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9/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又更冷了,狄瑶也不大往冷宫跑了,窝在自己的暖阁里当猪。

昏昏欲睡的时候,明香跑进来口齿不清地说:“娘娘,陛,陛,下下来了。”

然后老嬷嬷终于知道当初给猫狗起名哪里不对了。

“哦,来就来吧,等我醒了再喂它们,让它们就待这,外面冷别出去了。”狄瑶的暖榻特特垫了好几层棉花,特别软,旁边桌上还有新摘的红梅,特别香,周边还垂挂了贝壳自做的风铃,特别好看,手边还有好些奇怪的糕点,看起来特别好吃,因为不出门,穿的随意,黑发铺散,素颜朝天,睡的脸颊红呼呼的,特别可爱。

闲谟帝突然发现他的皇后原来这么好看,以前那些过分端庄的妆容把人都弄丑了。

“娘娘,”老嬷嬷刚要再喊,陛下可是时隔半年头一次过来,不能再气跑了。

“下去。”闲谟帝声音轻了点但不容质疑。

赵圭看皇后睡的哈喇子都要出来感觉眼要瞎了。看闲谟帝没反对,就点了催情香,灭了灯烛只留了榻边一盏,然后拿着闲谟帝的披风出去了。

等人都走了,闲谟帝绕着大了许多的藏娇殿走了一圈,自己又点起了卧室的几盏灯,摸摸卧室变矮的茶几,一碰直晃来晃去的摇椅,变成淡黄色的纱帐,民间的泥人假镯子什么的小玩意也摆了窗台一排,床头还放着好几本话本子。

到了桌前,闲谟帝拿下眼纱,坐下来看看写了厚厚一沓的毛笔字,这字总算是能勉强入眼了,跟她一比,闲谟帝觉得人生变美丽了点。

拿起所谓的养蚕手札,闲谟帝想起来前段时间她跟他要了蚕,据说是要给冷宫女人养好了换衣服,闲谟帝觉得现在这个不怎么跋扈吵闹的皇后挺有意思的,换成以前,他要是说没钱什么的,她肯定得讽刺几句说他找借口什么的,可这回她什么也没说,还拿自己名声去给他拿钱,当然那钱不是给他花的,全给她老子带去了。

看完已写的手札,闲谟帝有点讶异,里面有许多竟是宫里没有记录的,闲谟帝拿过桌上相关书籍,找遍所有孵化相关内容也没找到恒温一词。

“唔?明香,热。”狄瑶头昏沉沉的,身上不舒服。

闲谟帝被惊动,起身往外间走去,还没到门边,外边灯黑了,隐约地看到狄瑶不舒服地滚来滚去,榻上的被子被踢了,旁边灯也被她推地上去了,催情香已经弥漫了一室。

“唔。”狄瑶被人抱住亲热都是昏沉沉地,潜意识地抗拒着,但一整天没舒服过的闲谟帝抱到美人才舒服了。

“唔,大,大胆。”狄瑶推着身上的人,“重死了。”

“呵呵。”闲谟帝愉悦地笑起来,“跟孤说大胆?皇后,你胆子倒大了。”

狄瑶意识不清,可是孤这个称呼在画本子上是皇帝的自称,所以这个人是皇帝?做梦了吧?狄瑶愣了下,好奇地努力睁眼想要看看据说天人的皇帝,可一片黑,加上意识不清,根本看不清。

“乖,孤宠你。”闲谟帝调戏起美人可是杠杠的。

狄瑶转开头,迷糊地给龟毛宅男皇帝又加个个流氓猥琐的标签。

——

第二天早上,闲谟帝不上朝,吃了早饭也没回前朝,拿着养蚕手札坐在窗前看了会儿,狄瑶还没起。

周围宫人多是喜气洋洋的,皇后这边人觉得以后真要是皇后最大了,皇帝这边人觉得陛下还是正常的。

觉得周围人有点不正常,闲谟帝就把人都赶出去,然后自己拿过窗口上的七巧板研究起来。

过了会儿,跑进来一只猫,看也没看闲谟帝地路过跳上了床窝在狄瑶枕头边,闲谟帝眉角一抽。

然后又是“汪汪嗷嗷”的傻狗伴着铃铛“当当”地冲进来,想上床爬不上去急得绕着自己尾巴转。

闲谟帝放下东西,走到床边,重新审视起他的皇后,一个半夜睡觉能把被子全卷跑的皇后,一个养了这么傻的狗的皇后。

虽然半夜他又把被子抢回来,还把皇后踢到床脚去了。

“早上好,阿碧。”狄瑶眼都不睁地把枕头边的猫抱到怀里蹭了蹭,阿碧喵喵回蹭了几下。

闲谟帝饶有兴味。

“夏夏,闭嘴,再叫唤早饭没得吃了。”狄瑶伸手捞了捞,那狗还就凑上去让她打了一下,然后欢乐地坐地上真不汪汪叫了,摇着尾巴,铃铛一直响。

闲谟帝越发嫌弃那只狗了,还有,那狗和猫的名字怎么听着那么奇怪?

“啊——”狄瑶睁眼猛的看到床头有个人,吓了一跳。

闲谟帝垂眸,这是害怕孤的眼睛啊,跟当初一模一样呢,真是讨人厌,还以为真变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