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六章 谁在欺负人/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宝从地底下被抱上来时,问苏倾钰:“我们还没拿到石头呢,哑巴说有好多石头可以拿的。”

苏倾钰一边把那棵假假的树又给安装回去,一边说:“嗯,回头再来拿,里面东西太多了,我们拿不动。”

其实,他是猜测可能那个宝藏的所有房间都是在被破坏后,会开启自动毁灭模式,这回要不是哑巴看透危险,把门封了起来,说不定那些乱石爆炸就连着他们一块砸死了。苏倾钰觉得,这么危险的宝藏他才不稀罕。

苏倾钰还没发现,慢慢地,财富权势什么的,对他的吸引力已经快没了,连最起码的心动和随大流式的感叹羡慕都没了。当初看着傻宝各种奢侈时还会觉得肉疼,现在就感觉千金散尽还复来,人生得意须尽欢。

主要吧,哪样他都拥有过,就是现在其实也不缺,所以不稀罕。

你问他你就这么任性不打算回去了,西罗怎么办?哈哈,他会告诉你,爷就从来没真心实意想管过它,好不容易现在把西罗那个摊子阴差阳错扔出去了,欢呼还来不及。

之前接下那个烂摊子八成原因就是为了方便找到家人,还有两成就是为了报复程家。

现在媳妇闺女还有老娘找到了,老头子糙爷们爱咋咋地,感觉人生失去的又都回来了,圆满了,就算以后就在这个四面环山的林子里过都满足了。

傻宝蹲下来跟苏倾钰一块埋那棵假假的树,有点郁闷地说:“哑巴说,宝藏富可敌国的,还有我喜欢的石头,我本来就想把它送给阿钰的,阿钰就可以富可敌国,这样以后,谁都不能欺负你了,我不在,也不能欺负。”

苏倾钰堆土的手慢了下来,顿了会儿闷闷说:“你不要石头了啊?你不是最喜欢那些亮闪闪的石头吗?”

“我喜欢啊,但我更喜欢阿钰送给我的。”傻宝指指自己被摔掉一半珠子的花钗,“阿钰做的最好看。”

苏倾钰瞄了眼她头上那个五彩斑斓的孔雀花钗,是他做出来的第一件饰品,其实自己都觉得好丑,但是她却一直戴着,觉得好看,再看看她脖子上的玉锁,手上的镯子,都是他跟那个爱仿冒的假和尚学者做的。

苏倾钰站起来,使劲踩踩树根的土,差点把假树给踩倒:“哪里好看了,一点都不好看,你是要逼着我成为一代工匠大师吗?宝宝你变坏了哦。”

可不是变坏了,就算现在送给他金山玉山的,回头她要自己还不是心甘情愿拿出来?还得多搭上个手工,苏倾钰算起来,觉得自己没赚什么。

傻宝眨巴眼睛蹲在那,捧着脸,笑。

苏倾钰就没脾气了,蹲到她面前,下巴磕在膝盖上,手指去抠傻宝鞋面上摇摇欲坠的一朵玉的玉兰花:“那行吧,以后我给你做很多好看的,不要这个玉兰花,丑死了,我给你做牡丹花的。”

傻宝想了想,牡丹花艳艳的,玉兰花素净,的确不显眼不好看,点头:“我也喜欢牡丹花。”

苏倾钰就满意地跟着笑得你好我好大家好:“宝宝,我跟你说,我不要富可敌国,也不要天下无敌,我只要你好好的在我身边,我们所有人都好好的,不然就都算欺负我了,尤其你啊,这回就是你最欺负我。”

“我没有欺负你啊。”

“有,就是你欺负我。”

“没有!”

“就是有!”

