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六章 胆小鬼/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普在苏南侯旁边坐下来,看了他一会儿,看他还是一动不动,叹口气,自己真是命苦,感叹了会儿,又起身去找了个碗勺过来,盛了汤慢慢搅拌,闲扯地说:“我今天去买狗腿的时候,听人家人十几年前,我们家来过这儿,然后回去没多久祖母就去了,他们说,这个宅子不吉利,以前也死过人,我说爹啊,我们要不要换一个地方住啊?”

苏南侯粗大的手指颤了颤,喉咙呼噜了一下:“胡说八道。”

苏普手一哆嗦:“哎?你终于肯开口了?哎哟喂,我的亲爹哎,从我把你从那羊群里扒拉回来,你就没开过一回口,也不肯回去找大哥,就连苏家军你都不肯回,我问你想去哪,你就一直指着东南,你都不知道,一路上多少人在找你,你还就能知道这里会没有人找过来?”

苏南侯又不说话了,苏普把汤喂到他嘴边:“我说爹啊,就你这倔脾气,也就娘能忍你,我跟你说啊,你在这么的,我就回去找大哥了,我才不要这么伺候你呢,伺候了还没落你的好。还有啊,大哥两月前就已经是西罗新陛下了,这里既然属于西罗,他迟早会找过来的,到时候,帮着你藏身的我都要跟着倒霉,以前的大哥就挺可怕的,这当了皇帝还不晓得多厉害,我可还没娶媳妇呢,你不能这么害我的,我可是你的亲儿子。”

苏普絮絮叨叨地说,说的苏南侯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不耐烦了吧?哈哈,我就知道,前两天你就嫌我烦了,那你就好好吃饭啊,不然你就是饿死了我都能把你烦的活过来。”

苏南侯眉头忽然又展开了,面无表情。

苏普:…不带这样的。

“亲爹,亲爹,儿子嘴贱,您别计较,喝汤,儿子求您喝汤了成不?”

苏南侯不动。

苏普呼呼喘口气,笑:“爹,你别逼我啊。”

苏南侯垂眸看自己空荡荡的裤管。

苏普深吸口气,突然变了个人似的,坐的笔直,目光平视正前方窗口快要爬到屋顶上的藤蔓。

“爹,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其实大哥除了踏平北圩王庭,扩建皇城,至今不曾封后,也不曾听说娘跟大嫂出宫游玩,你知道的,大嫂那么爱热闹,皇宫是待不住的。”

苏南侯又慢慢抬起头。

“爹,我觉得当初你一个人窝在羊群里能躲过北圩军队的追杀,如果真的想死还是很容易的,那时候一头厉害的公羊都能顶死你,但你没有,你能坚持到我找到你,必然是心里有什么放不下,你还特地跑到这里来,如今又开始寻死,为的又是什么呢?你是觉得儿子救你很容易,儿子管不得你要死要活,是不是非得大哥来你才能想得开?”

苏南侯终于慢慢低头,探手去拿汤。

苏普神色一松,果然是要我二爷发火才听话啊,唉!这年头,老子要当儿子训才会乖什么的也是够够的。

“爹,我觉得吧,你回去了就得是太上皇,腿算什么,你看儿子连媳妇都没讨到呢也没像你这么落魄,你就乖乖回去成不?说不定大哥一高兴给我再封个大官呢?我觉得我上个跳大神那个活儿不错,谁都得敬着点,俸禄还挺高。”

苏南侯放下汤碗,默了默:“你娘她们到底怎么回事?”难道不是被宗兆帝绑回去做人质,大儿子当了皇帝后,她们就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

苏普其实也不大清楚,当初他老子出事,他就火急火燎跑出去找人,顺道给他大哥带了好几道密信给了几个地方守军,他都不知道那信是什么内容,就知道他找到他爹后,他大哥已经是西罗新陛下了,至于他娘跟大嫂到底怎么样,还真不是太清楚。

“…”苏普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就开始胡诹,“就是爹你看,大哥对娘孝顺吧,对大嫂好吧,他要是当皇帝,正常的话是不是得立马给造老大的宫殿,满天下搜罗宝石?可如今什么都没听说,甚至这边都不知道西罗换了新陛下,你说哪家新皇帝能不先昭告天下?没有的话说明啥?有别的事绊住了呗,能绊住大哥的事又能跟几个人有关?”

苏南侯突然额头青筋直跳,就在他刚要发火的时候。

外面突然有吴桐的声音传来:“咦?你们是谁?”

然后就是苏娉芙惊喜的声音:“祖母!祖母!”

一身素色棉衣的苏夫人,发梢还沾染着细微的灰尘,看到苏娉芙的瞬间就哽咽了:“娉芙啊,你们真的在这啊。”

苏夫人几天前突然收到一只信鸽,信上写着吴安镇三个字,她找人找了大半个月,就差把老头子失踪的那块地皮翻过来了,收到信的时候,差点没想起来这个地名。然后就知道了,那个混蛋老男人这是在躲人?

苏普呆滞脸,然后就听到他爹翻了凳子的声音,用着一条腿拼了命地往后面窗口爬,可怜当初千军万马杀过来的汉子,如今爬个窗户都艰难。

苏夫人放开搂过的苏娉芙,红着眼睛问:“你祖父呢?”

苏娉芙就乖乖指了指房间。

苏夫人霍地站起来,气势汹汹地冲了过去:“苏靖!你个胆小鬼,王八羔子,你要躲老娘躲到什么时候!”

苏娉芙看着彪悍祖母微微张嘴,惊悚脸,这是假的祖母。

“老二!你爹呢!”苏夫人进门,就看到苏普咽着口水胆怯地看自己,突然怒火中烧,“你胆子也肥了啊?敢帮着他躲人!你等着,等下找你算账!”然后就奔着窗口去了。

苏普:…好可怕的娘亲,爹,你挺住!

------题外话------

今天最后一更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