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14/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娘娘,夜深了,热水也备好了。”小凳子禀报。

“哦,马上来。”狄瑶眼睛还黏在话本子上。

闲谟帝都快将她桌子上的几本养蚕书看完了,她那一本话本子还没完,似乎都没看她翻页。

闲谟帝走到她身后,就看到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一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最重要的,话本子上写男主角各种美丽各种风采那段描述,犀利的如黑曜石的眼睛被毛笔圈出来,歪歪扭扭地改成了金色的太阳般的温暖双眸。

她是有多喜欢这双人人忌讳的金色眸子啊。

闲谟帝对着镜子看了一会儿也没发觉有什么特别好看的。

“嗯?怎么了?”狄瑶被人推了推,转头看到美男金色的太阳般的眸子含着温暖的笑意。

“啊!”狄瑶赶紧合上书,还把书塞到一旁书架的最底层,“我,我去洗澡了。”

闲谟帝跟着她往澡房走。

狄瑶到了门口,突然转身:“你,你跟着我干嘛?”

“娘娘,嬷嬷带着明香明华去冷宫了。”小房子咽口口水,看看闲谟帝,感觉对不起娘娘,“就让,让小安子伺候您沐浴吧。”

“啊?他?”狄瑶脸红了。

闲谟帝笑的特别迷人。

“那等嬷嬷她们回来我再洗。”狄瑶不适应地抓了抓衣摆。

闲谟帝弯和她低下的眼睛平视,笑的更好看了。

“娘娘,水要凉了。”小房子声音很虚。

“我,我自己洗,不要你们伺候。”狄瑶转身跑进澡房就把门关死,差点撞到闲谟帝。

小房子心一跳,好险。

闲谟帝意味不明地笑,走到一边轻声说:“娘娘平日也不用太监?”

“回陛下,娘娘一切贴身事务都是宫女伺候,便是卧室,娘娘在的话奴才等若非必要也是不进的。”小房子也觉得娘娘这是个怪癖。

闲谟帝也有点奇怪,毕竟这宫里太监伺候是常事,不过狄瑶不要也没什么,毕竟太监也算半个男人。

——

闲谟帝在狄瑶沐浴完后也去洗漱了,狄瑶把所有人都赶出去,然后对着镜子看背后的痕迹,一直是别人伺候自己洗澡,她都没注意自己身上多了这些淤痕,看起来已经消得差不多,但还是有点痕迹,狄瑶估摸着是自己前天睡觉摔下来造成的,怎么都没有听明香她们说,一般这种事她们不是应该搞得惊天动地喊一大堆太医来吗?

狄瑶伸手戳戳后肩上的淤痕,还好,不疼,拿过一边的红油够着抹了点,又给胸口这边抹了点。

门口的闲谟帝闪闪眼光,眼珠转了转,变身成恭顺模样,径直走进去。

“喂,你,你进来干嘛?出去!”狄瑶捂着胸不敢回头,对着镜子里斥责小安子,“你不知道不经我允许不得随意进出我的卧室吗?出去——”

闲谟帝没想到她反应那么大,连眼泪都要气的跑出来了,唉,把人弄哭就不好了,虽然那双潋滟的眸子要哭不哭还挺好看的。

小安子很“惊恐”地低头出去了。

狄瑶手忙脚乱地拿衣服套上。

过了好一会儿,门被敲响。

回头,小安子端着茶有点无措地站在那。

狄瑶还没气完:“我不渴,我要睡了。”说完就拉被子把自己盖上。

小安子的可怜表情变成了恶劣的笑,眼里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点点宠溺。

——

第二天,大家过得有点辛苦,因为他们发觉,昨天还稀罕美人稀罕得不得了的娘娘今天竟然提都没提小安子,小安子回来了也没有去接,吃饭也没喊小安子。

闲谟帝没想到这都一天一夜了,她还没消气。

趁着她吃饭,闲谟帝去书桌那提笔,看看那边,还是只有个后脑勺朝他,敲了下笔,打定主意,落笔。

收笔时,无意间瞥到那本养蚕手札摊着,上面没写新的内容,反而一边的纸上写满了歪歪扭扭的:小安子,小安子,原谅?不原谅?还有坏蛋什么的。

哎哟,看来有人气了一天书都看不下去了。

狄瑶其实一直暗暗观察小安子,看他进门她不说话,可她看到了他眼里的失落和难过,吃饭不喊他,他委屈地去书桌不知道写什么去了,如果写道歉信那就原谅他好了,毕竟他也是刚来不知道规矩,自己又没有叮嘱过他,被他看光虽然很生气,但人家都道歉了还不能说话只能用写的,够诚意了嘛。

看到他往这边过来,狄瑶赶紧低头继续吃饭。

肩膀被推了,不理,又被推了,还不理。

然后没动静了,狄瑶回头,看到小安子金色的眸子里闪着光,委屈地要哭了似的。

再看画,一个只有后脑勺的女子自顾自吃饭,后面单薄衣裳的男子可怜巴巴地看着。

“扑,真丑。”狄瑶笑起来。

闲谟帝一脸黑线,心里小人又蹲墙角画圈圈了,不就是比别人少画十年么,有那么丑么?

不过她笑了啊,那就暂时不追究了。

吃完饭,闲谟帝随便翻了翻狄瑶书架上的书,找了本翻过痕迹最明显的,看看确定不是什么才子佳人的话本子就坐到一边看起来。

狄瑶在桌子上用拼命的架势在练字。

宫人们看两位主子总算和好了,松了口气,退出去,把空间留给两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