“我真的没有。”

“有,就是有,所有人都欺负我。”苏倾钰委屈得鼻子一耸一耸的,“以前我不管去哪,我不让你跟你都要一块跟的,我晚上不回家你都要不睡觉地等我,你去哪也都要带着我的,看到坏人就帮我打跑了,可是自从上次回了大贺,我去哪你都不管了,你去哪也不都告诉我,我不回家你也照样吃好喝好玩好,我都怀疑你不爱我了。”

傻宝为难了:“可是父王母后他们,还有白白落落也说,你要做大事,我不能粘着你,不然你会不高兴的,我要学萌萌一样懂事。”

苏倾钰怒,我就知道是大贺那边有人说闲话了,什么我要做大事,他们就是嫉妒宝宝跟我最亲,上回在饭桌上,非让宝宝做选择时,宝宝那么维护我,他们就开始记恨我了,想把宝宝再抢回去,嗯,就是这样的,太阴险了,太阴险了,宝宝是我媳妇,要跟我过一辈子的,他们太过分了,太不友好了,我以后再也不要跟他们客气了,最好不来往了,哼,刚刚在那边就应该直接把二宝撵走,大贺简直就是祸害!

承业帝:完犊子的,孤特么这是为了谁?你以为孤教给自己闺女这么委屈的理论容易么?你要不是对大贺有恩,不是惊才绝艳,不是对孤的傻宝好到孤都嫉妒不起来,你自己去看看其他驸马过的什么日子,孤可有说过公主半句,你个不识好歹的混账!

苏倾钰开始各种阴谋论,脸色很精彩,傻宝还以为他不信,强调说:“我母后还说了,要是你以后做了我不高兴的事,我就回大贺,我说你不做我不高兴的事,犇犇说,以后你做了大事,肯定会做我不高兴的事,比如什么找别的丑女人再做更大的事,我说你不喜欢丑女人,他不信。”

苏倾钰差点跳脚,抬头,瞪眼:“那头笨牛诽谤我,你竟然信了,嗷嗷,宝宝,你果然不爱我了。”

傻宝赶紧摇头,花钗上的珠子又掉了几颗,舍不得地去捡,说:“我没信,我说要找你对质,但白白说,这些话不用告诉你,因为我长大了,要学会用大人思维考虑,所谓大人,白白说,就是说话说三分,不要一直粘着人,我说我没粘着你,他说如果我能做到不天天让你十二个时辰陪着我十个时辰他就信,如果我能做到不把他们跟我说的话告诉你他就信。”傻宝越说越不高兴,捡起来珠子又扔掉,“我果然没做到,我告诉你了,你不能再说我欺负你了。”生完气又要去捡珠子。

已经不知道谁欺负谁了。

苏倾钰心头涨涨地,抓着她的手,不让她去捡:“呐,我不说你欺负我了,还有啊,你要记住了,我不会骗你的,以前我说过的,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找到你的,你看,我没骗你吧,嗯,那你今天再记住一样啊,我不喜欢做什么大事的,这样你就不要想你父王他们说的话了。”

傻宝皱眉思考了一下,好像父王他们说的的确是建立在她相公要做大事的前提下,如果她相公不做大事,好像真的什么都不要记了。

发现不要记那么多话,可以有更多脑空间去记什么好玩什么好吃的傻宝,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开花了。

看到傻宝一副扔下包袱的轻松感,苏倾钰心里发涩,特么谁以前说他媳妇没心没肺的?那小脑袋里不知道装着多少东西呢。

“以后谁再跟你说一些非让你记住的话,嗯,当然除了我的,你都要告诉我,我会告诉你要不要记,不然你看,你每天那么忙,还要记那么多东西多累啊。”苏倾钰说这话一点都不脸红,傻宝忙什么?忙吃忙喝忙闯祸还差不多。

傻宝大小眼地眯了眯,高兴地点头:“好啊,阿钰最好了。”

苏倾钰笑的更灿烂了:“嗯,我最好了,这些珠子都不要了,我给你做新的,做更好看的。”

“嗯。”傻宝从来不会太纠结,听说还有新的就不稀罕那些坏了的了。

夫妻两个就笑的一样二傻地手拉手,双双把家还了。

最奇葩的,这夫妻两个就真的谁都不好奇不纠结,为什么那个石洞为什么那么神奇,到底是谁留下来的。

创造出来宝藏的前人:虽然我也没想过得到宝藏的人心里会有多少感激,毕竟这么大笔财富,光激动都得激动不过来,但是,你也不能一点不对我产生敬畏和赞美吧。

------题外话------

二更半小时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