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7/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下午的时候,雪化了点,太阳还在,暖暖的,狄瑶又晃晃悠悠地给陛下送汤,除了见美人这个动力,不排除还有无聊找理由往前朝跑跑散心的因素。

明香看着狄瑶懒散模样,好无力,远远的看到有几个大臣走近,立马小声说:“娘娘,有人来了。”

狄瑶瞬间直起腰,抬起脖子,右手搭在明香手上,脚步变得规律稳重,眼神高冷。

身后跟着的三四个小太监们一看娘娘变身,也瞬间跟上两步,直腰低头,目不斜视,步履整齐划一。老嬷嬷胃又淡淡地疼了。

“老臣拜见皇后娘娘。”一身戎装的狄榕半膝落地。

“平身吧。”狄瑶根本不认识狄榕,上回她还没完全好起来,狄榕就又去打仗了。

老嬷嬷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比以前尊贵许多的皇后头都不低一下的直直从跪着的狄榕旁边过去了。

狄榕满脸风尘的容颜又老了一些,从小皇后就跟他这个长年在外的爹不亲近,后来他又棒打鸳鸯,拆散她跟太师儿子的感情,把她送进了宫,闲谟帝对她不喜,别的妃嫔轻视她,慢慢地,她也变得跋扈,变得心狠手辣,这些他都听说了,更甚至前段时间还差点病的挨不过来,他这个爹都没去看一眼,她的心里必然是怨恨他这个爹的。

“娘娘,那是国公啊。”明华忍不住小心说了句。

“哦。”国公是什么?狄瑶又走了两步,突然尖叫一声:“国公?——”理论上来说那是她爹?她让她爹跪她?天底下哪有父亲跪女儿的,这里是不是可以她不知道,但她的思想深处是绝对不存在也不允许的。

夭寿哦!

“娘娘!”明华赶紧帮着明香扶皇后,“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那个人是,”狄瑶腿都软了,回头看着因为惊呼而转过头来的沧桑男人,他的左脸还有刚结痂的刀疤,眼泪突然就莫名其妙地掉下来,“那是我父亲啊。”

狄榕不知道怎么了,可见狄瑶竟然掉眼泪,心里也好难过,是不是他不在,闲谟帝又欺负女儿了?

“娘娘?”狄榕想上前又停住脚步。

“没,没事。”狄瑶努力地站稳,转回头,心里说不清的空落落,原来这就是自己的父亲,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真正依靠的人啊。

可是,那种陌生的抵触哪里来的呢?

“还请娘娘多多保重凤体。”狄榕僵硬地说着不怎么熟悉的宫廷用语。

“国公也是。”狄瑶仰头让眼泪风干,不想再去深究怪异感哪来的,“本宫还有事,先回了,国公是要去见陛下吧?莫耽搁了。”

“恭送娘娘。”狄榕目送狄瑶远去,比起上回,这个女儿变了很多,皇后的尊贵威严已经不再是用人多,用刻薄锋利话语来伪装,如今站在那,一句淡淡的平身就已经尊贵无比。

狄榕想,这段时间又得受了多少委屈才练成这样的?老子给他郝连家辛苦打仗,怎么女儿在他们家还这么委屈?

狄榕很不高兴。

可实际上是,

“老爷,您不必多虑。”老嬷嬷看狄榕目光开始扭曲,赶紧解释,“娘娘这是大病一场,尽忘前事了,这礼仪什么的也是新捡起来的,许是还有以前的底子,用心学学,竟是比以往还出彩了,自然,现在后宫只有娘娘,谁不是敬着的,尊贵啊,也是自然养起来了。”

“尽忘前事?太医怎么说?可还有什么后遗症?”

“这不好说,老奴瞅着,娘娘比以前快活多了,虽然没有陛下宠幸,可活的自在。”

狄榕若有所思地去见闲谟帝了。

狄瑶一气跑回后宫,突然又停下来,端汤的小太监差点撞上:“奴才该死,娘娘息怒。”

“你把这汤送去,就说不是给陛下的,给国公,还有,明香,你去太医院,跟侯凫拿最好的去疤药膏,一并让人拿给国公,就说,就说是本宫用剩下的。”狄瑶还是有点别扭,感觉刚刚哭的好丢人。

“喏。”明香欣喜地去了,娘娘总算愿意跟国公和好了,要是早点和好,让国公对陛下施点压,也不会让那些美人什么的轻视了。

这边闲谟帝扶起狄榕:“元帅辛苦了,快快请起。”

狄榕起身跟闲谟帝说了一些军营的事,大意就是,将士的冬衣做好没,都三九啦,再不好都要死人了,还有要过年了,军费怎么搞。

“元帅啊,你也知道,这钱都在户部呢。”闲谟帝不耐烦地摸摸自己垂下的眼纱。

是的,闲谟帝一般见大臣什么的都会戴个眼纱挡住眼睛,心情不好了就不戴,专门吓人去。

狄榕也好心焦,陛下您就这么理直气壮么?这可是您的大贺啊喂!

这户部也不知存的什么心,陛下要美人建宫殿什么的二话不说拿钱给陛下寻欢作乐,可国家要钱了就开始哭穷。偏偏户部尚书还是太师的小舅子,丞相的妹夫,皇帝都动不得。

“不如,就说,陛下又想选美人?”狄榕犹豫地建议。

“……”闲谟帝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憋了半天,颤着声音,“好,好,孤就说皇后嫌弃宫殿不够大不够华美,要钱建个更大更华丽的,哼。”

狄榕:“……”感觉坑了自己姑娘了。

狄榕本来要跟闲谟帝说说对自己女儿好点的,可闲谟帝那话一说他就没法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