回过神来,又觉得大师实在,虽然棋国的国风就是宁可食无肉,不可不下棋,但是,能真正说出这话的人绝对是不缺肉吃的人。对于棋奥村庄的村民们来说,棋,很重要,肉,同样重要,尽管心里或许会有那么点更爱肉想法,但是都会被周围的环境给压下来,但是如今突然有人,还是个大师,正儿八经的说肉重要,于是那个肉和棋本来还是平衡的天平,就毫不犹豫的倒下了肉的那一边。

于是第二天合伙抓猪的消息不过半个时辰传遍了四个村子,所有人都睡不好,大多数人是在兴奋,明天真的会有肉吃吗?我们真的可以不下棋而去抓猪吗?我们可以去那个从来没去过的林子吗?

但是也有人睡不着是因为觉得世风日下,竟然不知道钻研棋艺,反而为了谁也没真正试过的抓猪法子跑到那个林子里去,这简直在浪费人生。

这样的人,比如村东头唯二没去参加分肉大会的王举人,因为他不缺肉吃,只要他撒撒娇,隔壁土财主家的傻大姐就会给他送来足够的肉。

另一家则是村里唯一的地主家,任家,他们家今天也没去分肉,因为他们心虚,家里地窖里藏着的那辆,一碰就能瞬间形成保护膜,化身如同黑皮马车,即使从千百米高山崖摔下都没摔碎一角的马车,人家真主找来了,而且还是如今村里人人推崇的宝柱大师。

大师是什么级别,在有些等级格外森严的地方,大师的一句话都是可以决定一个家族存亡的,更别说他们家这样的一个乡下土财主家了。

所以他们家现在是能不出现在村里就不出现,就连收租子都是让家里下人去的。

其实他们完全多想了,只要不把马车拿出来,可能傻宝都不记得他们一家了。

第二天,四个村子都聚在了棋奥村,商量到最后,每个村给出二十个壮劳力,其他的就当走亲戚留在村里唠嗑下棋。

八十个棋奥村民们眼里的壮劳力,其实比起傻宝接触过的人,都是没有比头,没进过军营,连种田都不认真种的壮劳力,身子骨单薄得甚至跟可以叫奶油小生的浮生都不怎么比得过。

比较囧的是,包老头带着八十个壮劳力跑到傻宝家门口时,傻宝家的大门还是紧闭的,趁早起来收拾夜香浇菜的浮生,迈着屁股拖着一车马桶路过时,摇摇头,说:“你们难道不知道,你们的宝柱大师不到太阳升起绝对不会起的吗?”

众人摇头,不知道,我们只知道大师都是起早贪黑练习才成为大师的,难道这位宝柱大师已经成神,不用练习也能当大师?

众人心里埋怨,但还是不敢吵到大师,默默地坐在地上,两两对坐,拿树枝画出来棋盘,戳坑充当棋子,分秒必争地进行晨练。

浮生没意思地拉着夜香走了。

傻宝起来的时候,果然已经太阳普照大地了,苏夫人看到门口这架势还吓了一跳,傻宝就淡定了,这才几个人,当年跟着父王视察科举,上千考子都这么坐着苦思冥想呢。

傻宝招呼小金子一块去林子里抓猪,后面浩浩荡荡跟着八十个汉子。

苏夫人觉得,为什么又有一种傻宝带着侍卫队出去打猎感觉呢?

到了小林子里,傻宝毫不客气地让人这里挖个坑,那里挖个坑,每个都有两米多深,挖完了,下面的人爬都爬不上来。

“小金子,回家吃饭。”傻宝一看都过了饭点了,就喊着猎回来几只狍子的小金子回家。

其他人:…你就这么走了?走了?

“大师,这坑就这么放着了?猪呢?”包村长试探地问。

傻宝郁闷,她又不是猪,怎么知道猪在哪?昨天是他们要挖坑抓猪的,现在自己领着挖了坑,难道还要管猪?那要他们干什么?

“猪的事,你们自己解决,不要什么都问我,我很忙的。”傻宝理直气壮。

包老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等傻宝真跑没影了,一个大汉问包村长:“这,村长啊,我们被耍了吧?这坑,就这样了?”

“不然呢?你还要把它填起来不成?回家!把昨天还剩的猪骨头分了熬汤!”包村长发威还是吓人的,大家只能捏着鼻子认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