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零章 哪家最讨便宜?/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人家跑了,客人们都有点无语和尴尬。顾丞相等人在别国同情的目光里,内心泪流成河。

他们真的已经没有什么借口来为他们的陛下娘娘开脱。

别国来使大多是为了恭贺新帝登基,甚至人家三个月前就到了,一开始他们的借口是陛下太忙,请各位使者先游览西罗皇城。

人家觉得情有可原,新皇帝刚上位肯定手忙脚乱,等等也无可厚非,结果人家硬是等了一个月,把皇城吃喝玩乐个遍了,等来的,却是又一个借口。

陛下打算把公主下个月的周岁宴一起办,而公主的周岁宴,所以必将很隆重,时间要很长。

大家有微词了,不管怎么说,等可以,到总要见一面吧,也不是非要举办什么宫宴让所有人欢聚一堂,咱们来就是为了表示一下友好,你这老是不见面不大对劲啊。

然后就有西罗龙椅上坐的根本不是真的西罗陛下的流言出来了,大家反而不急了,就指着能看西罗笑话呢。

就等着所以又拖了一个多月,第三个借口又来了,公主的生日因为今年闰年,必须再往后延一个月。

其他国家的人都笑了,西罗朝堂绝对有问题,不是苏倾钰出了差池就是西罗内部还有大矛盾,接着就开始各种阴谋论,如果龙椅上的根本就不是苏倾钰,那么趁机吞掉西罗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西罗内部有分裂,我们国家需要站哪一方?

结果,终于在人家问,你们陛下是不是见不得人还是压根看不起人时,在西罗朝堂越来越浮躁,大家越来越不信任这个新陛下时,苏倾钰可算回来了,西罗人松了口气,其他国家的人空欢喜了一场。

不过心里头对于西罗这个新陛下也有了一个初步的印象,借口多多,能力还不行,你看看这登基都半年多了,就做了两件事,两件压根不重要的事,一是把皇城大街扩大了一倍,二是把皇宫地盘扩大,原本的三个宫殿打通连成一个,打造出如今亮瞎人眼的凤宝殿。

终于要办了一场据说会很盛大的宴会,可是,宴会还没开始,最重要的两个主人就这么把客人扔在半路上,自己跑去看什么匾额,这简直,简直就在办家家啊喂。

于是西罗新陛下在各国心目中形象又加了一条,不靠谱,相当不靠谱。

赫野的皇子发觉自己刚刚竟然被那个还没自己大的西罗皇帝镇住了,在继刚刚自己国家的使者夫人被打的愤怒后,突然自我羞愧,恼羞成怒,他决定不忍了,他要代表赫野跟西罗宣战!

“哼,说吧,这会你们还有什么借口?”赫野皇子冷笑问,“哪家皇帝没有一言半语就半路丢下他国使臣的?”

姚狗蛋撇嘴,嘀咕一句:“我家陛下呗。”

众人:…

二宝严肃脸,不笑都很冷地说:“什么是借口,只有用的人多了才会到处觉得别人在用借口。”

众人仰望这位虽然才十五六岁但随时随地让温度降下来的大贺太子,随口就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果然都是别人家的太子好吗?

赫野本来就跟大贺在打仗,这个不和是正常的。

赫野皇子必然是想要反驳的,但是他还没有开口,大辕的安王开口了。

“说起来也是,西罗陛下本就是要想让我们游览一下皇宫的,想来也是宫内出了一处相当别致的地方,才让西罗陛下这般心喜,不若咱们也去看看那匾额吧。”丝毫不再提刚刚自己这方的人被打的事,一边说着,还一边朝二宝那边望了望,这个讨好的意图相当明显。

众人有点对安王侧目,二宝冷着脸当成没看见。

赫野皇子感觉又被人压了一道,但是赫野如今正在筹划离间大辕和大贺,不能轻易把大辕得罪了,于是就生生忍了下来。

延国这回来的皇子是他们国家的十三皇子,是个不大受宠的皇子,顶了原本该来却不愿意来的九皇子,这个皇子今年才十三岁,正是爱玩的时候,听到安王说要去看新奇,心里很高兴,以前他待在延国的皇宫里也被拘束着,能玩的空间并不大,还真没有好好的逛过一个皇宫。

又想起来他九皇嫂在他来之前特地叮嘱了好些话让悄悄告诉西罗皇后的,这些年他受到九皇嫂的照顾最多,在赫野和西罗对上时,心里自然也是向着以傻宝为代表的西罗。

于是他说:“安王说的甚是,本殿亦觉得西罗陛下是个性情中人。”

所有人都安静了,怎么说呢?天下的五个大国,不,现在加上西罗是六个,三个大国的代表站在了西罗一方,还有一个乌喜没表态,不是没表态,是乌喜的使臣有点神秘,除了知道是个女的,其他的一概不知,这么一看,赫野就是孤零零的一个了,这场关于交代话题也就这么被终结了。

赫野皇子那是头上汗珠子都被阳光晒得熠熠生辉,但是憋到最后却是一句话也没有憋出来,甚至连拂袖而去都不敢,只得跟着众人,去看那个见鬼的匾额。

而西罗的人,那是个个昂头挺胸,满面春风,就连带路的顾丞相嘴角不可控制的往上弯起来。

以前都是赫野对西罗各种指手画脚,顾丞相的有生之年,可是第一次看到赫野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被西罗踩了脸还不敢多说一句话,这简直就特么,人生最爽。

顾丞相这一刻突然就明白为什么宗兆帝要千方百计不择手段地将西罗塞给苏倾钰了。

试问当初求取大贺公主,哪家最讨便宜?如今才见真章,突然有种西罗求回来的不是一位公主,而是三位,有点囧。

不过苏倾钰根本不知道他走了之后后面又有什么样的勾心斗角,他现在在仔细欣赏他媳妇儿在新匾额。

------题外话------

二更马上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