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五章 周岁/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远在大贺的承业帝近来挠心挠肺,冲着旁边捧着折子看的丞相太师就吼:“孤早就说了,西罗那个破落户不能去,你们还劝孤说什么宗兆帝看好驸马,驸马有大造化,非让孤放他们回去,balabala”

丞相难得的没回嘴,幽幽叹了口气:“是啊,都怪臣当初在陛下说相信驸马,让驸马不要怕的时候没有拦着,不然,也不会是今天这番情景了。”

承业帝突然就气势弱了,有气发不出的感觉。

太师也点头:“萌萌的家都给打扫了几百遍了,这么久也没见他们回来,驸马怕是也在害怕咱们说他呢。”

承业帝果断又精神起来:“就是,白费孤当初地苦心了,他以为东炀那事孤不追究就真不知道了,特么还害的孤的五公主从大辕跑回来,到头来他还拍拍屁股龙椅都懒得做,这是当谁傻子玩么?”

二宝冷着脸:“哼,西罗朝堂现在还没乱,简直就是笑话!”

难得的,大贺最高层今天都没怎么太大的分歧,总之就是一致讨伐苏倾钰的。

徐公公拿帕子悄悄擦擦头上冷汗,小徐公公拿袖子掖汗,讨教地问:“几位主子今儿是怎么了?”

感觉突然抓不住主子喜怒点的小徐公公表示心慌慌。

徐公公拍了小徐公公一巴掌:“可长点心吧,不就是小郡主的周岁快到了?”

小徐公公醍醐灌顶,继而就是,哎呀,原来萌萌小郡主是个和平使者,我都忘记上回这几位意见完全一致是什么时候了。

不过这个和谐的确没坚持多久,就在承业帝习惯性的苦口婆心里破碎了。

承业帝说:“丞相啊,你看傻宝的闺女都周岁了,你呢,你呢?你儿子在哪?不,你夫人在哪?不行啊,孤还是让皇后去给你挑,然后下旨赐婚吧,哎呀,你也别太挑了,你要明白你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一身白衣一笑倾城的少年丞相了,人啊,要服老,balabala”

丞相一脸屎,格老子的,老子我永远风华绝代,一笑倾城!

“啊,陛下,臣突然想起来,三年一度的选秀又要到了,您已经连着五届把选出来的秀女培养成了高级尚宫,全送到了尚宫局,再这么下去,不发说得过去啊。”

承业帝一盆冷水被浇,瞪眼:“怎么就说不过去了?孤可是给了她们更多发光发亮的机会。”

丞相微笑:“陛下您高兴就好,民心民意什么的才不重要。”

太师和太子看着这两君臣你来我往,默默退出战斗圈。

远在边关小镇的苏夫人坐在堂屋门口的廊檐下,一边给苏娉芙扎辫子一边跟旁边坐着晒太阳苏南侯说:“乖宝他们两个自己都还是孩子似的,哪里能记得住萌萌的生日哟,都说生儿日也是母难日,可是我听说乖宝生的一点感觉没有,就我们倾儿那个一玩起来家都能忘的性子,能不把闺女给玩丢了就不错了,哎哟,我当初怎么才放心放下他们跑来找你这个糟老头子的,唉!我也是鬼迷心窍了。”

苏南侯的凳子旁边放着一副木拐,苏普蹲在院子里吭哧吭哧刨木头准备另一副拐。

苏南侯花白了一半的头发这会儿梳得滑溜溜的,脸上也是红润精神的,手里拿着一本镇子上刚出来的传记《苏南侯列传》。

听到苏夫人的话,有点迷茫地转头:“我不是鬼,虽然当初差点当了鬼,虽然还是迷了你的心窍。”

“咳咳”苏夫人差点被自己快速分泌出来的口水呛死:“…你个糟老头子,以后那些话本子一本都不准看了!包括你手里的!”

