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4/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后还真没花什么钱,就让人把墙壁打通和藏娇殿连一块,自己东西搬进去。原来贵妃的东西,让人打包亲自给送到冷宫去,贵妃当场气晕过去了。

这也就罢了,谁知道真正贪花好色的不是陛下,是这位娘娘,自从这趟去了冷宫,看到十几位愤怒起来骂起人来也很漂亮的废妃美人们,那是隔三差五跑去一趟,端着金贵模样,干尽猥琐的事,知道冷宫不好过,宫人更是两面插刀,这位皇后娘娘看上哪位美人就拉着人家的手聊天,赞美人家眼睛好看,小腰好看什么的,末了还特特叮嘱伺候的要精心,回去了还给送来一些吃的用的,慢慢地那些愤怒宫妃们就主动往上凑了,甚至就像当初对待陛下那样盼着皇后去了,只要皇后去了哪处,哪处得了皇后叮嘱,日子就好过多了。

赵圭觉得,皇后娘娘已经过成了后宫的陛下,史无前例。

闲谟帝不爱听后宫女人的事,是以也没人跟他说这档子事。

这还不算,因为听多了那些过气美人们说陛下天人之色,其实她们不敢直说陛下的金眸,可失忆变了性子的皇后不知道啊,一直以为陛下也是个大大美人,从十天前开始扮贤惠,今儿送汤,明儿送补药,她倒也不学以前那样不择手段地到处堵陛下,每天到点就跑到书房门口送饭等召见,陛下不见她也不恼,把东西全给赵圭,便宜了赵圭,赵圭一直奇怪她的韧性。

直到昨天端着严肃鹅蛋脸的皇后娘娘矜贵从容地问:“敢问赵公公,美人,额,陛下还没被本宫的诚心感动么?本宫要求也不高,就是见一面,啊,你不要跟他说,别吓到他,本宫明日再来。”

赵圭突然有种皇后是陛下,陛下是美人的错觉。

“又来做什么?搞什么失忆,当孤傻子呢?不就是想要跟孤讨好,对以前的事不认账,哼,别以为孤不晓得,孤这边忙的要死,她还在那边收礼收到手软,不是又想扩大宫殿吧?”闲谟帝在愁今年的军费,“告诉她,没钱给她。也没空见她,再来烦孤就滚到冷宫去。”

“额,喏”赵圭不知道怎么跟没了美人开始跟折子较劲的陛下,很想说,陛下您看那些破折子也没用了,都是丞相太师他们批好了,您就盖个章,最后的决策权又不在您,您看那些有什么意思,还有到底您跟着愁什么啊?

不过这话怪怪的,说了就是戳陛下心窝子,就让陛下自娱自乐一下,说不定哪天又想起美人的好了,又回到以前每天高高兴兴的陛下了。

是的,同样从小没受过太多教导的赵圭,思想上有一种只要陛下高兴,管他黄河滔天的落后观念。

“陛下,自从娘娘醒过来也有三四月,您真的不去看看,您也,快半年没进后宫了。”赵圭有点忧心,以前陛下虽不是天天宠幸美人,可好歹隔三差五就换个把新鲜的陪陪,现在除了坐书房看书看折子,就是在校场跑马练武。

闲谟帝愣了下,没想到都过去那么久了,可又觉得现在日子挺充实,虽然朝堂大事仍然不是他能做主的,但至少在宫里活动做什么还是没人管的,他爱跑跑马就跑马,爱爬屋顶也没人管,挺乐呵的。

赵圭有点淡淡的心焦。

——

“当当当”二哈这傻货走哪都不安分,还没进冷宫,里面的人就知道皇后来了。

“夏夏来了。”蓝眼睛的异域美人一身露脐装,操着蹩脚汉文,“娘娘也来了,不晓得带没带她昨天说的绿豆沙。今天我要给娘娘跳舞。”

贵妃是个锥子脸蛇精腰的美人,薄薄的嘴唇掀出嘲讽的笑:“没骨气的外番蹄子,看不出那女人天天来是跟咱们耀武扬威的?”

淑妃抚摸着鲜红的指甲,好像没听到贵妃的话:“哎,珍妃,看看我昨儿晚上新染的指甲怎么样?”

“哎?好看,哪来的,看起来不是宫里的东西啊。”珍妃抱着淑妃的手不放,十指青葱似的,染了红红指甲,太好看了,都想咬上一口。

“嗐,还不是昨儿皇后说我手好看,可不能糟蹋,罚了非让我亲自洗衣服的宫人,回去还送过来这新鲜花汁,听说可是东边新传进来的,明香亲自过来给我用皇后娘娘得来的秘密法子染的。”

“真的啊,我也要我也要,你还有没有剩的?”

淑妃瞟了珍妃一眼:“哼,本来有剩的,我又把脚染了。”淑妃拉开裙摆,露出高基的绿色木拖鞋,脚趾白皙圆润,染了红在绿色鞋子里更是动人。

“怪不得你今天一早非让人把拖鞋找出来,皇后娘娘当初给咱们的时候你还说伤风败俗来着。”艳嫔和淑妃在冷宫住同一个房间,隔了一道屏风。

“我只是觉得今儿天热,穿着舒服。”淑妃提着下裙摆扭着头去门口迎接皇后娘娘了。

今天是三九,外面还下着雪,这里又是冷宫,到底哪里来的热了?

狄瑶抱着阿碧一进门,就看到熙熙攘攘的站着的几十位过气美人,个顶个的水灵,大多是热情的注视她,少数是后脑勺朝她,比如贵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