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16/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陛下。”闲谟帝打开门,一直守着的赵圭小房子等人立马跪下。

“以后,皇后写的任何东西不得传出去,不要的都给收到孤这来。”

“喏。”

赵圭跟着闲谟帝回去前朝了,老嬷嬷才念叨:“莫不是陛下都嫌弃娘娘的字了?”

“咱们听着陛下的就是了。”小房子说。

“陛下,您这是?”赵圭看闲谟帝这么晚还不睡,反而跑到书房坐下来就开始写东西。

闲谟帝想想写写地写了一夜,可算是造出了一本既有美人计又有空城计的话本子,然后递给赵圭:“让小房子找个机会塞到娘娘话本子里去,让他注意些,别让别人看到这话本子,娘娘看过后不在意了就拿回来。”

闲谟帝想,孤就是检验一下孤理解的怎么样,才不是看皇后想到底是哪本话本子想的脑袋疼才写的。

“喏。”赵圭心里万马奔腾,这,陛下特特给皇后娘娘写话本子,虽然就薄薄的不到十页纸,可这是陛下写的啊,哎哟,夭寿哟,好想看看啊。

但是,陛下不让别人看啊,是娘娘专属的。

看来,陛下这回动真心了。

闲谟帝看赵圭笑的十分诡异,莫名一阵寒意。

上朝时,因为一夜没睡,闲谟帝有点撑不住了。满脑子都是空城计美人计的事,又觉得自己编的故事还不够贴切。

金眸眯了眯,脑袋也点了点。

“陛下?”太师之子许廉大了点声音,“已是岁末,羗国那边已经催了。”

闲谟帝不耐烦地抬头瞄他一眼,以前只知道皇后有私情,不知道是和许廉的时候就很讨厌许廉,五年前入朝开始就和太师一个德行,爱拿那些一听就丧权辱国的事刺他,好像故意和他过不去,前年的时候,无意间听到皇后和良妃吵架,良妃骂皇后“哟,先是把迷我哥迷的三魂五素的,不要脸地倒贴,说的要生要死,转头才几天,又看上陛下了,你还要不要脸?”

闲谟帝就知道和皇后有孽缘的是许廉了。而且听起来还是单相思,还真是丢人呐。

说起来,也就是皇后入宫不多久许廉就出仕,到现在都是鸿胪寺少卿,谁知道他对皇后是真是假,知道这茬后,闲谟帝觉得许廉简直更加碍眼了。

闲谟帝一不痛快,就说:“许卿倒是积极,孤听说许卿多次出访羗国,和羗国太子关系甚好,不如跟羗国说把许卿送过去替代贡品,孤觉着羗国必是愿意的。”

赵圭:⊙▽⊙陛下今儿咋么了?往日里顶多也就不理人,有时候还很有兴致地带本野史上朝看,反正朝不朝贡的最后都有丞相他们解决,

今天就跟炮仗似的,许廉这个火星一点就爆。

“陛下,”许廉脸都气红了,这话说的好像把他当成货物似的送给别人,他堂堂大贺鸿胪寺少卿难道就跟那些货物等价。

“陛下,臣不服,请陛下给个说法。”太师一跪,差不多半个朝堂跪下了,丞相有点诧异地看看闲谟帝,发现闲谟帝也一副气的不行的模样,再看看许廉,想想陛下后宫里唯一的女人,明了,争风吃醋的老戏码,不掺和。

不过,陛下还是老样子啊,本来以为不要美人了,性子改了,结果呢?呵呵。

闲谟帝越发不喜,这是逼他么?上回良妃的事这样,现在许廉的事还是这样。

“咣”地一声,众人莫名心头一跳。

闲谟帝生生把龙椅手把给辦了。

众人:…陛下这劲儿又开始没处使了啊。

闲谟帝自己都觉得手疼。

随即,整个朝堂安静了。

闲谟帝心里有点闷,闷得快要喘不过气,手一直不受控制地抖。

“陛下,东炀突然举兵,现已在金桐关外。”一个侍卫突然进来禀报。

闲谟帝的手突然不抖了,气也顺了,还笑了下。

你看,跟这些大臣们置什么气呢?比起这样风雨飘摇,这样朝不保夕的大贺,简直不值一提,也不必介怀了。

“丞相决定吧,退朝。”闲谟帝像往常一样地起身就走,也不管还跪在地上的太师一派。

——

早朝的事很快传到后宫,原因是丞相说要缩减朝内所有开支,给金桐关的军队筹军资,制冬衣。户部被强制性筹费,却还是只得了一千五百两,所有大臣俸禄减半,还得再捐点出来,闲谟帝的一切用度也减半,就连闲谟帝日常惯用的发饰都给省了,后宫更得减。

因为时间紧迫,省出来的银子要即刻送去前线和织造局。

狄瑶无所谓啊,她衣服不差,也不爱往头上戴多少装饰,吃的更是一顿吃不完准备的东西的一半。所以大方地让人把自己殿里东西拿走了好些。

不一会儿,前朝竟然还传出陛下那边一天只用一顿午饭,早饭晚饭都剩了。

不止狄瑶感到不可思议,连丞相白筠都忍不住跟赵圭打听了一下,赵圭表示不可说。

丞相于是又跟后宫小凳子打听了一下,知道了真相,感觉有点不可说的玄妙。

是的,小凳子是丞相的人。小凳子还知道小房子是陛下的人。小凳子还是把原来太师按过来的人给弄死自己上位的。

小凳子知道其实丞相和太师向来不和,虽说是拐着弯的亲家,可太师不喜自己那个心狠手辣的堂妹,连带不喜欢那个不安好心的户部尚书的妹夫,但表面上大家还是很和平的,毕竟大贺已经够千疮百孔,可不能再传出内部高层不和的传闻,所以先天没教育好,后天任性不想好好受教育的陛下,这么多年都没发现这事。

狄瑶趁着今天清点东西,突然来了兴趣,就抽空把后宫近一年的帐草草翻了翻,发现后半年基本都没什么花销,觉得自己应该存了不少好东西,所以欢乐地去库房看了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好想哭,原来她还是很有钱的,比如打通墙什么的根本不需要跟陛下那边开口。大贺再穷,皇后还是每个月有一百两月银,另外因为后宫没别的女人,大家都一窝蜂地来讨好她,不乏有大臣夫人什么的送来不少孝心,折算折算,大概随便就能筹出好几千两。

那么有个疑问,为嘛管着整个大贺财物的户部只能筹出一千五百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