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二章 奇怪的剑客/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宝吃的差不多就停下来开始研究这个剑客,傻宝跟土匪打过交道,见过各种各样的杀手,也偶遇过许多亡命之徒,但还就真没有接触过剑客,一来这样的剑客是从来不屑进入庙堂的,二来这些剑客也从来不会被侍卫队的人允许接近她,因为其实侍卫队的人除了那些官家子弟,军队还有皇宫特训营等科班出身,剩下来的录取最优渠道就是这些多才多艺还身怀绝技的剑客。

侍卫队的人偶尔也会担心他们没心没肺的六公主万一看上别的剑客,又会不会把他们替代呢?

苏倾钰吃着吃着也停了下来,发现他的媳妇竟然盯着那个长得一点都不好看的剑客看,当然比起来自己现在这副姜黄姜黄的样子,不得不说还是他比较顺眼,但是,这也不是他媳妇能够盯着别人看那么久的理由啊,因为,因为就算他不说也得承认,就他媳妇现在这个样子,在外人眼里,绝对是自己这朵鲜花插在了媳妇这堆那啥上。

等到那位剑客彻底光盘的时候,才悠哉的放下筷子,摸了把嘴,又砸了两下,似乎在回味着刚刚吃的东西,苏倾钰觉得如果这时候再给他根牙签儿,他可能会表现得更悠哉。

傻宝看了半天,指着剑客背后背着的剑:“你的剑是什么剑?”

剑客挑着眼皮问:“你问这干什么,听着你还知道不少剑?”

傻宝老实摇头:“不,我知道很少,只知道巨释,青龙,一把是二宝的,一把是父王的。”

剑客:…你逗我?

“小夫人,你要知道一个事实,巨释和青龙,那可是天下八大名剑前三名,吹牛可以,但是你说这两样都在你家就不可以了,因为你这样说是不会有人信的,不然你问问你的相公他信不信。”

傻宝就去看苏倾钰,不是太明白为什么他说自己吹牛。

苏倾钰心里明白人家为什么这么问,但是脸上还是摆出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迷惑表情:“我家宝宝没说谎啊,这两把剑的确在她们家的,不,她娘家。”苏倾钰斟酌着字句,“现在她家是我们家,我们家还没有,哦哦,我们家老头子有一把无澜剑,用你们江湖人眼光来看,应该是排名第二的剑。”

剑客:…等下,父王那是什么称呼,如果我没记错,青龙宝剑的确在一位帝王手里,但是,那位帝王据说容貌比寻常女子还要出色,后宫更是没有丑人,真的能生出眼前这样伤眼睛的?其实,他们就是在吹牛吧,吹一个比家里有两把剑还要大的牛,唉,行走江湖久了,就是这样宽容大度。

觉得自己真相了什么的剑客,露出宽松慈悲的笑,夏天还没完全到来,秋风又一次刮过:“不用说了,我都懂,有些牛,吹吹就好,有些事,听听就算,做人不能太明白。”

苏倾钰被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特么你这样的人估摸这辈子就没活明白过一天吧,还到处掰扯你的糊涂人生理念,自以为看破人生,你咋不直接出家当和尚呢?

这样,我媳妇说不定也就不盯着你看了。

这位袖子里不藏暗器专门藏筷子的剑客还是挺乐意向人显示他的宝贝刀的,从后背上拿下来特地用黛色绸缎袋子装着的剑,小心翼翼地打开袋子,开始往外拔剑,那个专心屏气凝神的,搞的苏倾钰差点都要怀疑那是什么自带光环,不,自带伤人杀气的宝剑了。

傻宝也被感染地眼珠子一动不动,萌萌一个激动,又捏碎了旁边馍馍哥哥袖子里放着的一个小青玉蟾蜍,小哑巴抖抖袖子,就把碎玉抖了出来,然后继续看着那把剑。

那把剑的剑柄从袋子里出来了,是青色的,然后剑身从袋子里出来了,还是青色的,跟剑柄的差距只在于宽了两指,终于到最后,剑都出来了,看着挺普通的,花纹也是最简单最古朴的祥云图案,配着青色别的不说,这颜色就有年代感,再加上这位剑客如此的郑重其事,就不知道这把剑出鞘后会是怎样光彩夺目。

苏倾钰也是男人啊,对于兵器有着天然的心喜,还等着一看究竟呢,结果剑客不动了,就把剑那样捧在手里了。

对于这种秘密揭露一半的行为,在苏倾钰眼里就跟吃韭菜吃到一半卡在嗓子里一样的,于是他忍不住说:“拔开来亮亮相啊。”

剑客的脸似乎有点裂开,半天没动作。

傻宝说:“虽然这个剑鞘也挺好看的,长长方方的,尾巴也没跟别的剑一样是尖尖的,还是跟上面一样粗细,但是,这样真的不会伤到里面的剑吗?”

剑客的脸就开始黑了。

气氛一度诡异。

之前送茶的小二幽灵似的飘过来:“他根本就没有钱给他的买一把剑鞘好伐?”

苏倾钰懵了,这是什么意思啊?没有钱买剑鞘?也就是说,他刚刚郑重其事从袋子里扒出来的,就是剑的本体了,现在根本就不需要再给拔一下?

可是,如果这是一把剑,那怎么看都是没开过锋的啊。

送茶的小二又往回飘:“人家是仁者。”

傻宝奇怪:“忍者是什么者?”

剑客闭上眼,语气很淡:“仁者,从不以锐器伤人,至朴方至善。”

“…”

苏倾钰麻溜地收拾东西就带傻宝他们走了,不想跟神经病讲话,感情你这个仁者在别人打你时,不还手不说,还要用什么善去感化人家?

一家人路过马市时,又买了一驾马车,然后找个安静的地方把两只大家伙都赶了上去,还扔进去才买的两扇猪肉。

等到再次被一群劫匪围住,那个一直尾随又不现身的剑客,用一把不开封的剑生生以剑气将人家几十个人干翻时,苏倾钰突然反应过来,刚刚那句不以锐器伤人的意思,其实,他的意思是,要用锐气伤人是吧?是吧?

干翻了所有人,那个剑客很潇洒地飞走了:“报尔一饭之恩,他日再遇,只望两不相识。”

“…”

傻宝喊了一句:“兄台大名啊?”

苏倾钰等了会儿,那人已经不见了,以为那人不会回答了,刚要走,空气里突然又送来一句:“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季家仲烨也。”

季,芒国国姓,季家仲烨,芒国前皇帝,一年前让位大哥。

------题外话------

四更,撒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