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20/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晚上,闲谟帝过来的时候,有点晚,狄瑶已经累的睡着了,闲谟帝看到的又是那个眉眼清新可人的狄瑶,手脚都缩在被子里,就露了张皱眉的小脸。

闲谟帝坐在床边,悄悄掀开点被子,发现她竟然没穿长裤,缩着身子还抱着自己发紫的膝盖,偶尔嘴里还哀哀喊疼,哪里还有傍晚那会儿的雷厉风行。

闲谟帝在一旁火炉上烘热了手,搓了搓,让伺候的都下去,然后去床上,把狄瑶身体拉直,把被子从上往下掀得露出狄瑶的膝盖,洁白如玉的双腿上,膝盖上的两大块红紫格外碍眼。

闲谟帝伸手倒了点她上回给的药油,慢慢给她膝盖按摩起来,狄瑶舒服地哼了哼,也没醒。

闲谟帝自言自语:“这可是看在你今天骂太师骂的不错的份上。”

——

第二天起来,狄瑶发现小安子还在,小房子说:“陛下今日不早朝,心情不错,就允了小安子歇一天。”

“又不早朝?陛下这上朝都看心情,三日打鱼两日晒网的,不过放了小安子,也算有良心了。”狄瑶很高兴。

闲谟帝受到讽刺,差点暴跳起来,狄瑶已经把下人都赶出去,献宝似的拿出来一个金色的镂空香囊,上面图案有点仿龙,小巧精致。

闲谟帝又差点跳起来:⊙▽⊙那是孤的,昨儿才送去织造局的,你个皇后竟然中饱私囊。

“嘘,这是我拿了一大块据说很贵的玉换回来的,小房子还不肯给我换,我就非抢过来了,你看,它也是金色的,配你正好。你可别说我特地给你换的,不然我没换给他们多不好意思,他们问你就说是你非跟我要的知不知道?”狄瑶给小安子挂上香囊,看了看觉得自己眼光果然好。

“嗯,好看。”狄瑶绕着小安子转了两圈,惊觉除了脸,其实小安子竟是哪哪都好,身材什么的也是绝对的,“好看,真好看。”

闲谟帝一时又发不出火,心说,哼,看在你还有眼光的份上就暂时不跟你计较了。

狄瑶的腿还是有点疼,吃了早饭也不到处晃了,就窝在暖榻上一手抱着猫,一手看嬷嬷新翻出来的话本子。

闲谟帝被安排收拾书架,狄瑶亲自安排的,她觉得小安子其实喜欢看书,上回还想跟她借书来着,所以就让他借着整理书来看会儿书。

老嬷嬷看闲谟帝装模作样地理书好心焦。

小凳子等人看到闲谟帝腰间的香囊内心很崩溃,陛下啊,您就没问问娘娘昨儿个非要这香囊有多无赖吗?还有啊,您就这么看着娘娘把您给那边东西调包,一点不生气?

闲谟帝随意地拿布扫了扫根本没灰尘的书架,反而把整齐的书给弄乱了,翻翻书,不少是医书和话本子,最后拿到一本名为“美人”的厚厚一本册子。

闲谟帝翻来第一页就是个头大身体小的人儿,不过那潋滟的眸子,弯弯的嘴角,深陷的酒窝,一眼就认出来是皇后自己。署名:后宫第一美人——狄氏瑶姬。

“扑”闲谟帝忍不住笑出声,跟着的一块理书的小凳子心肝一跳。

果然那边狄瑶抬头了:“小凳子你笑什么呢?说出来大伙一块乐呵。”

小凳子被闲谟帝一瞪,赶忙说:“奴才刚不小心碰到了痒痒肉。”

无聊的狄瑶更无聊了,翻翻薄薄的既有貂蝉又有诸葛亮曹操的话本子:“怎么貂蝉就跟诸葛亮在一起了呢?诸葛亮不是有个丑到极点又聪明到极点的妻子么?”

翻册子翻到一半的闲谟帝刚好停在艳嫔的画像,顿时觉得艳嫔也丑到极点了。

艳嫔:臣妾好无辜。

不过翻到最后一页,画的那个人圆圆脑袋,萌萌的大眼,一看就知道画的是闲谟帝自己。也不知狄瑶哪找来的金色颜料,给画上小人眸子染了金色,笑的柔软得一塌糊涂,闲谟帝都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小人的脸。

原来他在她的心里是这样的形象,这样的可爱柔软。

上午就这么不闹腾又不平静地过去了,下午的时候,闲谟帝又开始琢磨三十六计起来,一张桌子分两半,另一半的狄瑶皱着眉看下面重新整理了一遍的账本,亏空甚多。

“娘娘?侯太医到了。”明香进来禀报。

“唔,知道了,你让他进来好了。”狄瑶头也不抬。

闲谟帝也没在意,没听说过这么个太医。

“臣参加皇后娘娘。”侯凫是个二十出头长的鼻子有点突出的俊小子。

“嗯,起吧。”狄瑶放下账本,“你再等会儿,本宫看完这页再说。”

“喏。”

闲谟帝也抽空随便扫了一眼,结果就看到侯凫震惊又愤怒地瞪着自己。

闲谟帝来了兴趣,这小子怎么这么大胆子?

侯凫也就瞪了一眼,然后就认认真真地站在一边等。

闲谟帝感觉无趣,就低头看自己的。

狄瑶看的火大,拿起自己手边的水喝了不够,又把小安子的拿过来喝了:“害群之马,国之蛀虫。”

闲谟帝转头看她,撇撇嘴,他早就知道了好不好?

“你什么表情?”狄瑶慢慢能看懂闲谟帝那从不掩饰情绪的表情,隐隐觉得小安子是个挺自我为中心的人,甚少顾及别人的感觉。比如现在这个表情。

闲谟帝无所谓地转头看自己的。

“你给我说清楚。”狄瑶把他手里书拿走了,瞪着他,“我说错了?”

小安子笑笑,摇头。

“那你干嘛不屑?”

小安子还是摇头。

“没良心。”狄瑶觉得自己对美人够贴心够好的了,可是你看看美人这无动于衷,不把她当回事的模样,太气人了。

闲谟帝觉得有趣,伸手安抚拍了拍她的手安慰她。狄瑶才舒坦点。结果,

“大胆——”侯凫的暴喝引得所有人侧目看来。

到底是谁大胆啊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