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八章 出头/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首先是赫野的皇子和使者怒了,本来西罗就是赫野的一个附属国,接受西罗各方面的尊重,都已经习以为常了,虽然因为当初西罗和伽泽打仗的时候,赫野是站在了伽泽那一边,西罗虽然没有明着说要反了他,但是后来苏倾钰求娶了跟赫野敌对的大国,大贺的公主,附属国的必须缴纳的贡品什么的也没有再继续,谁心里都明白,西罗就是不要再臣服赫野了。

赫野原本必然是想要兴师问罪的,却没有想到西罗竟然以那样的雷霆之势,一下子将两个小国都给灭了,瞬间地盘扩大得赫野都不敢轻举妄动,后来也趁着西罗内乱那段时间,抢了西罗不少地盘,但是在苏倾钰又重新回来,戏剧性的谋反,夺了程家的天下,还打下来北圩,赫野也就捏着鼻子默许了西罗的崛起。

但是这不表示他们心里面真的承认西罗,这回迫于形势,不得不来祝贺,已经让赫野很没有面子了,其他的大国不知道背地里怎么笑话他们连自己的附属国都管不了呢,而现在,西罗的一个宫女就敢殴打赫野使者的夫人,这简直比打脸还要严重,简直就是不把赫野放在眼里,把赫野的脸面扔在地上踩。

“西罗陛下,还望你能给个交代,不然,我赫野可是不依的!”赫野的皇子不可置信的颤抖着声音说。

苏倾钰一看到任晋晋这彪悍的行为也是一惊,然而他的第一念头就是,要是傻宝以后由她伺候,在一块久了,也被带的这么彪悍,那我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金嬷嬷听到那位皇子开口突然从暗爽里醒过神来,一想,坏了,这被打的怕不是一般人,今天来的可还有其他国家的。

都怪以前公主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被人这样背后嚼过舌根,他们这些当下人的也没有太多处理这种事的经验,现在想想,公主到了这样的位子,日后这样的闲话只会多不会少,自己作为贴身嬷嬷竟然这样沉不住气,实在是不应该。

可是现在,最重要的是陛下也在了,看到他们公主的人惹出这么大的篓子,他会不会觉得自家公主不好?任性无礼,不说帮着招待贵宾就知道自己睡觉自己玩耍,还给捅娄子摆一些收拾不了这摊子,没有资格当一国之母什么啊?哎哟,完了完了。

“放肆!”金嬷嬷立马化身容嬷嬷,她决定了要放弃任晋晋这个很有前途的大宫女以保住她们公主的形象,“宫中岂容你胡闹!”

然后就有两个宫女去把任晋晋拉起来了。

任晋晋打完了能爬起来一看,周围竟然围了这么多穿的光鲜亮丽的大官贵人,顿时腿有点软了,往后倒了一下。

站在后面看戏,看了好一会儿的周维不动声色的,轻轻伸手扶了一把,觉得这是个可造之材,天知道他看赫野的人也看好不爽老久了,刚刚八方会谈的时候,赫野的人就老是动不动提起以前西罗作为附属国怎样怎样的,就怕别人不知道,西罗当过他们的附属国。

大辕的皇子来的不巧,正好就是傻宝的五姐夫,安王,五公主至今还没回大辕,亲自去接连五公主的面都没见到就被大贺高层那群人忽悠的又回去了,回到了大辕,安阳愣是没想明白自己怎么就被忽悠回来了,这回来西罗其实是他自己主动求的,一方面他是想来看看当初一块求亲时自己还看不起的纨绔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已经一跃成为一国之君,二来是看看有没有机会能讨得小舅子小姨子的欢心,以便能把他的媳妇请回家。

要知道,自从媳妇跑了,不仅府里乱成一团麻线,那些追随自己的心腹也搞不清楚的原因,不断离开,他母后和皇嫂都魔怔了似的,非要拉着他去配种,可问题是,自从媳妇跑了,那种对于权势的渴望突然就没那么强烈了,对于配种这件事也不热衷了,想想也是啊,我儿子我又不是养不起,干嘛给别人养,就是以后夺不了大位,在大辕活不下去了,大不了学六妹夫,跟着媳妇回大贺呗,反正大贺能建得起一个萌萌的家,就能建起来第二个。

最主要的是,每当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就突然的想他的王妃,他的儿子,那种思念是真的挠心挠肺,甚至想念被媳妇关在门外撵滚蛋的日子,至少那段日子里,媳妇心里眼里全是自己,好的坏的打的骂的,全是绕着自己的,那些什么美人啊,什么权势地位的,都比不上媳妇再打自己一回。

所以这会儿他也没有抢着开口,就怕一开口再得罪了苏倾钰,近期在得罪了傻宝跟二宝,再说了,那个被打的使者夫人上个月还折腾的想把他家女儿嫁给自己当侧妃,这种行为不就是指望自己的王妃永远不回来吗?这简直就是在往自己伤口上撒盐。

大辕的使者一直等着自家皇子出头,结果什么都没有等到,气得脸都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