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八章 重逢/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谓的宝藏,傻宝觉得应该在一个地下宫殿或者某个神秘山洞,不过最后,哑巴带她到的地方是棵挂着马蜂窝的大树底下,就那种枝桠自由生长,长的张牙舞爪,一看就是多少年没人修理过的那种。

傻宝盯着那个快有柳编篓子大马蜂窝,就想知道一件事。

“这个马蜂窝能掏出来二斤密吗?”如果这也算宝藏的话,傻宝觉得,“这蜂是那种一吃包治百病,吃了还想吃的吗?”

哑巴搂着大树准备拔树的动作顿了顿,一头黑线,三下五除二地把那棵树拔下来扔到一边。

傻宝发现那个大马蜂窝竟然没有蜜蜂飞出来,跑过去踢了踢马蜂窝,那马蜂窝滚了开去,还是没有马蜂,而且那个马蜂窝还破了,破了!

上手一摸,嗯?竟然是个假货,纸糊的。

傻宝感觉自己被大自然骗了,怎么能连一棵树都是纸糊的呢?

哑巴跑过来,挥手挥脚让傻宝跟着他。

傻宝一本正经地叹口气:“难怪浮生总说,往后的世界有可能都看不到一颗真的自然的树了。”

哑巴嘴角一抽,拿出拇指长的火折子在洞口探了探,火折子很快灭了,但是是自然的因为太短而熄灭的,证明里面没毒气也没什么鬼,就带头从大树根底下露出来的洞钻了进去。

傻宝摇摇头,从袖子里摸出来一颗很小的夜明珠,这是她一根簪子坏了后掉下来的。

果然,她刚到洞口就听到里头有人“扑通”栽倒的声音。

傻宝悠哉地拿着珠子照着,慢慢下去,一副“你太天真了”的表情看哑巴。

大马趴才爬起来的哑巴:…卧槽,我也是头一次来这里好不好。

下面泥土地走了十几米后就有一道门,门上一个棋盘。

哑巴抓耳挠腮地摆了几回,每动一颗棋子,头上那把闸刀就往下落一截。

傻宝一直在观察这个机关的形成制作原理。

最后在闸刀离他们头顶一寸时,随手把哑巴要往左移三格的棋子拉了一把,落在了第二格。

那把闸刀突然收回去,那扇木门也轰然打开,面前一条青石板路通往深处看不见的地方,墙上两边还有不会灭的火把照明。

哑巴捂着胸口,直愣愣盯了傻宝一会儿,傻宝大小眼和他对视。

哑巴愤然转头往地道里面跑了。

第二道门是一个九宫格游戏,哑巴看傻宝,傻宝二话不说填了一个零,二道门开了,里面是白银铺的路,两边的灯盏也换成了银。

哑巴木然地往前走,然后走上了金子铺的路,白玉铺的路,最后踏上黑曜石铺的路。

在最尽头,有十三道门,每个门上装了一盘棋,同事贴了一个个标签,比如“金”“银”“玉”“铜”“铁”“炸药”“水泥”“锂电池”“原子弹研究中”“钻石”“衣食”“住行”只有最后一个们,上书“不可开,有毒”

哑巴打开了其中的金门,一开门就被里面喷涌而出的金子淹没。

等他好不容易挣扎出来,却看到傻宝已经开了最后一扇门,原因没别的,因为那个门上的牌子是紫色的钻石造的,傻宝觉得石头好看,跟她相公最配。

哑巴想大喊不要开,可是傻宝已经进去了。

哑巴想追进去,却被大门弹了回来,上面的门牌没了,结果大门变成了透明的。

哑巴目瞪口呆地看着里面的傻宝轻轻松松解开里面唯一一个平台上放着的九连环,然后整个山洞都开始晃动,可以听到地道外面山体在崩塌重组,可是这条地道却是完好无损。

棋奥村。

那座月前才动过的大山,突然又开始晃动,整个村长的人都在奔走喊叫。

苏夫人感觉大地在震动,脑子一片空白,倒是旁边一直盯着萌萌手里食物的小哑巴突然像小豹子似的跳起来,抱着萌萌就跑出了屋子。

抱起的一瞬间还晃了晃,差点摔倒。

苏夫人微博紧跟着出来,心里隐隐知道是傻宝那边做了什么,心里一时没有什么想法,因为在离开黄泉林时就觉得是多活的,宗兆帝他们那么狠心地要弄死她们,无非两样,一个是搞死苏家,一个就是逼反苏家,那位帝王一生庸庸碌碌,却在临老下了一盘最大最危险的棋。

苏夫人这一刻,突然万分思念她家老男人,这么久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如果知道她们去了黄泉林还能坚持找她们吗?又会不会做出什么蠢事呢?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周边几个村子无一幸免,好多人家的茅草屋已经毁了。

“老天这是要亡了我们啊!”有个老人跪地哭号,“封闭了我们的出村之路不够,还要我们的命,老天爷,你饶了我们吧。”

苏夫人也随着人流跑到了村里的晒麦场,浮生也很慌张:“卧槽,老天你太会玩了,特么还想我这么快死第三回啊!”

焦老头凝眉:“格老子的,我的水泥研究出来还没来得及试用呢!”

