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13/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这是娘娘让送来的?”闲谟帝下了朝一到书房门口就看到小房子跪在那捧着东西。

“回陛下,娘娘道天冷,怕陛下受寒,让奴才送热汤还有这副手套来。”

是的,小房子就是闲谟帝这边的放在皇后那的眼线。

“送给孤?是送给小安子的吧?”闲谟帝拿过手套比了比,有点小,撇撇嘴,又抬头看看不远处佝偻着被人吆喝赶紧扫雪的真正小安子。

冷哼一声。

“这手套是娘娘自个的,特地在里面缝了厚厚棉花。”小房子满头大汗地解释。

“嗯,孤知道,可你们娘娘没想过她的手比孤的小吗?”

小房子:……

“罢了,你先回吧,说东西送到了,小安子很感谢娘娘。”闲谟帝闲闲地拿着手套进门了。

赵圭接过小安子的汤:“娘娘今儿起来都做了什么?”

“娘娘今天起来吃饭就念叨,”小房子看看里面,没看到闲谟帝影子,说,“一直说那位金色的,什么纯粹,单纯,迷人什么的,还说什么冒画男角,摔什么的,奴才不大懂,说是话本子里的,不过奴才估摸娘娘就是夸陛下的,一早上饭吃不好一直念着陛下傻笑。”

小房子觉得当年陛下一下子得了十来个相当稀罕美人也没皇后娘娘这么喜形于色。

在门口旁边的帘子后面,还没完全进去的闲谟帝把小房子的话都听在耳朵,摩挲着手里的手套,完全能想象到狄瑶那个花痴得啃着被子的模样。

昨晚他都要睡着了还听到她乐滋滋地蒙在被子里笑,一转头就看到她飞快把掀起偷看他的缝隙盖上,又在床上滚了大半宿,导致早上他起来动静挺大的,她是一点也没醒。

简直惨不忍睹。

他有那么好看吗?他的眸子有让她欢喜稀罕吗?为什么别人害怕嫌弃的她那么得意?

闲谟帝摇摇头,想不明白。

到了晚上,闲谟帝过去的时候顺手折了几支红梅,狄瑶老早就开始不停地跑到门口张望,老嬷嬷觉得皇后心智都退化了,感觉就像孩子突然得了个不得了的玩具,时刻放不下,都不想着去冷宫看美人了。

一看到满头大汗的小安子穿过风雪过来,廊沿的灯光在他金色的眸子里泛出温暖的光,狄瑶跳起来挥手:“小安子,小安子。”

闲谟帝加快了脚步,走到她面前,将红梅递给她。

昏暗的灯光下,在一旁大雪纷飞的背景下,面带微笑的金眸小安子深深地刻在了狄瑶心里,宛如初见,一见惊为天人。

闲谟帝看她又看自己看痴了,笑笑,把梅花放到她手里。

好有优越感啊。

被梅花上的雪一刺激,狄瑶脸红了,装的若无其事地拿着红梅转身进门:“啊,我刚就是出来看看雪下多大了。”

“吃饭了吃饭了。”狄瑶背着人捂捂脸,烫的吓人。

一个帕子从后面递过来。

“啊!哦,呵呵,谢谢。”狄瑶接过帕子,看到金色的眸子在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

闲谟帝觉得自己的皇后越来越有趣了。

吃饭的时候,闲谟帝习惯性地坐在首位,一坐下就不对了,有点心虚地看看狄瑶,狄瑶根本就不懂这位子有多大含义,平日里也没人肯跟她一个桌子吃饭,她坐哪都成,没人提醒,所以就捂着脸还巴巴地挨在美男旁边坐下。

其他人:……

闲谟帝淡定地去拿碗,小凳子腿软了,反射性地赶紧抢着拿,结果被闲谟帝一瞪,被小房子扶了一把才没摔倒。

闲谟帝拿过碗盛了半碗汤给狄瑶,狄瑶接过来就开始舀着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闲谟帝也喝了半碗汤,听到碗勺一直响,抬起头才发现狄瑶碗里汤没了,也不知在想什么,还一直舀汤往嘴里放。

闲谟帝盛了饭,拿了狄瑶手里的碗勺,把饭和筷子给她,无奈地摇头。

狄瑶深觉一辈子的脸都丢光了。

等吃完了,宫人们收拾碗筷,狄瑶研究起梅花,多美丽的梅花,多香的梅花,这可是美人送的啊。

闲谟帝不得不承认虽然对狄瑶的花痴很无奈,但是,很受用。

没事了,闲谟帝就看她写的养蚕手札,今天又多写了一点,说是要把蚕卵放在干净的纸上,至于为什么?旁边打了很多奇怪的符号。

闲谟帝起身走到狄瑶的身边,指指那三个大问号。

狄瑶正在荡漾地闻梅花,被人一拍,吓得魂都要没了,转头。

看小安子竟然看她写的笔记,狄瑶都想哭了:“这,这不是我写的。”

闲谟帝皱眉,这么奇葩的字迹还有别人会写?

“这是,是小房子写的。”狄瑶振振有词。

被点名的小房子差点扔了手里的碗,心里大呼:娘娘,小的字可是赵圭公公亲自教的,您这谎话太瞎了。

“我,我写的比这好看多了。”狄瑶感觉好丢人。

闲谟帝默了默,然后点头,表示相信。

可狄瑶一点都没从他脸上看出来他的赞同。

“你坐。”狄瑶让了点位子给闲谟帝。

闲谟帝就坐下了。

狄瑶很喜欢小安子没有像别人那样,让坐都不敢做,让一块吃饭不好吃饭,动不动就是不合规矩,还一个劲想着讨她欢心,可他们根本不知道她真正想要的生活,想要的相处方式,很多时候,她觉得自己不应该生活在这里,这里的世界她完全的陌生,一点熟悉的东西都没有,如今小安子这样很好,有熟悉的感觉,有她认为的人与人应该有的相处方式。

“这个啊,这个是我表示疑问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写这个,今天早上醒来我就突然觉得孵化蚕卵应该把蚕卵放在纸上,要注意温度,还不能碰水。可是又不知道为什么,我在找书呢,说不定以前在那本书上看到的。”

闲谟帝又指了指恒温。

“恒温就是保持温度一直不变,白天晒太阳的温度,到了晚上也要保持白天的温度。啊,对了,我还得让她们建个暖房。”

狄瑶说风是雨地爬起来就跳下地找明香,让她去跟冷宫那边说要建暖房。

闲谟帝若有所思,看狄瑶跑出去了,摸摸下巴,想起来小时候无意间得到一只不知哪爬到窗台上的蚕,他把蚕弄下来,把所有能吃的都给蚕吃,结果蚕养的白白胖胖的,特别可爱,虽然没两天就死了。

闲谟帝笑笑,就把手札递给一旁的小房子:“眷一份给孤留着。”

“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