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八章 有关装饰/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一进村,村子里的人都过来迎接了,跪在地上迎接。

御林军跪在前面,村民们还有来做工的都跪在后面。

包村长和王大头都快抖的晕过去了,要是知道这是西罗陛下跟娘娘,他们不把人供起来也绝对不敢让人住在小破屋,不敢还算计人家手里的棋谱啊。看看面前这些御林军就好想去死一死,人家跺跺脚就得把他们村子给灭咯。

浮生没跪,蹲在一个小土坡上捧着下巴看着马车里卸下伪装,容颜耀眼得让人睁不开眼的傻宝,那双明亮的大眼里清澈见底,不时地跳跃过欢喜,他就知道,就知道有那样眼睛的人,肯定是得是个漂亮人,以前就是为了不引人注目才伪装的。

浮生才不承认他根本就没能看出来人家的伪装,傻宝的伪装术毕竟得到过高人指点。

“口水擦擦干净,被人家当了皇帝的相公看到可得砍了你的脑袋。”夜九靠在村头的一棵桑树上,耷拉着眼皮,看着浮生蠢相,额角一直跳。

浮生赶紧拿袖子擦了擦嘴角,还真有那么点可疑的液体,眼冒桃心的说:“我操,老子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美的妞,呸呸,是这么美的美人儿,我就知道,就知道我们家傻宝心底那么善良,就应该是个美人儿才对,如今可算是变美了,到今天我也算是明白,为什么人家说心灵越美的人,容貌越显得美丽,哦,只恨相逢未嫁时,若是我再找些年认识傻宝,还有苏倾钰什么事儿啊,说不定我早就抱得美人归,还儿女齐全了,也不会像是现在这样孤家寡人呢,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是什么,不就是最爱的女人,成了别人的媳妇吗?唉!”

夜九嘴角嘲讽的勾了勾:“难得啊,我还以为你这样的小白脸,只喜欢男人呢。”

浮生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夜九:“到底是哪里给了你这样的错觉,你觉得我们家云汐是个摆设吗?而且我跟你说啊,有些玩笑话你不要当真,你不知道,在我们那里,额,我是说在有的地方,基情什么的其实是很普遍的,好多时候就跟友情没什么差别的。”

然后想起来什么,朝夜九一笑:“你放心,就算我喜欢男人也不会喜欢你的,你看人家苏倾钰就比你好看啊,哎呀,其实如果可以跟苏倾钰发展一段基情也可以呀,可惜他已经是别人的相公了,真可怜,到今天我才发现,我有两段恋情,都是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的。”

夜九抬头看了看那周身闪闪发光,快把其他一切光华都给盖下去的夫妻两个,脸上的神色有点晦暗不明,脚尖动了动,转头就走了。

浮生转头一看,刚刚夜九待过的地方,几颗刚从树上落下来的桑葚被碾压得惨不忍睹,熟透了的桑葚的汁水将地面染成了一大片的紫色。

浮生要造的塔在不管是战斗力还是体力创造力都一流的御林军的参与下,不仅只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就达到了浮生对于塔的高度要求,还主动找来木头甚至是钢铁等材料将整个塔从下而上的加固了一周。

塔顶建好的那一天,大贺和西罗送过来的至少得有半个拳头大的东珠,加起来足足三百六十五颗,浮生看到的那一刻,差点没有,因为心跳加速过快而晕过去,浮生觉得这座塔真的加上这些东珠建好了以后,如果没有专门的人来守卫,绝对分分钟就被人给抢劫完了。

但是有了这些东珠,也就省了浮生再费劲巴哈的动脑子去研究电容器,储存电以维持灯塔以后能履行作为灯塔的职责。

如今这座灯塔,便是白天,隔着千万里都能被它的光芒给刺瞎了眼,浮生对于自己的这件作品那是相当满意的,恨不得昭告天下,他觉得自己如今怎么算也得是一个建筑界的大师级人物了。

这会儿看着傻宝一家仰着头,盯着高耸入云的灯塔看,就得意洋洋的在旁边等着那一家人看着灯塔欢呼,然后用各种语言赞美他,但是结果往往是出乎意料的。

傻宝看了半天,有点小皱眉,这微微的皱眉在她那一笑动人心魄的脸上,看着竟让人有点心揪,恨不得她说什么都是好的。

然后浮生就听到傻宝说:“阿钰,为什么这个塔这么高,这么大,却才装了这么一点石头?”

苏倾钰抽了抽嘴角,他敢保证,棋国皇帝的国库里所有东西加起来,都没有这灯塔上一半的东珠有价值。

但是既然媳妇这么说了,苏倾钰再抬头看看灯塔的时候,发现其实也就才顶部装饰了一些,其他地方的确很单调。

“嗯,可能是他们忘了,或者还没来得及。”

浮生:…就这还不够啊?你们这已经不是在土豪了,而是在败家,懂吗?

傻宝点头,认真欢喜的表情,让人忍不住也跟着一块点头欢喜:“果然阿钰你也觉得这座塔应该再多装一些石头吗?那我们快点再弄些石头来给它装起来吧。”

苏倾钰自然是那个最拒绝不得的人:“好,马上就让他们再弄点石头过来给你装起来。”

浮生忍不住小声的说:“苏郎君,不,苏陛下,傻宝有这样天真的想法我很能理解,但是你能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也跟着一块败家吗?”

苏倾钰仰头看着那塔,一眼看上去只能看到光芒,别说塔顶了,就是连蓝天都不能看得清楚。

过了会儿,浮生才听到他说话,语气无奈中带着一点欠揍。

“哎呀,谁让我娶了个败家媳妇呢?把我养的败家了呗,我说我跟你说,做男人不能小气,要把目光放长远,要大气,要不为身外物作困,懂不懂?”

这是苏倾钰照搬了傻宝的话。

浮生差点气得七窍生烟,这是拐着弯的说他俗,说他小气咯?

苏倾钰临离开时,还丢下一句:“你是跟孤走,还是跟那个夜九走?要是决定跟孤走,那就回去收拾收拾,等这塔装饰完,祭天完了以后,就立刻动身。”

浮生呆了呆,还是咬牙跺脚骂了句娘:“特么就不能让老子安静的留在这个小村子里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