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31/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秋凉时,下人来报敏皇子犯病,她本来不想去,可后来听人说闲谟帝也没过去,再一打听,说有一次闲谟帝看望敏皇子,不多久敏皇子身上的毒又多了一种,差点就没了,闲谟帝那时正抱着新美人,随便挥挥手说“晦气”,那次之后,敏皇子再犯病,闲谟帝就不再去看望了,平日里见了也不大热络了,甚至有些嫌弃,给点药材就算打发。

狄瑶那回就去了,头一回看到有小孩子中毒成那样,上吐下泻,甚至还吐血,全身都是发乌的,很是吓人,除了一个小太监抱着给太医扎针,别的宫人就是递递东西,都不敢靠太近。那小孩子其实也乖,哭归哭,那是疼,上吐下泻也是没办法,但他不太挣扎,好像知道那样更会被人嫌弃,甚至都没见他要什么人,不知道难过了要找他的父母,他的乳娘什么的。

问了太医怎么样,太医还吊了好长的书袋子,狄瑶不怎么明白,小房子翻译一下,大意是敏皇子这病是老毛病,扎两针也就熬过去了,娘娘不用太担心,还有就是这病是好不了的,至少大贺的医术是不行的。

狄瑶那次很生气,也不管嬷嬷的劝阻,把敏皇子宫里的宫人都给换了,连太医也换了,把全太医院的人都找来,让他们一一把脉,最后只有一个年轻点还是学徒的小太医说能开个止疼的方子,狄瑶就把那个小太医转正了,就是侯凫,让他以后就照顾敏皇子了。

敏皇子虽然小,又在犯病,但狄瑶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也都知道,狄瑶把宫人斥责换掉后自己过来抱他,也没嫌弃他身上脏,手法熟练无比地给他换衣梳洗,他还听到明香尖叫:“娘娘,您怎么能做这些,还有,您,怎么会做这些?”

狄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事这么熟悉,感觉以前做过许多回。

那次之后,敏皇子犯病她都会去看看,宫人们看皇后重视敏皇子,也上心了,敏皇子发病时间明显缩短。

本来嬷嬷还担心闲谟帝又要下旨呵斥皇后,狄瑶说不会,嬷嬷不信,可谁知陛下那边还真就像石沉大海,真没事,之后狄瑶再去敏皇子那,嬷嬷也不大拦了。

这次同样的,狄瑶赶到那,敏皇子又是全身发黑,上吐下泻,宫人们忙着换洗熬药送药,侯凫在施针。

“这回感觉怎么样?”狄瑶坐下来抱过刚吐过一回的敏皇子,接过宫人递过来的药,喂了一口,敏皇子也没反抗,乖乖喝了。

“来,告诉母后,这回肚肚还疼不疼?”狄瑶看他那么苦的药都没皱一下眉,有点心酸。

敏皇子无精打采地摇了一下头。

狄瑶伸手握上敏皇子的小手腕,把了把脉。

“娘娘,如何?”有一回,狄瑶看看侯凫的方子,突然说让加一味药,结果发现敏皇子的止痛效果竟然好多了,侯凫就开始崇拜起狄瑶。

狄瑶没说什么,看看怀里恹恹的敏皇子,颠颠他:“今日是除夕,待会儿敏皇子好了,跟母后去藏娇殿守岁好不好?”

敏皇子抬头看看她,小孩子瘦的两只眼睛特别突出,神采也不多。

“母后也把你父王请过来,待会儿让宫人给你打扮的美美的,我们敏皇子这么勇敢地把痛痛赶走了,母后一定要让你父王给你大大的奖励好不好?”狄瑶说着也高兴起来,“我们敏皇子连苦苦的药都不怕,可厉害了。”

小孩子扣扣手指,也高兴了一下,然后又“哇”地吐了,这回哭起来不只是哭了,一边哭一边喊,“哇哇,父王,哇哇,不要我,讨厌我,咳咳,哇哇哇,母妃,骂我,咳咳,病死鬼,让,咳咳,父王,讨厌,哇哇哇”

“别急,慢点说。”狄瑶很想说,那你上回作甚还为你母妃为难我,“母后跟你保证,你父王肯定会喜欢你的,他就是有很多事要忙,他是我们大贺的皇帝,管着好多好多人呢,你看你这么小的小屁孩,他一时管不到也正常对不对?你赶快好起来,好起来了跟母后去守岁。给你父王拜年,好不好?”

敏皇子发作完已经没力气了,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狄瑶坐在床边看侯凫新写的方子。

敏皇子盯着狄瑶看,然后慢慢地伸出鸡爪似的小手摸摸狄瑶垂下来的袖子,也不敢用力,又慢慢把手收回去了。

旁边一个狄瑶特地上折子从宫外招进来的医女,伺候敏皇子了有三个多月,她自己也有个差不多大的孩子,但她的孩子很健康,无法无天得跟个魔王似的,看到敏皇子却是这个样子,在这深宫里,那么小的孩子却要遭那么大的罪,现在甚至想讨好一个人都不敢,忍不住捂着嘴低声哭泣起来。一想到是除夕,又“扑通”跪了下来,宫里忌讳这些事。

狄瑶看了看她,没说什么,转头看敏皇子已经睡着了。

“看来今晚醒不了了。”狄瑶摸摸小孩还湿的头发,“记得把皇子头发擦干,明早他要是醒过来,乐意的话,让他去给本宫拜年。”

“奴婢,奴婢记下了。”医女轻声回应。

“作孽哟,你九五至尊的父王把你如花似玉的母妃就那么扔到冷宫去了,啧啧,真是大人作的孩子受,快点长大吧,长大了啊,就没那么难过了。”狄瑶又给小孩子拉了拉被子。

折腾了一晚上,狄瑶有些劳累,出了敏皇子宫殿门时,新年的钟声已经响了。

“你们都先回去,本宫想一个人走走。”狄瑶按按太阳穴,声音疲惫。

宫人们犹豫了一下,慢慢退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