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八章 不正常的村子/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林子时,傻宝不高兴了,不肯走了。

苏倾钰傻眼,说好的带他去找闺女跟娘亲的呢?现在怎么突然闹脾气了?

“宝宝啊,怎么了?说好的闺女想我呢?”

傻宝说:“茅草屋不见了。”

“?”苏倾钰一头雾水,抬头往四周看去,青草,野花,泥土香,挺好的一幅乡村图。

除了,没看到傻宝说的下面泥胚,上面木头的茅草屋。

虽然听着那也不能单纯叫茅草屋了。

“宝宝啊,你是不是记错路啦?”苏倾钰心里也有点没底,刚刚林子那么大,万一他家宝宝玩的忘了路呢?毕竟刚刚她还说什么小林子的瓜跑到了大林子里。

傻宝说:“没有啊,刚刚还看到歪脖子树了。”

苏倾钰又在周围跑了一圈,就看到一块好几亩的菜地,还有几个真正的下头半土半草,上头全草的茅草屋。

如果真的要找什么木头的东西,那就只有那边的一摊子废墟。

废墟正中间蜿蜒出了一道很粗的缝隙,直接蜿蜒到林子里去了。

苏倾钰想,这要真的是这个屋子,那么他只能说,上天太会开玩笑了,就这么恰巧地在这个泥土胚子木头房梁屋子底下裂缝,而其他的破烂茅草屋子却一点事都没有。

就在苏倾钰打算在往远点地方看看时,眼前一个灰色影子一闪,紧接着,左边裤腿一紧,一个蓬头垢面的褴褛老头就死死抱着他的大腿。

“孙子,你终于来啦,爷爷等你等的花都谢啦。”

苏倾钰嘴角一抽,不好意思,以前的话还说不好会有什么反应,可是过去的一个多月,爷的心肠已经硬的自己都害怕了。

于是,苏倾钰二话不说,右脚一抬就轻轻巧巧地把人踹飞了。

疯老头落地,懵了,纵横棋奥村几十年,还真没碰到过这么直接的人,真特么,特么太帅了。

“爷爷,你是我爷爷。”疯老头就立马爬过来,“我是你孙子啊喂!”

苏倾钰牙齿一直在磕,就算早就知道棋奥村会有点与众不同,却不料与众不同成了这样。

苏倾钰轻巧地提起了脚,疯老头爬的动作一顿,果然的转头爬起来跑到傻宝跟前去了。

“大孙女啊,爷爷被人欺负啦,你要护着爷爷啊。”

苏倾钰一个眼风扫过去,疯老头刚要拉傻宝袖子的手就顿住了,默默地一屁股坐地上装可怜去了。

苏倾钰问:“宝宝,他谁啊?”

傻宝说:“疯老头啊,专注当人爷爷一百年的。”

苏倾钰:…我觉得他就是欠揍,你看,我刚刚揍了他一顿,他就叫我爷爷了。

“倾,倾儿?”很远的,苏夫人试探的声音传过来,不大,风一吹就散。

但苏倾钰听到了,眼圈一红,立马高冷大爷化身乖宝宝,扭头就冲着他娘去了:“娘啊啊啊”

疯老头:…我爷爷是个两面人。

苏夫人被儿子搂住的时候,脱口就问:“儿子你也被扔进黄泉林啦?你爹呢?是不是跟你一块啊?”

刚要继续嚎的苏倾钰,声音突然被人掐死。

娘啊,我才是你滴滴亲亲,怀胎十月的儿子啊喂,那个老男人哪里好了?一见面,三句两句里问了他,哼哼,果然失踪的好。

“啊啊”萌萌骑在苏夫人旁边的小金子身上,一抬头,就看到她快要忘记模样的爹爹了,还是那么倾国倾城,紫衣飘飘,犯傻起来的眼睛还是那么流光溢彩,浅浅的被阳光一照就把周围一切衬得黯淡无光,嗯,尤其是我那大小眼的丑娘。

苏倾钰一转头,看到他越发黑胖黑胖的,更加像土财主家大儿子的闺女,正在严肃地挥舞小手“啊啊”喊自己,明显是记得自己,那个心肝哟都快化了。

一把抱起闺女,苏倾钰就一口亲在了闺女脸上:“爹爹的宝贝萌萌哟,想死爹了。”

萌萌难得的不严肃了,胖胖的胳膊搂着美美的爹,看了又看,感觉自己眼睛被洗了一遍,满意地点头:“爹,爹。”

苏倾钰立马又啃了两口,还给抱着抛高高。

萌萌鼓着脸,嗯,果然是本郡主的爹,还是这么不讲究卫生。

“啊啊”又有一个小孩叫唤。

苏倾钰一愣,感觉自己小腿被人攻击了,低头一看,一个张牙舞爪脏兮兮的小孩在打自己的腿,大概是要自己把萌萌放下来。

问题是,这是他闺女,他抱闺女需要经过这么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臭小子?

