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3/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这就完了?”邸瑶坚持要早点出来透气,感觉再躺在那要霉了,就起来逛皇宫,潜意识里告诉她皇宫是天底下最气派最豪华的,走上三天三夜都不一定走完。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一个苹果还没啃完就已经把后宫都逛完了?而且很奇怪的是:“其他美人呢?后宫不是应该环肥燕瘦应有尽有吗?唔,难道咱们皇帝,哦哦,陛下,那方面,咳咳,太勤政爱民了?咔嚓,还有为什么我,咳,本宫贵为皇后,就你和明华两个宫女,还有一个嬷嬷,其他的都是小太监”。“咔嚓”再咬一口苹果。

“娘娘,咱们陛下…”明香艰难地想着措辞。

“娘娘,随老奴来吧。”老嬷嬷观察了邸瑶好几天,发现她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曾想过借尸还魂什么的,可是试探多次,她连字都不认识,是真的一点记忆也没有了。

邸瑶跟老嬷嬷密谈了好半天,邸瑶勉勉强强消化了自己现在的一切。

她是大贺第一元帅狄榕的独生女,母亲早些年就病逝,父亲长年征战不怎么见到人,一直是奶嬷嬷带大的,至于闲谟帝,听名字就知道,是个闲帝,还是个好色皇帝,结果在美色上吃了亏,被个异域美人捅了一刀,幸亏反应快,不然这会儿都可能躺在地底下了。

所以暴躁皇帝迁怒了整个后宫,不到半个月除了自己这个皇后,其他的有没有位份有没有子嗣的都被扔到冷宫里去了,甚至贴身伺候的宫女也被扔过去了,现在除了冷宫里还有浣衣局这些离皇帝老远的地方有女人,也就自己这边还有个嬷嬷,两个娘家带来的贴身宫女了,别处的不是去了冷宫这些地方就是放出宫了。而她自己是因为目睹皇帝被刺伤惊到,又被后来皇帝怒气吓到,又受了风才倒下的。

“可是,都八年了,怎么就这么点美人?不是说好选秀一次就得进百多人么?”狄瑶晃晃脑袋,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有这些想法。

“哎哟,娘娘哎,现在这战火连天的,就是那些大国也是隔了三年选一回,咱们大贺,”嬷嬷不敢说了。

“唔,大贺很小嘛,我知道,刚刚看后宫就知道了。”

“我的小姐哎,老奴冒犯,您呐,可得慎言,咱们陛下性子可不是那么随便被挑衅的。”

“啊?还是个暴君啊?”

“轻点声儿。”老嬷嬷忍不住捂住她的嘴巴,好庆幸把人都赶走了,“您呐可不能随便背后议论陛下。还有啊,大贺虽小,您也是一国之母,可得端出皇后范来,啊?可不能让人小瞧了去,让陛下有借口,唉!”

“可是后宫就我一个人了,我端架子给谁看啊?”狄瑶摸摸还是很疼的头,“我觉得皇帝不会废我,听你的话,我爹是个大元帅,他要不想大贺完蛋,可得对我好呢。”

“嘘——”

“知道知道啦,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才说的。”

“这话您跟老奴说说也就过了,出了这门可就不能说了,还有啊,那些个趋炎附势的奴才可不比以前那些美人良善多少,惯会捧高踩低,你呐,得尊贵着,压住他们。”

狄瑶觉得老嬷嬷操碎了心。

“嗯,本宫知道了,嬷嬷放心,定不会让那小贱人得意太久。”狄瑶自然而然地吐出这句话,好像在哪听过。

“……”嬷嬷愣了下,笑的脸上褶子开了,“这就对了,娘娘可算有以前的范了。”

狄瑶觉得囧囧的,总觉得嬷嬷这话听起来不像是夸奖。

狄瑶晚上消食的时候,明华抱进来一只碧绿眼珠的猫还有一只疑似二哈的小奶狗:“娘娘,这是国公爷特地寻来给您逗乐的。”

狄瑶一眼就喜欢上这两只毛茸茸的小东西,摸摸猫的脑袋:“眼睛是碧绿色,就叫阿碧吧,唔,这只狗,嗯,现在是夏天,就叫夏夏吧,找东西来,我要喂它们吃。”

“阿碧,夏夏,真是好听的名字。”明香觉得皇后好有才,随口起的名字都好别致好好听。

明华也一脸崇拜。

老嬷嬷欣慰地笑了。

——

“陛下,皇后娘娘又来了。”赵圭忍不住掩面。

自从这位娘娘醒过来,还失忆了,对什么都好奇,先是端着皇后架子带人浩浩荡荡游遍整个皇宫,包括大臣上朝的地方,除了当时陛下正在用的汤池。末了还意犹未尽地说一句:“还以为整个皇宫能逛一天呢,唉!”

一下子弄得好不容易大发慈悲,想着是不是看在大元帅面上去看看皇后的闲谟帝,伤口又裂开了。

还下旨呵斥了一番。

再也不提去探望皇后的事。

不到两天,宫里人看出了这个好了的皇后不是个善茬,一个伺候花草的小太监怠慢皇后说皇后不懂这些,皇后伸手拿过剪刀就把一盆杂草硬是修成了缩小版青松,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的,完了就把那小太监打了八板子扔到倒夜香的地方去了。

为什么是八板子,因为据说一般小太监挨十板子人就废了,皇后觉得要物尽其用就打了八板子,多么的仁慈啊!

因为这个,宫里人开始讨好起皇后,慢慢地,皇后爱新鲜热闹的性子被凸显出来,宫人多送花花绿绿特醒目的玩意,皇后都矜持的收下了,最后皇后的藏娇殿放不下了,还写了个字迹惨不忍睹请奏折子,要求把藏娇殿和原来贵妃住的醉酒阁合并了,闲谟帝现在一点不关心后宫,他在头疼羗国贡品的事,就说让皇后随便搞,别花太多钱就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