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8/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来看看。”狄瑶很矜持地炫耀,“我给你们找来了什么。”

美人们围上来。小太监拉开其中一个盒子上的布,里面有好几只正在产卵的蚕蛾,还有一大堆蚕卵。

“啊——虫子。”好多美人表示被吓哭了。

“大惊小怪什么?这是蚕蛾。”贵妃冷哼,一个个的就知道矫情,不过,“咱们大贺可没有多好养蚕技术,衣服多是棉麻,这些蚕?”

大家都听说过蚕,但大贺养的不好,每年养活的不过百条,吐的丝很差,就这还得当贡品给羗国。

“这蚕你们先养着熟悉着,好好把这些产下来的蚕卵保存起来,明年开春孵化,把蚕养起来,吐了丝就能换新衣服了。本宫问了,这蚕丝贵的很,几个茧就值得一件棉衣。”

“可是娘娘啊。”琪嫔说,“你忘啦,咱们都不会养蚕啦,宫里专门养蚕的都养不好啦,而且,虫子好恶心啦。”

“恶心?那它吐的丝你们不还稀罕得很?少废话,按照本宫说的做。”狄瑶不明白不就是养蚕,就是个虫子,为什么都说养不活呢?潜意识里养蚕吐丝都是农业上理所应当的事,不是有句诗叫把酒话桑麻嘛?

“哼,感情娘娘您懂这个?”贵妃斜眼。

“懂不懂试了才知道,本宫现在是命令你们好好养这蚕,要是不想养,养不好,明年还是没新衣服,今年过年也没有水饺吃了。”狄瑶掷地有声。

众人默。

“娘娘,我养。”宣美人举手,“咱们讲好过年您给咱们弄来面粉做水饺的。”

“我也养。”艳嫔,“您说了想法子给咱们弄新衣服的。”

“我也养。”大家也都慢慢颤巍巍地举手。

贵妃依旧冷哼,但也没说不养。

“这样才乖。”依旧严肃,众美人对这样的皇后都有点无奈了。

“本宫翻了书籍,这蚕卵孵化有讲究,春夏孵化最宜,但这批蚕孵的晚,长的也晚,这是今年宫里最后一批蚕剩下来的,宫里农桑局不愿意侍弄,本宫就给要了来给你们,养死了也不怪你们,但每个人都得写份养蚕心得,另外你们找个干燥地方要好好保存蚕卵,明年春天孵化,到时本宫也会过来看的。”

狄瑶走后,明香留下帮忙寻个干燥地保存蚕卵。

“明香啊,娘娘这是来真的?”淑妃问。

“淑妃主子,这些蚕可是我们娘娘花了心思才寻来的,陛下不肯见娘娘,娘娘就写了折子想给各位主子要点新衣服,可陛下派人来呵斥了我们娘娘,说是前方将士御寒衣物都不足,没有多余的给后宫,还想用我们娘娘要豪华宫殿的名义跟户部拿钱,娘娘没办法,拿自己的名声才跟陛下换来的这批正在产卵的蚕蛾,现在外面好多人骂我们娘娘呢,这养蚕的书籍也都是我们娘娘花钱让人从民间三三两两买回来自己研究,字都认不全,就让人读给她听。”

贵妃在一边看蚕,听了明香的话,有点不甘心地说:“我小时在外祖母家看过农人养蚕,虽不大成功,多少还晓得点,你们娘娘实在不懂可以来问我。”

淑妃诧异又玩味地看了贵妃一眼,贵妃哼哼地走了。

——

闲谟帝又是噩梦惊醒,母妃的吐血而亡,父王的含泪关门,一刀捅来时的惊惧心凉一齐涌上心头。

“陛下。”赵圭挂起帐子。

“孤睡了多久?”

“陛下才睡半个时辰。”

闲谟帝闭上眼:“那孤再躺会儿。”

“喏。”

“那个男人呢?”

“已经净身完毕等着陛下示下。”

“哼,先让他在净房待着,下回上朝拉去大殿站着。”

“喏。”

赵圭退下,想起那个长的比女人还妖三分的男人,暗道可惜,又替闲谟帝郁闷,因为闲谟帝半年没临幸过女人,底下有人猜测陛下喜欢男人了,就寻来这么个男人献上来,闲谟帝下朝回来,看到那个男人,本来以为是个面生的太监,喝了茶才发觉不对劲,气得陛下当场让人把那个男人拉去净房了,因为一直求饶,闲谟帝心烦就让人再拔了舌头。

闲谟帝翻个身,喝了太医的药,睡了一觉身上的那阵热还是没完全过去,很不舒服。

翻了几回身,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来现在的据说失忆的皇后,前些天还上了几道折子,那字丑的看不下去。

睡不着也不想起,闲谟帝眯着眼说:“赵圭,跟孤说说皇后都作了什么妖?”

隔着帐子,闲谟帝声音有点沙哑不清,赵圭都听的心神一荡,赶紧回话:“娘娘做的事,可多了。”

闲谟帝睁开眼,金色的眸子慵懒纯粹:“嗯?都说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