苏倾钰往后闪了闪:“哟哟,这谁家的啊,话都不会说,就敢来指使爷?爷抱自个闺女关你一毛钱的事?”

小哑巴恶狠狠地瞪,然后又对着萌萌“啊啊”叫,萌萌理都不理他,有空多抱抱美美的爹呢,你谁啊,那么丑,还妄图跟我爹比?

苏倾钰满意地笑了,小哑巴一跺脚,转头就跑了。

“他谁啊?”苏倾钰觉得这小孩脾气挺大。

傻宝跟苏倾钰说:“小哑巴啊,最喜欢吃馍馍。”

“?”苏倾钰默了默,“他就是那个要给我们当儿子的小哑巴?”

苏夫人奇怪:“什么当儿子?”难道儿子这么年轻就不行了?需要去上别人家儿子?

浮生一看到苏夫人表情,竟然秒懂了,然后就用不可说的目光扫了扫这个唇红齿白,不得不说,这个萌萌的爹,的确是他这辈子男女从没见过这么绝色的人物,别的不说,就这脸,的确值得傻宝惦记,哪怕要超越当前生产力,都必须造灯塔。

问题是,灯塔还没造好呢,他怎么就来了?

苏倾钰被浮生“调戏”的目光看的皱眉,扫了一眼,没爷高没爷帅,目测还没爷有钱,得了,没威胁。

“他又是谁?”苏倾钰问傻宝,因为他一直觉得傻宝对于一种事物的概括向来直白精准。

傻宝想了想,说:“他是浮生,一个倒夜香的,蹭饭的。”前面一个是村里人的概括,后面一个是苏夫人的概括。

苏倾钰就笑了,笑的相当预约:“就是那个倒夜香的,蹭饭的,还追求比女人更精致生活的,浮生啊。”

浮生:…我为什么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碾压感?是错觉吗?说实话,要不是我已经打算去爱云汐或者傻宝,我可能,都会对这个比我高比我美出几条街的男人。

苏倾钰从浮生眼神瞬间想到了南宫邢,然后就是“特么我想把你当对手,结果你迷恋的竟然是我”的诡异感觉。

“还有一个师父呢?”苏倾钰很好奇,傻宝嘴里的师父,这天底下有勇气做傻宝师父的应该不多。

苏夫人是晓得儿子脑回路的,就笑着说:“那是你师父,焦师父啊。”

苏倾钰差点摔了闺女:“啥?我师父?那个吃兔子从来不吐骨头,吃兔子还从来不去抓的变态师父?”

苏夫人嘴角一抽:“好像,他是吃兔子不吐骨头,也从来没看到他去抓兔子。”

苏倾钰不出声地把萌萌放回小金子背上,拍拍手,理理衣服,卷起来袖子:“来,告诉我,那个变态去哪了,上回跑路前,不仅卷走了厨房里唯一的一只兔子,还把我骗进了狼窝,说他在那里等我,要不是我命大,我压根下不了山,老天有眼,还让我今天有机会报仇了,不把他塞进狼窝,我三个月不吃兔子!”

苏夫人竟无言以对。

浮生:“…我突然知道为什么刚刚焦老头突然就跑路了。”

苏倾钰恶狠狠笑:“往哪个方向了?”

浮生干笑,美人是不错,但是焦老头也打交道好几年,不好出卖:“我觉得,当务之急,其实应该修房子。”

苏倾钰顿了顿,师父的确不如房子重要。

白衣飘飘的云汐突然飘过来,痴痴地盯着苏倾钰:“我的一生,最美好的时光,就是遇见你,感谢你,让我找到了活下去的意义。”然后就回头对着浮生说,“爷,对不住了,往后云汐不能再服侍您了,云汐喜欢上了这位公子…”

苏倾钰揉揉头,都快要被逼疯了,特么一辈子的奇葩都在今天被他遇全了。

傻宝只听到云汐说喜欢苏倾钰,这个不可以,所以就拉着苏倾钰打断云汐:“阿钰是我的,你不准喜欢,不然,打你。”

云汐一愣,然后捂着胸口,倒退着飘远:“不,你骗我,不,你这么丑,而他那样高洁。”

苏倾钰冷脸:“你才丑,你全家你最丑!”

浮生:…美人有毒。

云汐大受打击,梨花带雨地转头飘远:“爷,云汐下辈子再伺候您了!”

浮生捂头:“造孽啊,我特么当初为什么脑残要收她啊喂!”

看着浮生崩溃地追着云汐远去,苏倾钰才想捂头,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个村子不能呆了,不然肯定会教坏媳妇跟闺女的。

------题外话------

下章世子要捍卫自己的正夫地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