就在众人慌乱无张时,疯老头突然一身红色道服地出现晒麦场的打谷石磨上,双手高举,念念有词。

众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都是心神一定,就连浮生这一刻都摸摸头:“感情这疯老头还真有两把刷子。”

焦老头皱眉,默默走到疯老头背后,不动声色地一巴掌抵上了疯老头的后背,低声说:“最后的风家人,可别撑不住啊,这场过去,我请你喝酒啊。”

疯老头明显精神一震,眼里含着怜悯众生的微笑,低声回:“孙子,可算晓得来孝顺爷爷了。”说完就将手心划破,握住一把柳木剑开始在半空中画出一道道看不懂的符画。

苏夫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他每画出一道,天空就明朗一分,地动也减轻一分。

一直狂躁不安的小金子小袋子也慢慢安稳下来。

不知道从哪里飘过来的云汐,飘到疯老头脚下:“我是被诅咒之人,如果需要祭奠,不用跟我客气。”

浮生突然觉得自己这个不合格的奴婢其实长的也真心不错。

黄泉林边上。

姚狗蛋已经瘦了一大圈,看着都给挖出来石头的湖底,疲惫而无奈地跟那位随意坐着都让人不敢直视的年轻帝王跪地求饶:“陛下,已经到底了。”

苏倾钰指间捏着一枚精致的水晶桃花,细细打磨着,本来桃花刚来那会儿说好要给他家宝宝亲手打造一套水晶桃花首饰的,可是现在桃花落尽,桃子都要长出来了,他还在打磨第一片花瓣。

仿佛没听到面前人的话,他只是在专心打磨着,还在思考为什么自己会没有时间打磨东西,为什么没有时间陪在宝宝身边,让她现在下落不明。

啊,是了,因为这样那样的琐事啊,什么奏折,什么邦交,什么兵权,什么国家大事,真的是,好讨厌啊,还有这些人,不过让他们给他找人,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借口不想继续,什么?累死了几百人?跟孤有什么关系?当初把宝宝她们逼近黄泉林的不就是他们吗?那么让他们不吃不喝给孤找人有错吗?

“陛下,当初,当初那批人如今已经不剩几人了,您,您开恩呐!”姚狗蛋眼里全是红血丝。

苏倾钰只是不说话,整个人如同蒙了更厚的一层冰,姚狗蛋便不敢再多话。

坐在苏倾钰旁边的二宝,脸色也是苍白,虽然也在担心姐姐,但看着底下已经几百米下去的坑洞,暗暗心惊,他绝对,看着这个洞其实就像看着他如今已经贵为帝王的姐夫。

这些天,他是亲眼看着他姐夫能连续三天三夜不睡不吃不喝地雕一片花瓣,能目色淡淡地把一把刀捅进反抗他不肯继续挖下去的人。对于那些曾经参与逼迫的人更是残忍,虽然同时还有西罗其他军队跟大贺带来的人一块挖坑,但是,其他人可以轮流吃饭睡觉休息,只有那几百人,不准吃不准喝,反抗只能死的更快,最后被生生磋磨死。

二宝觉得,越是曾经多情的人,绝情起来越让人惊心。

“姐夫,可能姐姐她们也不在…”二宝也心累了,他觉得这个林子都这样了,挖不出什么,就算黄泉林毁了,他姐姐也好好的,那也肯定不会是那种被埋在地底下的好好的,他们其实可以去别的地方找找看。

然而,挖黄泉林似乎已经成了苏倾钰的执念和支撑他不倒下的信念了。

苏倾钰的刀顿了顿,凉凉的声音响起:“来人,送大贺太子殿下回去,西罗,不欢迎他们。”

二宝手心颤了颤:“姐夫。”

姚狗蛋只能硬着头皮请人走,被陪着二宝来的犇犇狠狠瞪了一眼。

姚狗蛋:…我家陛下发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二宝说:“姐夫,我刚刚失言了。”开玩笑,被赶走了以后该怎么继续找姐姐?

苏倾钰微微抬头,墨色的眸子看不到一丝烟火气:“我答应过她,哪怕有一天全世界都抛弃她了,还会有一个我一直在寻找她,直到找到她为止。”

二宝突然想哭,也不再阻拦了。

“好歹吃点东西吧。”二宝心软了,“你这样,会丑的,我姐姐,总归喜欢漂亮的东西。”

苏倾钰似乎考虑了一下,才放下手里的东西,接过二宝亲自递来的一碗粥。

就在苏倾钰拿起勺子时,突然底下传出了喧嚣。

苏倾钰的冰脸突然裂开,扔了碗,想也不想地就要往下跳,二宝一把抓住,多天没好好吃喝的苏倾钰也确实身体虚弱了很多,被二宝一扯,就跪到了那个坑的边缘。

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牙齿都在抖动,死死瞪着下面。

可算,在底下石头翻滚间,许多人被掩盖,被砸伤的血迹斑斑里,大地母亲格外开恩,把他的宝宝终于送出来了。

他那个黑的发亮,大小眼都可以把人看化的宝宝啊。

苏倾钰突然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傻宝蒙蒙的,坐在一堆乱石里,周围好多人,又从石头里把拉出来好多人,然后抬头,就看到她日思夜想,心心念念的貌美如花的相公了,今天的太阳不大好,但是她还是可以在隔了这么远认出来她的阿钰。

“阿钰—”傻宝兴奋地挥手大喊,“我就知道你会找到我的。”

声音在石头坑里来回撞击,差点震破人的耳膜。

苏倾钰想笑,眼泪却一直往下掉,好半天才扯着嗓子喊:“宝宝,欢迎回家——”

二宝一时忘了反应。

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姐姐就跟突然从地里长出来似的,这个应该不算是他姐夫挖出来的吧?

二宝突然对老天多了一层敬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