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12/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狄瑶看小安子不高兴了,也不好意思,尽管一直被告诉自己是尊贵的,做什么都是对的,但她心理上还是没办法做到那样,她认为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不对说成对才是不对的。

闲谟帝回过神,转头就看到狄瑶惊慌地转开目光,原来,她又偷看他了。

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你,还好吧?”狄瑶抠着帕子。

闲谟帝拿过一边的笔纸:“你该自称本宫。”作为皇后的尊贵特权,随时都该拥有。

“反正又没外人。你不生气了就行,唔,那个,我还跟侯凫拿了,就是,净身完可以用的药,你,你用点吧。”狄瑶红着脸把一个小瓶子递过来。

“……”闲谟帝又开始蛋疼了。

“以后你就睡这里。”要睡觉时,狄瑶领着闲谟帝到卧室门口的小床边,“以后你就在这给我守夜,原来的小凳子小房子他们轮流给你守宫门去,你放心,我吩咐过了,他们不敢告诉陛下的。”

闲谟帝看着一米多宽两米长的竹榻,眉头狠皱,再看看对面狄瑶那三米宽的大床,很不高兴。

“为了迎接你,今天我特意让他们换了新的被褥。不信你问明香。”狄瑶还想卖好。

战战兢兢的明香赶紧补充:“回,回,是是,连竹榻都是新的,都是新的。”

“哎?竹榻都换了吗?你们比我还仔细啊。”

闲谟帝看看随意地奔向大床,欢乐地抱着阿碧在床上滚了几圈的狄瑶,狠狠心坐下了。

明香吓得赶紧带着小凳子灭灯跑了。

第二天,狄瑶起来,明华含含糊糊地说小安子已经去前朝扫雪去了,狄瑶这初初得了个美人,时刻惦记着,一想到外面大风大雪的就很揪心,吃完饭都不安身。

老嬷嬷斟酌着斟酌着说:“娘娘啊,您不觉得,那位,那位不同寻常吗?”

“当然不同寻常,我还没看过金色眸子的人呢,就像漫画里的男主角,单纯的,温暖的。那么帅,那么帅,嗷嗷嗷嗷,受不了了。”狄瑶双手合十,然后又抱着榻上的枕头吃吃笑。

众人:……到底哪里看出来单纯,哪里看出来温暖了。

“可是娘娘,冒画是什么?摔又是什么?”小凳子好好奇。

“嗯?对啊,摔是什么?冒画是什么?”狄瑶看嬷嬷,嬷嬷也摇头。

“娘娘以前也只看过一些话本子,难不成是那里面说的?”

狄瑶遥遥看看自己桌上的话本子,摇摇头,又说:“或许吧,谁知道呢,想不起来了。”

“那就不必想了,以后再看到啊,娘娘就知道了。”明香也不想皇后想起以前的事,以前的皇后才不会给她们假期,给她们这么大的自由,以前连走个路都不许弄出声,不然得扣月钱打板子。

“是啊,娘娘,以前的事慢慢都会忘的,您就是忘的快了点,以后碰到相似的也就熟悉了。”明华也附和。

狄瑶总觉得这话不大对。

“嗯,那个。”狄瑶眼神游离,“国公他,还好吧?”

“好呢。”明香笑起来,“上回东西给了国公,国公可高兴啦,说给娘娘猎了好几只红狐狸,等再猎几只就够做一件大红披风,肯定比当年的婚服好看,娘娘当年不肯穿婚服说嫌丑,国公一直记着呢,额,”明香被嬷嬷戳了一下胳膊,才发现说多了。

狄瑶两眼放光,没注意后半截:“真的啊?都是红狐狸?”

“啊,对,红狐狸。”

“我也能随便穿正宗的狐皮大衣了,这回应该不会被坑了,可是,那得死多少狐狸啊。”狄瑶一把狐皮大衣和狐狸等价就退缩了,可让她放弃已有的又舍不得,“那个,别让他再去打猎了,把他有的给我就得了,我不要披风,够做个围脖就行了。这大冬天的,哪还有狐狸。”

“哎,老奴去,国公爷知道娘娘心疼他不知道怎么高兴呢。”老嬷嬷喜气洋洋地跑了。

狄瑶:……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喂,我就是觉得小动物可怜。

“你们笑什么啊,嬷嬷,那是误会我意思了。”

明香他们低头还是笑。

“不许笑了。”狄瑶恼羞成怒地起身跑到门口,又被风雪逼了回来。

“好冷啊,小房子,你对宫里熟是不是?”

小房子回道:“回娘娘话,奴才六岁就在宫里当差了,各处的人都认得些。”

“那你去给小安子送点热食,还有把我的手套也拿给他。”狄瑶某天手太冷,可把手用手捂带起来就没办法做事,于是苦思冥想,画了个包住五指又能做事的手套,此举甚是造福大众,不少宫人还自创了脚套,可发现还是手套靠谱。

小房子接了东西就快速去了。

狄瑶又开始花痴起来:“金色的眼睛啊,迷死人了,呵呵,哈哈,嘻嘻”

明香等人:…完全不知道哪里迷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