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25/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这天下朝,闲谟帝去校场跑了跑马,出来时,赵圭捧着本书说:“陛下,这是丞相呈上来的,说是,”

“说什么?”

“说是帝王该知道的东西,不然就无法成为真正的,”赵圭扑通跪下了。

“狗胆包天!”闲谟帝又暴躁了,拿过书就扔地上踩了好几脚。

赵圭也想踩几脚,丞相简直大逆不道。

闲谟帝出了点气,瞄了眼地上的书,帝王术三字让他愣了愣,然后,又踩了一脚。

谁稀罕劳什子帝王术,他本来就是帝王了好不好?

赵圭跟着闲谟帝跑了,那书就孤零零地躺在雪上。

狄瑶又开始有精神了,但出不去,有点烦闷,到如今才发现小安子才是个大爷,说她生病了得静养,就连话本子都不让她看了,说伤眼,她真急了,就让人读给她听。还让人看着把她的厚衣服都拿走,出不了门,玩机关变形兽的玩具都不行,说是伤手,成天只能躺着,站着,在大殿里走几圈,跟个废人似的,小安子却不言不语,拿双金眸幽幽地看她,她发觉自己话都不会说了,美人含愁,简直戳中她的萌点了。

“小安子,小安子,我无聊,你就放我出去吧,求你了求你了。”狄瑶不知道为什么其他宫人对小安子的话竟然比她的还要重视,感觉小安子才是老大,唉,都是因为自己这病来势汹汹,他们才神经兮兮的怕她再像上回那样昏迷不醒,生死不定,说起来到现在自己脸色还是有点差,可是真受不了养病的无聊,小安子不松口,嬷嬷他们更别想松口。所以她只能先求动小安子。

闲谟帝被她摇得头都昏了,抓住她的手,金眸责备地看她。

狄瑶就老老实实地在旁边坐下吃饭。

宫人们觉得挺有喜感的,说出去陛下皇后这样相处有谁信?

吃了午饭,太阳还不错,狄瑶正不甘不愿地准备午睡,闲谟帝拉住她,给她穿上厚厚棉衣,又戴上厚厚帷帽,确定不透风了,就拉着她往外走。

狄瑶圆满了,看着神色平和的小安子觉得更好看了。

“小安子,我觉得你最近,嗯,多了点什么。”

闲谟帝拉着她在梅林里慢慢走动,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听她说这话就转头看她。

“说不上来,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摇头。

“嗯,那,那天谢谢你救我,不然我不知道要被甩哪去呢。”

依旧是摇头。

“小安子,你以前的家里是什么样的?宫外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乱吗?”

闲谟帝顿了顿脚步,笑笑,并不回答。

“哦,你也说不出来,那你家里还有人吗?你还有什么亲人没?”

闲谟帝摇摇头,又拍了拍她的手,意思是只有她这个妻子了。

狄瑶心里不好受,也不再问了,看看大雪:“明年应该是个好年景了。”

闲谟帝看看大雪,心说,但愿吧。

“小安子,你说,陛下他是不是很辛苦?”狄瑶看着脚下,没看小安子已经停下了。

“那么多人指望着他,我觉得我能把后宫的人养好就很不容易了,他还要养那么多人。”

闲谟帝机械地跟着她走。

“我看那些史书,看那些好的帝王更是累,既要管着一国百姓,又要防着那些臣下,好多都是什么文武双全,德才兼备,不过我觉得那些都是附加品,锦上添花的东西,帝王啊,懂得制衡之道,权谋心术够厉害就足够啦,控制了人心,自有人为他鞍前马后,保家卫国,那些成功帝王的智谋可比他们的拳头才华强多了,小安子你说对不对?”

闲谟帝眼睛一张,嗯?帝王术?制衡?没文采无所谓?不会武功也行?

是不是原来那些人嘲弄的目光不只是笑话他草包,文不成武不就,而是他根本不懂为君之道,无法控制人心?

“嗯,小安子,你在想什么?”狄瑶拉着人走不动了。

慢慢收回手,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已经习惯了拉小安子的手,习惯了和他亲近。

闲谟帝也慢慢对她的情绪变化敏感起来,她的眉毛不再那么上扬,是被什么困住了。

再看看她无意识地看自己的手,一下子知道了她在想什么,怕是不知不觉对小安子的亲近让她开始抗拒了。

闲谟帝折了一枝梅花放到她戴了手套的手上。

“谢谢。”狄瑶眼神有点躲闪。

——

“那书在陛下跟娘娘逛了趟梅林后就让赵公公去校场拿回去了,赵公公可是给挖了几铲子雪才挖出来。”

丞相听着下人从小凳子那得到的消息,摸着下巴问:“娘娘都说什么了?”

“小凳子说离得远,隐约听着娘娘说什么制衡,帝王心术,武功才华,更重要的,还问陛下对不对什么的。”

丞相挑眉:“娘娘还懂这个?”

“小凳子说,平日里娘娘不耐烦老听话本子,就让宫人们找了一堆各国史书读给她听,后来自己能勉强看书了,就自己看,还比较喜欢医书,上回给陛下把脉给挺准。”

丞相皱眉,觉得皇后有点说不上来的怪异。

“那个老院判让人查的怎么样?”丞相对于和陛下谈了一次话就辞官的老院判很好奇。

“那老院判嘴巴紧的很,不过倒是听小凳子说给娘娘开的药方里有味益母草,陛下都是让赵公公亲自煎药不假人手的。”

“本官知道了,你下去吧,这些话别传出去。”

“喏。”

丞相摸着茶杯沉思了会儿,益母草啊,这个他知道,当年夫人有孕那会儿似乎大夫还提到过。

有什么能让陛下这么小心翼翼呢?

茶冷掉的时候,丞相眯了眼,心里隐隐有了答案,幽幽叹口气:“看来混账了二十多年可算有件事让他动心忍性了,皇后这苦也算吃的值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