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八章 护短/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宝正拿着一个缠花枝的玉瓶看,这是一个底下的官夫人供上来的,说是他们家不懂玉器,想让皇后娘娘鉴赏鉴赏。

傻宝就真的给人鉴赏鉴赏。看了一会儿就竹筒倒豆子似的说你这玉瓶,是哪里哪里产的?大概是哪年产的?而且因为用料不足,手艺不够水准,所以看起来色泽并不是太好,这个花枝缠的设计也有一点问题。

听的那位刚刚还自鸣得意的夫人脸红得从耳根一直红到了脖子里,在其他夫人们或似笑非笑的嘲弄的表情,或直接笑出声的情况里,十分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刚好这会儿小孩子那边有了吵闹,也就顺坡下驴,说是先去孩子们那边看看。

傻宝反正没事,去不去看都无所谓,反正她是不担心他们家萌萌被欺负的,就领着一群人,去孩子们那边看看。结果却发现那个被打的嘴巴流血的孩子,正是刚刚那位进献花瓶的夫人的儿子。

那位夫人一看自己的老儿子被打成这样,顿时什么礼仪都不顾了。

她生了三个闺女,才生了这么一个宝贝蛋,平日里可是一根指头都舍不得动的,如今却被人打成这样,她怎么能够应呢?

于是她就回头跟傻宝喊:“娘娘你可要为小人做主啊,这在宫里,在天子脚下,都有人敢这样为非作歹,简直不把您和陛下放在眼里啊?”

傻宝看到那个长的眼睛小小的,嘴巴张的大大,嘴角鼻间还在流血的小孩,发现就算现在这个样子,再凄惨一点也掩盖不了那小孩眉宇间的一点霸道跟煞气,让人看着就心里很不舒服。

就这会儿,那小孩嘴里还哇哇喊:“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想要我是什么人,回头我让我爹把你全家都砍死!你个怪物,金眸怪物,没人跟你玩!”

偏偏这小孩话还没有讲完,旁边就有别家的夫人扑哧笑了出来。

搂着小孩的那位夫人,脸色也白了,找遍全场,所谓能被称金眸怪物的,也只有那位长欢公主,那么他们家的儿子刚刚到底说了什么?他还想砍死人家全家,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呀。

然后的小孩左边嘴角血还没流干净,就被她母亲一巴掌拍的右边的嘴角也开始流血。并且还被他母亲一脚踹跪在了萌萌的腿边。

“混账!成日里满口胡言!还不快给公主赔罪,让公主饶了你!”转头又对着萌萌说,“公主啊,小儿无状,您可是金枝玉叶,千万饶了他吧,臣妇给您磕头,给您赔罪啊!”那架势就好像萌萌不答应饶了他们,不然他们就不起来。

萌萌哪里被人这样逼迫过,抿着嘴,赫连莫立马上来放在萌萌前面,豹子似的目光直直瞪着那个还想拉萌萌的妇人,顿了顿,一脸踹了上去,跟苏倾钰踹东西姿势不要太相似。

众人惊了惊,这才想起公里还有一位不会说话的皇子殿下。

被踹倒的妇人看萌萌那边行不通,立马转过身就一直朝傻宝磕头:“娘娘都是小孩不懂事,还望娘娘千岁海涵啊,我们家老爷,也是任劳任怨为朝廷分难解忧了十几年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还望娘娘您开恩呐。”

这话一落,旁边就有人笑起来:“分忧解难,你家大人怕是中饱私囊得都忘了这个词了吧,难为夫人您还想着呢。”

乳娘那边已经打听出来了,这位长年当巡抚的手里抓着的是西罗最大州府对外输出木材的最大渠道,供上来的赋税却一年比一年少,还很有理由地说什么天灾人祸,生意不好。以前顾丞相等人就想收回权利却一直没什么好法子,那位是在是很溜滑。

傻宝一下子没有反应的过来,刚刚这个小孩还哭得这么惨,被人打的这么惨,一般正常人都应该护短一下吧?为什么他回头看母亲,却又被打了,他母亲还说她不好,还让自己开恩什么的,完全就是莫名其妙。

任晋晋在旁边适时的提醒道:“娘娘,这全场只有咱们家的公主是金眸。他们在骂咱们公主是怪物呢?他还说要拿刀砍,嗯,砍您全家呢?”

傻宝似乎会意了一下,大大的眼睛眯起来时跟她父王很是相似。

等到想通他们是在欺负萌萌的时候,突然就气得把手里的花瓶砸到了地上,他们家萌萌平日里连她都不能随便欺负的,一旦她欺负了,她们家相公一定会各种找自己讲道理,烦得要死。那么自己都不能欺负的人,为什么他们敢欺负呢?而且哪里轮得到他们来欺负了。

傻宝觉得不可理喻,却不知道在她举手砸瓶的那一瞬间,周围所有人都吓得跪了下来。

萌萌撇着嘴,跑到傻宝面前,拉拉她母后的裙子。

“绣球,不玩,还我。”萌萌的意思是,那个绣球是她的,如果他们不想跟自己玩,那么自己的绣球就不给他们了。

但是傻宝给会错意了。傻宝还以为他们抢了萌萌的绣球,不肯还了,还不给萌萌一块玩,这简直就是在,太欺负萌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