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15/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安子?小安子?”狄瑶喊了好几声。

闲谟帝猛的从书里抬起头,目光十分复杂地看着狄瑶。

“怎,怎么了?”

闲谟帝刚要开口,好不容易忍住,走到桌边,飞快的拿纸提笔写道:“这书上东西的都是你写的?”

狄瑶看看他手里的书,那是一本讲诸国过去五十年的历史,很多大国小国在那五十年里颠覆,又有很多大国小国在那五十年不长的时间河里成长起来。每篇都或多或少地批注了一点,尤其是写到有什么美男美女的时候,批注特别多,甚至还总结加脑补了很多美人和各种历史之间的关系巧合,搞得好像天下国家的命运永远和美人连在一块。

最重要的是最后一页,歪歪扭扭的字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大篇,篇名叫三十六计,然后还真写了三十六句话,看得出来是一气写下来的,写的人还跟得意,最后一条走为上计都要飞起来了。

问题来了,这三十六条,闲谟帝凭着字面意思只能连蒙带只能猜出十来条,却每条都让他觉得深奥,他不敢想象要是谁能将这三十六条全部猜透,灵活运用,该多么可怕。

还有问题,这三十六条有没有流传出去?会不会惹来天下争夺,大贺已经很可怜了,可经不起折腾了。

至于要不要学?闲谟帝表示没兴趣,虽然自己喜欢跑跑马挥挥刀,但这看都看不懂一半的什么兵法还想学会灵活运用?呵呵,说笑呢。

而且,学会了又有什么用?难道他还要自己跑去打仗?不说自己不愿意,那些大臣肯定也不同意的。

当务之急是,别让这个醒过来后就奇奇怪怪又挺有意思的皇后给大贺给他带来麻烦,他还是想多当几天皇帝的。

“嗯?怎么了?”狄瑶拿过书,突然摇头“不是,那不是我的字。”

“…”闲谟帝好恨自己做什么要装哑巴,好多话都没法问出口。

只能认命地继续写字。

“最后的三十六计哪里看来的?”

狄瑶摇头:“我也不知道哪里看的,可能以前看过。那段时间看史书,好像那五十年就是不停地打仗,看得多了满脑子都是,有天午睡起来,书盖在我脸上,一眼就看到什么延国把美人送给姜国主帅,然后偷得作战图,获得大胜,我脑子里就突然跳出来美人计,然后好多类似的,然后就写了啊。喝,不是,不是我写的,是我说的,小房子写的。”

在煮茶的小房子躺着又挨了一刀。

闲谟帝已经不怀疑他的皇后会是假失忆,但开始怀疑,她还是不是原来那个只会吟诗作对,喜爱才子佳人的皇后,而且这什么三十六计他可以保证天下从来没出现过,而她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姐皇后更不可能用什么亲身实践写下这些东西。

闲谟帝很快就不想去思考这些虚幻的东西,他指着空城计想问问什么意思,和他猜的有多少差。

狄瑶这回看懂了他眼神的意思,能跟美人心有灵犀很高兴:“我懂你的意思了,呵呵。你眼睛做什么眼神都好看。”

闲谟帝开始考虑要不要戴眼纱了,这喜欢是好事,可紧要关头能不能别花痴?

又用手指了一遍。

“哦哦,空城计啊,不就是诸葛亮明明没人手还装作很淡定地坐城头弹琴,疑心病晚期的司马懿怀疑人家故意引他进城然后一网打尽,自己带着百万大军退了,唔,诸葛亮是谁啊?司马懿又是谁啊?”狄瑶敲敲脑袋,疑惑地看闲谟帝,“历史上有这人吗?还是我看的话本子上的?”

闲谟帝发觉自己竟然想岔了,他还以为是用空城把人引进去然后坑了呢。被她问的回过神,看了她一会儿,她一直在皱眉敲脑袋回忆,犹豫地点头。

指了指话本子。

“是吗?可是嬷嬷说我看的话本子都在这了,我也没看过啊。”狄瑶很奇怪。

闲谟帝朝她笑笑,又指了指美人计。

“唔,这个好像是讲貂蝉的,她好像是个大美人,被她义父送给一个恶贯满盈把持朝堂的老头,那老头有个天下基本无敌的儿子,貂蝉先被她义父许给儿子,然后又把她送给老子,然后那父子就闹辦了,老子被杀了,后来有勇无谋的儿子也死了,那个美人不知道去哪了。有传言说她被曹操带走了,也有说死了,可是貂蝉是谁啊?我以前看过的话本子那么多吗?”

狄瑶使劲想了想,头有点疼。

这个和他想的差不多,嗯,不错不错,挺有意思的,刚想继续问问别的,结果狄瑶打了个哈欠。

闲谟帝看她打哈欠,就想起来阿碧了,忍不住摸摸她的头,指指卧室的床,又摇摇手里的书,想拿回去自己研究研究,就是皇后写的批注也挺有意思,比什么才子佳人的话本子有意思多了。

狄瑶笑起来:“你喜欢这本书啊,我送给你吧,哈,好困,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熬夜对身体不好。”

闲谟帝放下书,让明香她们进来伺候她休息,自己也在门口榻上躺下,但一直觉得烦躁,总觉得心里有什么想破土而出,脑子里也满是那三十六计,一点睡意也没有。

狄瑶睡着了,闲谟帝起身,拉开纱帐,淡淡的冷香传来,沁人心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