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五章 亏本的生意/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浮生心累地回头瞪着已经跟了他整整三天的玉带,顺带瞟了一眼那个一抬头就能看到的,坐在最高处或喝茶或假寐的夜九。

浮生花了几个月才把灯塔建起来现在这个几十米高的样子,可是人家夜九一个晚上就弄出来一个几十米高的瞭望台,台顶子上还给弄了个一看就特别舒服的亭子,没事的时候躺在上面,看个星星,吹个风什么的,不要太舒服。

最主要的是,夜九一躺在上面,整个村子都在他的视线里,浮生感觉自己不管走到哪做什么,都在被他的目光下无所遁形,这让浮生如芒刺在背。

被突然盯住的玉带吓得一动都不敢动。

任晋晋头上插着一堆五颜六色的花,手里还拿着两把五颜六色的花,本来她是习惯性的每天过来看看他们村的塔又长了多高,顺带再看看浮生这边有什么要帮忙的,毕竟在她眼里浮生也是在给他们家主子爷做事儿,主子爷说了,这个灯塔,一定要建起来,建起来以后有大用,虽然她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是觉得主子爷说的总是没错的。

往日里浮生总是忙的脚后跟打脚后跟,但是今天竟然有闲工夫停下来瞪人,最让人意外的是,这个看起来很拽的玉带,竟然还被瞪的吓住了。

“浮生,他好像很怕你啊?你对他做了什么?”任晋晋大小姐突然花痴而八卦的问。

浮生:…我能对他做什么?你看看他比我还高那么一丢丢,比我壮那么一丢丢,背后还有那么强大的主子,我能对他做什么,我又敢对他做什么?

看浮生转头就要走,任晋晋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袖子,手里的花粉也蹭了上去,浮生那灰灰的袖子顿时变得五彩斑斓,浮生的脸也变得五彩斑斓。

“你别走啊,我还没跟你说完话呢,浮生啊,我爹让你去我家吃午饭呢,还有啊,那个王举人他们家又来了,呃呃,没事没事。”

任晋晋在玉带那仿佛带了刀子的的眼光下讪讪的收回了手,在提到王举人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满村子也就王举人跟他们家爷过不去,这要是被玉带他们知道了可不就把她们家爷暴露了?于是吓得赶紧住了口。

玉带倒是没有注意她说的王举人,而是快要把浮生的袖子盯出了一个洞,仿佛那些脏的地方是什么极可怕的东西,是世界上最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浮生不在意的掸了掸袖子,他一点都不在意这点花粉,平日里那些金黄的肥料沾在身上也不过回去洗洗就算,这点儿花粉算个毛线。

浮生顺手又把任晋晋怀里的花接了过来,任晋晋也很自然地脚尖带跳的往自家方向走。

浮生觉得,要去人家吃饭,帮人家做点小事是应该的。

任晋晋觉得,浮生一向是最有礼貌最绅士的,上回给他们家扛过半袋子大米呢。

“你,你们,”玉带指着远去的两人想哭,果然回到瞭望塔底下的时候,又看到了他们家爷那看着似笑非笑,其实黑的不得了的脸。

一个素衣侍卫突然落在了夜九的凉亭边,只有一只脚踮在凉亭一个檐角上,大半个身子和另一只脚都是悬空的。

“回爷,村里的人都打听过了,包括周围几个村子,都说浮生是土生土长的棋奥村人,已经娶妻生子,以前是靠倒夜香种菜为生,后来无意间发明的水泥,这才发了起来,如今造这个灯塔,也是为了给他的妻子祈福。”

那个侍卫等了又等,还是没有等到夜九反应,终于大着胆子抬头看了一眼半眯着狐狸眼,显得十分危险的主子。

还没有看全户,就突然一阵避无可避的劲风迎面而来,当然那个侍卫也不敢避开,就那么生生地挨了那道劲风,胸口翻腾喉咙咕噜噜,从几十米高的塔上像张纸片似的,不是太快,也不是太慢的落了下来后,就把一口血吐了出来。

夜九把玩着手里的两颗碧玉的珠子,薄薄的嘴唇冷清地动了动:“废物,再查!”

那个吐血的侍卫,本来在地上半装死的,一听到这话立马一跃而起,跪在地上行礼后,也顾不得身上疼,就立马给飞走了。

冷眼看着别人悲剧的玉带,但那人飞走看不见背影了才说:“爷,或许,或许这个浮生就是棋奥村…”

夜九冷冷的一个眼神丢过来,玉带就低头闭嘴了。

夜九转头眯眼朝着浮生背影去往的方向,眼尾的昙花,忽然绽放。

“我夜九从不做亏本的生意。”

玉带隔了大老远,都打了个寒战,默默的又退了几步,自家爷要发疯,十个浮生,不,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题外话------

二更在九点九分,和三更一起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