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39/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哄好了小孩,狄瑶拉着许久不见的美人出去散步,春日融融,夜晚的风都是温暖亲柔的,桃花盛开,衬上宫灯,热热烈烈地一大片。

“你最近还好吗?陛下他,怎么样?”

小安子摊开她的手,慢慢写着:很好,都很好,你辛苦了。

狄瑶手颤了颤,心也快速跳了跳。

小安子继续写:敏皇子。

狄瑶笑起来,很柔很柔,就像旁边的桃花。

“敏皇子是个很聪明的小孩子,我说的故事他都记得,我带他去冷宫,那么多人他也全都认得清,虽然看不大清,不过他很开心,而且啊,我跟佛祖做了约定,如果我的蚕能顺利长大,能吐出丝来,我拿最好的蚕丝织出最好的锦缎供奉给他,他就要让敏儿好起来,我的蚕已经顺利长起来了,顺利的话再有不到一月就能吐丝结茧。敏儿他,会好起来的,后宫所有人都在为他祈福,我想佛祖会被我们感动,让我们留下这个开心果的。”

闲谟帝低着头,狄瑶没注意他,选了几支桃花动手折起来,准备带回去:“你不知道,后宫女人太多了,也不会明白女人对于孩子的喜爱,尤其那样乖巧可爱的孩子,每个人都恨不得替他受过那些痛,我跟他说,你看什么都是公平的,你得到了咱们那么多人的爱,比别的孩子要幸福,是不是也该吃点苦才不会让别人妒忌?他就再也不问我为什么别人不痛就他会痛,有回淑妃跟我说看到他偷偷对着蚕说,其实就一点点痛,他故意说很痛的,然后好多人就会关心他,他还问蚕自己是不是个坏孩子呢。

你看多可爱。我让他等着,等着我的蚕吐丝结茧,做成绸缎,卖了钱让咱们大贺强大起来,给他找最好的大夫给他看病,他就每天帮我照顾蚕,还叮嘱明香一天要喂蚕几回,一定要准时别让蚕饿着,说起来怎么养更是一套一套,说的丽美人她们一愣一愣的,贵妃都说他聪明呢。”

闲谟帝帮她接过来折下的花,狄瑶看到他柔情似水的金眸突然眼睛模糊了:“可是,可是我还是没找到医治他的法子,连他的眼睛都没有办法医好,你看这里的夜晚多漂亮,可他什么都看不到,我骗他说我穷晚上点不起蜡烛,他还特地跑回他原来的宫殿去拿了好几根蜡烛回来说给我的,他不用,都给我。

小安子,我觉得陛下在躲我,也躲着敏皇子,可是小孩子需要父亲的,你扮演他的父亲好不好?我知道这很为难,说不定还给你带来杀身之祸,可我们私下里扮演好不好?他看不清了,可能你的身形与陛下相似,他以为是他的父王,那样的欢喜,你别让他再哭了好不好?他的眼睛不能哭的,我翻了好多书,想了好多法子才找到那样的药水,没办法治他的毒,但能延缓毒性蔓延,不让他完全失明,我不会让你陷入危险的,如果有一天陛下知道了,我会顶下一切罪责保你平安的,好不好?小安子?”

闲谟帝看着她哀求的神色心抽抽地疼。

明明该他来求她善待孩子,现在却让她来哀求他。

闲谟帝伸手,狄瑶怔了怔,然后慢慢靠进他的怀抱:“谢谢你,小安子。”

——

“陛下,丞相求见。”赵圭小声来报。

彼时,闲谟帝正在陪着一大一小看棉花幼苗。

一开始是狄瑶不信邪地非在自己宫殿后面的假山精致连着一个小花园都给平了收拾出一片有一亩大的土地,然后找来棉花种子,先是直接种了,过了好几天没反应,急了,不知道怎么办。

然后有天半夜突然醒过来说有办法催长了,跟农桑局那边要了些药水,拿个大桶把所有种子都浸下去,搅拌好了让人把事先备好的泥盆拿来,把种子种上,又硬拿了农桑局那边一种不透气的布盖上,没想到过了十来天,地里的苗才出青,泥盆里的已经半尺多高了,移栽到地里面,一天一个样地长。

狄瑶一高兴一冲动,把后宫所有空地除了长了有好些年的梅林桃花林几棵桂花什么的还在,别的什么花啊树的都被弄走了,因为没人管着她,她就是后宫最大的,所以这会儿后宫随处可见一群一群随风摇摆的棉花幼苗。

据说某天农桑局老司农因为皇后老是去农桑局搜刮东西折腾,爆发了,愤怒地闯到后宫,可是进了后宫看到那满地的棉花幼苗,比往年他们种植长的至少快了半个月,震撼了,激动了,撒泼打滚地求着皇后收徒,狄瑶被这个老头惊住了,敏皇子模糊地看到老头子的表演当场笑了起来。

后宫能被农桑局的老头子乱进?笑话,太医都是一个月来一次,还得经过多少层手续,多少人盯着,所以狄瑶拒绝了。

然后老司农就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求见大战,丞相都被惊动了,赶过来一看也震惊了,最后商量好让狄瑶把培育方法告诉老司农,也允许老司农每十天进来看一回进行记录,前提是得有丞相和赵圭一块陪着,老司农一高兴,头一回来的时候还给狄瑶带了家里养的两只鸡一只大白鹅,最后鸡被狄瑶和敏皇子一人一只分吃了,大白鹅就给敏皇子养着玩。

丞相提议陪着每回来是因为也很惊讶棉花生长速度,很好奇最后这棉花得到什么产量,如果皇后真的提高了棉花产量,那对于大贺可是不可估量的贡献,天下都缺棉花,如果能成功,那么大贺的未来。

那天时隔两个多月闲谟帝一进后宫就被这架势唬了一跳,听过赵圭禀报过皇后要把后宫改成棉花地了,要不要阻止,他觉得后宫里就皇后一个人,整个后宫都是皇后的,她喜欢就成了,也没碍着谁不是?

可真正看到他都有点吓到,可看着绿油油的苗苗又觉得好看,充满了希望。今天敏皇子大早就起来,头一件事还是小心地给他看了自己养的那只有点丑的眠蚕后,然后想起来今天该跟母后去看离藏娇殿好远的一个御花园里观察棉花生长,就献宝地说带他看自己和母后一块种的棉花。

所以,闲谟帝就跟着他们来看了,一大一小在前面讨论是不是该捉虫了,他落在后面考虑自己是不是又落伍了,上回好不容易补完了历史,却发现农林这块一窍不通。

闲谟帝记着几百年前有一个差点统一整个天下的皇帝说过,贤明的君王从来都是时刻学习,各个方面有涉猎,虽不精通,也不至于被人糊弄,被臣下小瞧。

他决定回去先找点农林的书看看,免得连儿子都比不上,那得多丢人。

闲谟帝继想成为个好丈夫后,又开始想当个好父亲了。

赵圭传报后,闲谟帝皱眉:“说有什么事没?不是大事就免了。孤忙着呢。”

赵圭:陛下,你就是忙着一块捉虫么?

“说是金桐关大胜了一回,东炀退了三十里,将士们一直要求将捷报给娘娘过目一下。另外国公受了些伤,也快回到都城了。”

“嗯?金桐关的还来真的?国公那,你带着人去迎迎,孤去丞相那看看。”

“喏。”

赵圭诡异地看着闲谟帝特地跑到前面,指指赵圭,赵圭瞬间发现娘娘和皇子看他的眼神都变得特别不友好。

陛下,您作甚给奴才拉仇恨啊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