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一章 棋国好穷啊/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棋奥村又可以出去了,村民们头一件事就是去镇子上溜达一圈,然后回来就开始侃大山,说镇上又多了什么摊位,什么新奇玩意,好玩的不得了,谁家的酒楼打折了,出的新菜品味道多好多好,哪家胭脂铺又添了什么神仙水,一抹脸上,立马年轻十几岁,皱纹黄斑什么的全都消失了。

一个个说的好不热闹,就跟真的看过吃过摸过似的。

傻宝听了当然心动,就问天天来刷存在感的大宝那些人说的是不是真的。

大宝也才十三四岁,也是爱玩的时候,听他爷爷的话每天都来献殷勤,争取那天被大师指点一二,其实都没时间跟着大人出去玩,不过这不耽误他对镇上富裕的推崇和向往。

本来之前他们兄弟三个都一块要来的,不过另外两个小的坚持不下来,没两天就不来了,只有他一直怕被爷爷揍,风雨无阻地过来,过来了其实傻宝家也没什么要他干的,最多就是扫地擦桌子,偶尔帮忙给萌萌捡东西。

比较让他上心的是,他也没在宝柱大师家看到棋盘之类的,所以偶尔阴谋论,是不是宝柱大师藏着不肯教自己,都晚上偷偷研究的,就为这,他还真大晚上躲过墙角偷看,可是没看到宝柱大师下棋,反而被宝柱大师那漂亮大夫君,半裸着上半身撩开帐子,甩手一个枕头差点砸扁了鼻子。

不要问他为什么软软的枕头能差点把他鼻子砸扁,因为他也不知道,从那以后他就再没敢来偷看过。

这会儿大宝一边给傻宝家扫院子一边眉飞色舞地说:“当然好玩了,一条大街都看不到头的,高高的酒楼,小二都穿着细棉的,胭脂铺子隔了大老远都能闻到花香味,卖肉包子的老板可胖可胖了,他家儿子还有知了响玩呢,吃起来糖球儿一口一个的,还有最南头的菜市场,每天都会杀两头猪,肉可肥可肥了。”大宝说着哈喇子都要下来了。

看的一边正吃着羊奶果子的萌萌一愣一愣的,傻宝完全感觉不到哪里值得流口水,不过觉得大宝一直很老实,不会乱讲话,所以他说的那些东西可能真的很好。

小金子舔爪子,回味刚刚吃的那只野鸭子。小袋子啄着羽毛想要变得更美丽。小皮子啃着酸酸的早桃,闪着小眼睛看大宝扫院子扫一半不动了。小狐狸四肢摊开躺在院子里晒太阳,隔壁家的鸡太肥了,还是那个浮生家的小青菜味道好。

实验用生石灰替代柴禾做饭而把碗烫碎了,还把手差点烫坏的苏倾钰跳着脚跑出来:“宝宝,宝宝,我们还是老实去买锅吧。”

傻宝点头:“好啊,我还要去买胭脂肉包子。”

苏倾钰立马把萌萌从小椅子上抱起来,牵着傻宝就往外走。

小金子张张嘴打个哈欠挪到门口趴那睡觉了。

小袋子挥挥翅膀跟着一块飞走了,小皮子把萌萌刚刚扔了一地的玩具一件件捡起来放到屋子里去,小狐狸仍旧躺尸那晒太阳。

大宝眼睁睁看着这一家三口说出去玩就出去玩了,根本就不要商量到底准备买什么,也不要计划一下什么时候动身,带多少钱,带哪个孩子出去玩,就跟去趟菜地似的。

大宝活到这么大,头一次感受到来自现实的赤裸裸打击,慢慢地,自己也弄不懂的,盯着那个黑胖黑胖坐在爹爹肩膀上的严肃脸萌萌,眼圈红了,同样都是当人儿子的,为什么不记得自己爹娘这么土豪范地带自己上街呢?

大宝扔了扫把就泪奔着回家了,再也不要来了,感觉自己要被酸水泡死了。

小金子甩甩尾巴,呔,就这点承受能力啊,趁早回家的好。

傻宝一家到了传说中镇上一眼看不到头的大街,脚下是黑里泛着黄的沙土地,头上是蓝蓝的天空,连个遮挡物都很难看见。

除了一家二层酒楼超过八米,其他的建筑物顶死了不超过五米,胭脂铺就一家,糕点铺还是一家,零零散散的什么米店布店的都找不出第二家,整条街正正经经的铺子不超过十家,其他的基本上就是小摊小贩,而且所谓的一眼看不到头纯粹是因为这条街的中间有一个两三米高的擂台,擂台上摆着棋盘,基本上每时每刻都会聚集那么几十上百人,有时候擂台那边爆发出一阵欢呼,这些守着小摊的小贩们都能扔下摊子跑过去看。

要不是问清楚了这个镇子上也只有这一条大街,苏倾钰不要认为自己是走错的地方。

然后看了看这些东西,觉得还不如西罗的,于是又兴致缺缺了。

苏倾钰也无奈:“原来他们这么穷啊。”

萌萌手里拿着一个劣质的大红的泥娃娃,“啊啊”指着人群多的地方。

傻宝点头:“那边人多,一定有好东西,我们去看看吧。”

苏倾钰本来想说那边是下棋的,很无聊的,但是看到傻宝一路上都没有找到什么好玩的,整个人都蔫蔫的,不忍心,也就跟着她去了。

------题外话------

二更五分钟后

小剧场:

大宝:宝柱大师家的美人夫君有毒。

苏倾钰:敢来偷听爷的墙角,你胆子很肥啊。

大宝:我是偷看,不是偷听。

苏倾钰冷笑:还想偷看?想死还是不想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