不得了,才看了几本小话本子,这个情话就开始溜了,难怪大儿子那么会哄媳妇,不得不说,基因是绝对有传承的。

苏普差点把刨刀推到了脚上,木头花飞起来老高,哎?老爹不错啊,要是早点会说这些话,还能老被娘嫌弃?

偷偷扒在墙头偷看的焦老头觉得,苏南侯才是最有心里的人,以前厉害的时候,就用威风去迷惑人心,完了现在残了,威风不起来了,他又开始练嘴皮子了。

“儿女自有儿女福。”苏南侯脱下来战甲,整个人也显得柔和起来,摸着苏娉芙小辫子时,也跟隔壁含饴弄孙种了一辈子田的老人没两样,“我儿子我知道,不会一直逃避下去的,更何况还有一个永远不嫌事大的儿媳妇呢。”

苏夫人也就不说了。

傻宝一家回村的路上,夫妻两个谁也没想起来萌萌的生日,以至于萌萌人生的第一个生日,就在赶路中这么华丽丽错过去了。

出芒国时,又碰上了刚进芒国遇到的劫匪,苏倾钰看周围没什么人,就打开了车门,把里面已经开始挤着才能待的下的小金子大白毛放出来。

大白毛“嗷嗷”“吼吼”喊了一阵,那些人又一次跑了,临走时那个头头看到小皮子手里抱着的一个月牙形果子时,欲言又止,最后看看昂着头好不得意的苏倾钰,扭头就走了。

头头想,大不了等你们毒死了我明天再来搜罗好东西。

可是第二天他来了,没找到马车,第三天又来了,还特地跑远了,还是没看到,以后也一直没看到,直到某天上面来人说“贵人要吃芒果。”

而苏倾钰别说进村子,刚踏进镇子就被黑甲凛凛的御林军包围了。

萌萌睁着大眼看周围,嗯?这是到外祖家还是爷爷的军营了?

犇犇捂着胸口指着萌萌:“不不,你不是,不是我那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萌萌郡主,绝对不是。”

傻宝一看到犇犇就高兴了:“犇犇你来接我的吗?”

犇犇一听见傻宝的声音就笑的喇叭花似的:“对啊对啊,公主,我来接你回去哒。”

苏倾钰脸就扭曲了。

犇犇继续说:“带你回家住大皇宫,老大老大的皇宫哦,每个宫殿都有石头的皇宫哦。”

傻宝直点头:“好啊好啊,还有萌萌的家要回去。”

“我爹每天都派人去收拾呢,就等你回去了。”

苏倾钰牙齿咯吱咯吱响。

姚狗蛋看他们家陛下脸色不对,赶紧说:“娘娘,咱们西罗的皇宫过去半年可也已经扩大了近一倍啦,最主要的如今皇宫可都是您得地盘,后宫最大的那个宫殿上放了一百颗拳头大的东珠,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是让人睁不开眼的,一进皇城就看见啦。”

傻宝眨巴眼:“都是我的?”

“整个皇宫都是您的,您一个人的!”姚狗蛋一口咬定。

傻宝在心里算了下,父王的皇宫很大,但是要住好多人,父王,母后,二宝,五姐姐,偶尔四皇兄也住,而姚狗蛋说了,西罗那个都是自己的了,一个人的,虽然不大,可是横着走都没问题的,然后就果断选择了:“嗯,去西罗。”

姚狗蛋乐的一颠一颠:“好嘞,娘娘金口玉言。”说着还小心看了眼陛下。

苏倾钰欲言又止。

难得的,犇犇这回竟然也没真的争什么,傻宝说回西罗,他也没再多说。

苏倾钰看着轻易就被熟人忽悠的傻宝,有点心焦。

可在姚狗蛋的可怜祈求目光中,沉着脸,到底也没说不回去。

苏倾钰才不承认,自己是不想当傻宝心目中的昏君,他以前是个厉害的世子,以后也肯定会是个厉害的帝王。

------题外话------

今晚最后一更,然后七夕会有活动,具体的过两天会出公告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