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一章 讨价还价/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九看了一眼黑乎乎的人,眼尾的昙花跟着跳了跳,蹲下来做了跟苏倾钰一样的动作,摸大动脉,摸鼻息,眉宇微不可查地皱了皱,估计他也受不了这样的黑人,从袖子里摸出来一颗保命丹塞到浮生嘴里,就开始拿帕子仔仔细细地擦手,擦到一半想起来什么似的,看了下玉带,玉带就主动拿帕子给浮生擦脸。

夜九自己继续擦自己的手。

“哎?不,不需要渡气了吗?”一直想看这有着血海深仇的两个人相爱相杀戏码的苏倾钰表示有点失望,剧本有点不对,按照话本子,这时候也就就应该急的大惊失色,扑过去就涕泗横流,大喊,不要离开我,我们以后只相爱不相杀什么吗?

傻宝也没见过人家渡气,心里可好奇了,尤其,两个男的嘴对嘴渡气:“对啊,渡气呢?”

夜九眼神微妙地看着一脸失望的夫妻两个:“你们很喜欢看两个大男人嘴对嘴吹气?在下不曾记得如今这世道的的风气这般开放了,难道西罗与其他国家与众不同,除了穷还有尚男风这一点?”

苏倾钰干笑:“说笑说笑,渡气可是急救的终极法子,孤这只是怕浮生挺不过去。”

“哦?那西罗陛下怎么不亲自救人?”夜九擦干净的手指弯曲,轻轻在眉尾挂了挂。

旁边看惯了自家陛下美貌的宫人,还是莫名红了脸。

“不行,我可是有媳妇的人,这种事最好让没有媳妇的人做,不仅会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说不定还能凑成一对有缘人不是?”

“有缘人?”夜九一笑,整个人多了一股子妖里妖气,“陛下觉得夜九跟这位浮生有缘?”

“有啊,当然有,相遇即是缘。”苏倾钰立马点头赞同。

夜九被噎,转而说:“既如此,那夜九可以把人带走吗?”

“额,这个不可以,孤答应过浮生,除非他自愿,不然谁都不能强迫他。”

“哦?强迫?什么是强迫呢?他这样不拨不动的算盘珠子的性格,偶尔给他松松骨可不一定是坏事。”

“哈哈,算盘珠子啊,你别说,挺像的,难怪老是被人欺负了都反应不过来,你说的没错,算盘珠子是该拨,但是把珠子直接给拨断了轴,那也另当别论了。”苏倾钰伸个懒腰,“你说什么算盘珠子,的确像浮生,但是孤觉得,他还有点小固执,急起来也会张牙舞爪,战斗力也不小。”

夜九默了会儿,凉凉地说:“没想到陛下这般了解浮生,看来西罗的国风确实与众不同。”

苏倾钰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夜九,一时半会儿不知道回他什么,流转头看傻宝,投以求救的目光。

傻宝就卟得卟得地说:“浮生虽然没有阿钰好看,没有阿钰高,更没有阿钰厉害。”

夜九嘴角抽了抽,看了看地上躺着的黑人,再看看一身锦衣威武,被夸的嘚瑟仰着下巴的苏倾钰,默默地咽下了差点脱口而出要反驳的话。

说事就说事,干啥还要拐弯抹角自夸一下?

“但是他还是个很努力很好的人,村子里的人虽然没有多喜欢他,但是大家都喜欢吃他种的菜,他还给我造塔,给我发电,没吃的时候他还把他少的可怜的东西分给我们,我娘亲当时就说,浮生是个好小伙,性子不错,我父王说,患难见真情,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所以我们可以养他一辈子,可以对他好,唔,这跟国风没有关系。”

“不,有关系!”任晋晋苦思冥想,用了很有知识含量的词句,“娘娘你这般深明大义,知恩图报,还知人善用,会发挥所有人的潜能,不就代表了咱们西罗严谨不是活泼的国风?”

苏倾钰:…严谨不失活泼是什么?

夜九看到了任晋晋,眯了眯眼,任晋晋立马躲到傻宝身后去了。

傻宝觉得任晋晋说得对:“嗯,我们西罗的国风就是这样严谨不失活泼。”

夜九默了默,低头不知道想起来什么,突然低声笑了下。

“西罗陛下,不知道你们西罗还缺不缺一个严谨又不失活泼的皇商?”

苏倾钰差点就跳起来了,什么意思?夜九要背弃延国,转而投靠西罗了吗?那个富可敌国的梅家要来壮大西罗了吗?好啊好啊,这样以后户部再也不要跟老子哭穷,老子可以舒舒服服当个吃喝玩乐的皇帝,不用当一个呕心沥血只为了让每个人吃得上饱饭的苦逼皇帝了。

不过他还没欢呼,夜九来了一句:“在下可以兼职一下。”

苏倾钰面瘫脸,呵呵,兼职,谁知道你兼职兼着兼着会不会就把西罗合并给延国了,你当谁不知道你跟延国的现任太子那些不得不说的事么,估摸十个浮生也不及人家太子一根小拇指。

------题外话------

二更马上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