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八章 等待/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夫人冷着脸盯着苏普:“老二,你说不说!你爹人呢?”

苏普苦着脸:“娘啊,真不是我不说,实在是,实在是我也不知道啊,我发誓,我要是到今天还故意隐瞒爹的行踪,就让我一辈子娶不上媳妇!”

苏夫人噎了噎,他是知道的,苏普自从失忆以后醒过来,就一直脑心挠肺的想要有个媳妇儿,只是到现在都没有一个他能看上的,或者别人能看上他的。今天却舍得拿他那还不知道在哪的媳妇儿出来发誓,说明是真的不知道。

焦老头笑呵呵地说:“大妹子,我看只要这人在这个院子里肯定也跑不了,别急了,要不咱们先吃点东西?”焦老头张罗着把刚刚买的饭菜拿出来,准备吃饭。

特么你竟然还有心情张罗着吃饭!

苏普的心理活动是,果然是不安好心的坏老头,我爹都残废成那个样子了,如今不知道躲去哪儿了,他还有心情吃饭,他就不怕我爹有个什么意外?哦,对,他是巴不得我爹有个意外。

苏夫人的心理活动是,这个焦老头平日里看着也没这么傻呀,怎么到了这个关头,就看不出来,我根本就没有心思吃饭呢?我家老男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你让我怎么吃的下?

蹲在乌龟底下的苏南侯想,格老子的,我当年就不该救他,可是,我要是不救他,我的夫人可能也找不到这么好的“下家”,嗯?不对,万一能找到更好的呢?

院子里一阵迷之安静。

“你吃吧。”苏夫人突然又变回了老高,端庄大气安静祥和的侯夫人,对着焦老头微微点头,“这段日子辛苦你了,回头我让阿靖陪你喝酒。”

焦老头忙活的手顿了顿,转头愣愣的看了看苏夫人。

苏夫人却不再看他,到了今时今刻,她要是还不明白焦老头的心思,就真的是白活几十年了。

本来以为真的是路上的偶遇,本来以为他也是真的拿她家老男人当兄弟才会一路坚持护送自己找人,可是刚刚一瞬间,他那样不想真的找到她家老男人的情绪已经强烈的让她感到心惊,然后所有的一切豁然开朗。

苏夫人抬头看着石榴树,不知道在跟谁说话:“我觉得我家阿靖就在这棵树上,他就一定会在。”

苏普默默搬过来一个小板凳放在树下,苏夫人也就跟着坐下来。

苏普昂着头挺着胸,挑着眼睛翻着白眼,对着焦老头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焦老头的手颤了颤,脸上晃过羞愧,然后就一阵风似的跑到前院去了。

下午的时候,苏娉芙安静地在苏夫人旁边坐了一会儿,又趴在苏夫人的膝盖上睡了一觉,醒过来时,感觉头顶的石榴花都开始开放了。

她问:“祖母,祖父还没下来吗?”

苏夫人安静地笑:“快了,你醒了就出去玩一会儿吧,看看你爹又溜达到哪去了,你要多管着他一点。”

苏娉芙就爬起来跑出去找他的二爹。

苏普又张罗着出去买了好些菜,请吴桐给做了好些菜,晚上吃饭的时候,苏夫人却还是坐在那不动。

苏普都没忍心喊他过来吃饭。

晚上睡觉的时候,苏普忍不住说:“娘,要不我坐这守着,您歇会儿吧?”

苏夫人不动,只是抬着头看着石榴树顶的花苞:“这棵石榴树倒是奇特,过段时日怕是得开一树的花。”

苏普抬头看了看,有心想告诉他娘关于他爹腿残了的事,但是几次欲言又止,还是没有说出口,就转身回去睡觉了。

夜凉如水的时候,苏夫人是很精神,一直维持着一个雕塑的姿势,仰望。

不知道是在仰望树顶,是在仰望天空,亦或者是,在仰望她那个顶天立地的老男人。

边关多蛇虫,一条碧绿的蛇慢慢的从墙角游了过来,在被月光撒的白亮白亮的地面上相当显眼。

但是苏夫人一无所觉。

突然,有东西破风声音,有碧绿的蛇,停止了爬行,身下的血开始蔓延开来。

苏夫人嘴角微微勾起,如同拉家常似的,说:“你不知道,当初跑进黄泉林的时候,我就在想你会怎么来找我,我等啊等等啊等等了好久好久,可是最后找来的还是我的大儿子,所以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你是真的很没用啊,哪哪都能被我的儿子给压下去,你看看你这辈子最风光的也就是当了个侯爷,哦,可能儿子高兴的话,还能给你封个太上皇,但我儿子年纪轻轻就做到了那个,多少人争破脑袋的位子上,你是不是觉得很嫉妒?呵呵,嫉妒的都不敢出来见人了是吧?”

“可是,你为什么不来见我呢?你要是不愿意当太上皇,我也没有非要当太后啊。”

苏夫人靠着石榴树迷迷瞪瞪快要睡着时,感觉靠着的树在晃动,感觉有什么在拼命往上爬。

她不睁眼,低着头开始真得陷入沉睡,她知道,她的老男人会从这棵树上出现的,不管他之前是不是像个乌龟缩在那个石头乌龟底下。

------题外话------

二更咯,下一更,浮生的真命天子出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