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11/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离开藏娇殿,闲谟帝问赵圭:“昨晚的香里还加了别的东西?”

“多了一味安神的,不过,说是会和冷荷香相克,使人意识不清。”

闲谟帝突然想到昨晚狄瑶瘫在暖榻上,手边就有一碟糕点,隐约有莲香。

隔天上朝,众人觉得闲谟帝哪里变了点,主要是他今天没戴眼纱,还把额前挡眼睛的头发梳起来了,墨黑的锋眉染上了某种锐气,金色的眸子懒散里多了点愉悦,然后就把前天那个妖媚男人挨个大臣面前秀了秀,大家看着那个嘴眼歪斜再也看不出美貌的都快断气的可怜男人,明了,陛下这是受刺激了啊。

“以后让他白天扫前殿,晚上去后宫看门。”闲谟帝冷冷地说。

赵圭有种闲谟帝给自己每天做的事重新定义了的感觉。

后宫这边,狄瑶特地晚上不睡觉等着小安子来报道。

闲谟帝还是一身白色单衣,手红红的,一看就是冻的,可身上一直冒热气,明显很热。

其实是这样的,他刚从校场跑马,还练了会儿武才回来。

衣服嘛?因为他很嫌弃太监服,难看。

狄瑶一看到美人进来,可赵圭还在,赶紧端着:“来了?有劳赵公公了,人,本宫会安排好,赵公公请回吧。”

赵圭有种被嫌弃的感觉。

闲谟帝扫了他一眼,赵圭赶紧告退走了。

明香她们都不敢抬头。

“哎,冷不冷?”狄瑶觉得这么美的人遭这么大罪太罪孽了,“怎的都舍不得给件衣服,这还是你昨天那件白色的吧?”

不是的,他有好多白色的。

“不过太监服很丑的,你穿白的好看。”

周边太监哭丧脸地低头。

“我今天让宣美人煲了汤,很好喝的,我给你留了。”狄瑶直接拉着人家到火盆旁烤着,觉得火光映着金色的眸子特别有光彩,感觉跟狮子似的。

明华捧着汤,头低的看不见了都。

狄瑶很随意地接过来,拿了两个碗,各倒了半碗,然后和美人一块捧着喝,感觉太美丽了。

如果在现代,狄瑶会明白自己这是犯花痴,爱美男入魔了。

“给我看看你的手。”狄瑶把宫人都赶出去,然后摸出来一个小盒子。

闲谟帝不动,狄瑶觉得没人有点脾气大,不过呢,美人嘛,正常的。

直接把人家骨节分明的手拉了过去了,因为今天练长枪,闲谟帝的手心被磨得红肿起来。

“我给你擦点油,这是我自己偷偷弄的,嬷嬷他们不知道,不然又要说我瞎捣鼓,你不要担心,我查了医书的,不过又多加了一味桂叶油,提神的。”

闲谟帝慢慢开始重新认识他的皇后,好像自己以前都没有认真了解过他的皇后,可是好奇怪,以前也没听人说皇后懂医术。

不过涂了药油,果然舒服多了,比宫里的药好使,所以就伸左手拿过来准备占为己有。

“你就拿着吧,以后哪里磕了碰了就用点,不过破的地方不要用啊。”狄瑶捧着美人的右手高兴得不得了,轻轻地吹了吹,还以为美人是好奇这个药来着,喜滋滋地想讨美人欢心。

闲谟帝感觉手心痒痒的,手指颤了颤,抬头看她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一颤一颤,宛如幽禁时窗边长的狗尾巴草,风一吹,晃啊晃,不时有小鸟小猫跳上来逗弄狗尾巴草,带给他那时候无数欢喜。

“那个,你不要太难过,也不要太埋怨陛下。”狄瑶都不好意思说话,低着头,“陛下也是太生气了,当然还是他不好的多,对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可是,你就,就看我面子上,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闲谟帝抬头看她,金色的眸子有点呆滞,凝望着她,一点都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他,是我丈夫嘛。”狄瑶说不清什么感觉,但隐隐的觉得宫里人对闲谟帝不怎么够敬畏,完全与她概念中的帝王感觉不同,“虽然我没办法让他不做这些不好的事,而且,他是有点过分,可是你知道吗?他也有身不由己,大贺应该是他的,可他却要用我这个皇后的名义去户部拿钱给前线的将士,如果可以,我想他也不想这样,就像你,他不这样,又要怎么阻止以后那些人给他送美人过来,我也不是说你不好,只是如果不是自己想要的,再好再美丽的东西都枉然。你就当看我面上,我保证我以后肯定对你很好很好。”

闲谟帝回过神,有点闷闷的,起身走到窗边,外面又是厚厚的雪,不知怎的,忽然记起母妃还在的最后一个冬天,雪也是这么大,他在雪地里跑来跑去地玩累了,跑到门口就听到母妃跟父王说:陛下,臣妾懂你,你做的很好了。

他偷偷看到总是对自己笑着的父王,那天皱着眉,都要哭了似的,拉着母妃的手一直不放。

如今,他都明白了,是不是就像狄瑶说的,因为都是身不由己,所以不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