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10/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狄瑶坐起来,衣服什么的都被换好了,也不怕春光乍泄了,转头看旁边的人,披散的墨发,白色的单衣,重点是露出的下巴光滑坚毅,斜飞的眉自有神韵,还有高高的鼻子,没什么血色的薄唇,哎哟,瞬间戳破了狄瑶的少女心,美男啊美男,可是美男怎么浑身散发被嫌弃的可怜样。

狄瑶突然想起来前些天嬷嬷念叨着:天天往冷宫跑,也不知有什么好,不就长得好看点?

她反击:那嬷嬷你倒是找个比她们好看的在我身边放着,我就不去了。

嬷嬷就念叨着要去跟赵圭说说挑个貌美的小太监来,为什么不是丫头?呵呵,被闲谟帝看上怎么办?

“哎?你,你是嬷嬷新找来的太监么?”狄瑶已经习惯有太监伺候,除了沐浴穿衣这种贴身实务由明香她们伺候,其他的都是太监来。

闲谟帝额角狠狠一抽,抬头要瞪她。

结果狄瑶先跳起来了:“哎?金色的眼睛?嬷嬷这回可用心了,给我找来这么好看的人。”

闲谟帝一时失语,她说什么?金色的眼睛,好看?

所以她的失忆真不是装的。

不然不可能一点点闪躲畏惧都没有。

“你过来。”狄瑶想跳起来的,可跳到一半突然没了力气又坐了回去,好奇怪的感觉。

闲谟帝闲闲地扫了她一眼。

“哎,你怎么不回话?是哑巴吗?啊,我知道了,你是不是昨天那个被献给陛下的美男啊?那,你真被净身啦。”狄瑶瞟了一眼他的下身。

闲谟帝有点蛋疼。

没看出什么,狄瑶有点尴尬:“那,我说,对的你点头,不对就摇头,不想回答就不动。”

闲谟帝觉得有意思,点头。

“你见过陛下了?”

点头。

“那,你过来,陛下允许了吗?”

点头。

“那,你以后就归我了是不是?”

摇头。

“不是?那,那你过来做什么?”

不动。

“不会是陛下又舍不得你的美貌了,让你一会儿伺候我,一会儿伺候他?”

僵硬,然后慢慢点头。

“那,我跟你说的话,你会不会告诉陛下?”

摇头。

“真的?”

点头。

“那,你跟我说说,陛下他好看吗?都说是天人容貌的,比你还好看吗?”

不动。

“他对你凶不凶?是不是很暴躁,很龟毛?”

不动。

狄瑶没注意对面人的身体有点僵硬。

“你的眼睛是天生的吗?不是戴美瞳?”嗯?美瞳是什么呢?

点头。

“好神奇啊,我只看过丽美人眼睛有点蓝,还没看过金色的,是遗传嘛?”

不动。

“唔?遗传是什么?哦,就是你爹或者你娘也是金色的眼睛?”

点头。

“陛下就没觉得你眸子好看?你没跟他扮可怜吗?我跟你说,你要是用你这么好看的眼睛盯着他看,我保证他肯定心软的。你这么好看,他就没猥琐你?”

摇头。

顺带闲谟帝拳头握了又松了,松了又握了。

“还真是变态,这么好看的人都下的了手,那,你疼不疼啊,你别站着了,你坐下来吧。”狄瑶阴暗面地怀疑闲谟帝是嫉妒人家美貌才对人家这么辣手摧花。

闲谟帝坐在床边,盯着地面扮可怜,狄瑶就抱着猫花痴地看他。

闲谟帝感受到她的目光,动了动手指,没出声。

“吶,我跟你说啊。”狄瑶突然想起来叮嘱他,“我今天跟你说的话你别告诉陛下啊,我知道你不会说,但,让你写也不行啊,嬷嬷跟我说陛下下旨了不许人背后议论他,除了他的贪美好色这些虚名,关于他这个人的,我都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只能从别人嘴里三言两语拼凑出来,可是都不是什么好听的,一个人哪里能一点好都没有啊,他还是我丈夫呢,那些人也真是的,当着我的面那么说我丈夫,可我都不能给他说好话,也是你不会讲话我才问你的。”

闲谟帝转头看她,很想问她为什么贪美好色会是个虚名,为什么这样还不足以形容自己这个皇帝。为什么她要想着给他说好话,明明以前不曾对她有多好,现在更是半年不曾见过她,还给她的名声抹了污点。

原来之前一直去烦他是因为好奇吗?

“还有还有。”狄瑶认真地说,“在藏娇殿我跟你这么说话的,出了这个门就不行了,嬷嬷说皇后要有皇后的样子,不能给陛下丢人,所以别人让你形容我,你要告诉他们我很高冷知道吗?”

闲谟帝脸色很玄幻。

狄瑶拍拍他的肩,起身:“哎,作孽哟,好好的美男子成了太监了,哎,扶我一把。”狄瑶还是没力气。

闲谟帝起身扶了她一把。

狄瑶又趁机看了两眼,越看越觉得好看,金色的眸子比今天外面的太阳还温暖,感觉冬天都不冷了呢。

真是赚到了。

闲谟帝看到了她偷笑的狡猾模样,说不清什么滋味,很想一个人静静。

“我昨晚也没梦游啊。”狄瑶走路都费劲,“不对。”狄瑶突然停下来,“我好像记得昨晚上看到陛下的,也不对,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见过,可是,孤是什么鬼?话本子上的王吗?好像还说我大胆来着,是我睡太久睡糊涂了吗?”

闲谟帝发现他的皇后大病一场后不仅更傻了,还更迷糊了。

“你是昨晚来的吗?”狄瑶问一句,再多看一眼。哇,鼻子都那么挺,手也那么好看,嗷嗷,美男,美男,以后就是我的了。不不,一半是我的。

点头。

“那陛下来过吗?”

不动,半天,缓缓摇头。

“那我昨晚摔下床了?”

点头。

“果然啊,陛下才不会主动来呢,我说怎么不对劲呢。”

闲谟帝突然不敢告诉她自己是皇帝了,闲谟帝在她的印象里是个那么差的人,可是她表现得这么喜欢单纯拥有金眸的自己,哪怕,只是个太监。

当然,这个游戏挺有意思的,刚好最近没什么好玩的。

给狄瑶套件衣服盛点粥什么的难不倒闲谟帝,幽禁的那十年什么都是自己动手的,因为很多食物都是生的,衣服是破的。

狄瑶吃饭顺便喂着阿碧它们,她一点也没好奇其他人去哪了,直觉得吃饭本来就不用什么人伺候。

闲谟帝趁机出去,让赵圭去警告所有伺候的人管牢嘴,别说昨晚皇帝来过。

众人不明所以的时候,进门就看到皇后娘娘大爷似的歪在床边暖榻上给阿碧顺毛,闲谟帝给她倒水拿糕点,狄瑶偶尔花痴的看着闲谟帝说:“小安子,你真好看,比冷宫里的美人好看。”

众人风中凌乱,嘛话都不敢轻易说,就怕说漏嘴被砍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