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闲谟帝41/纨绔世子霸宠呆萌公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敏皇子跟狄瑶学会了要跳棋,讨着好卖着乖地要闲谟帝陪他玩。

闲谟帝“:>_<:”我不会。

“敏儿,母后马上要去冷宫一趟,你去不去啊?”狄瑶看出小安子淡定的表面下,都要把腰间香囊给扯断了。

看不出来美人不止脾气大,性子冷,小动作还很可爱啊。

“要去。”小孩很积极,“宣姨说给我做酒鬼花生。”

得了解救,闲谟帝松口气,默默觉得自己这个父王太丢人了,回去还得看棋谱学什么跳棋去,嗯?怎么没听说过跳棋?真的是孤读书太少吗?好可怕,小孩子都会的他听都没听过!

“小安子,你去不去?”狄瑶拉着敏皇子准备出发,又问小安子。

闲谟帝想了想,摇头,那么多女人太可怕了,万一嘴巴不牢说漏嘴怎么办?而且,现在让他面对那些女人总有种别扭感,你看那些女人大多是为了活下去才委身似的跟着你,还怕你怕的要死,当初被捅的那刀现在疤还没消干净,更是膈应,这事发生时那些美人也基本都在,脸都快丢光了,除了皇后忘了当时情形,别的女人,呵呵了。不知道背地里怎么笑话。

“那行吧,我们先过去了。等下天就要黑了。”狄瑶带着敏皇子走了。

闲谟帝看两人走远了,就满屋子逛起来,结果看到两份明显一大一小写的字,然后心焦起来,都一样的歪歪扭扭,惨不忍睹。

所以说,有一样他还是完胜的。

又看到那白胖的二十条蚕,一下子想起来小时候的那条蚕。

伺候的宫人们自皇后娘娘一走就开始大气不敢出,眼睁睁看着威严吓人的陛下,把娘娘辛苦养了有二十天的白白胖胖的,据说明后天就要上簇的蚕给弄出来一条两条三条四条,一直拖出来十条,喂叶子,还喂水,戳着它们玩,然后,玩死了。

闲谟帝看看那几只断成两截的蚕默默觉得自己要学会收敛力气,看看那几只不小心淹死杯子里的默默有点心虚,看看那两只口含桑叶不知道为什么就不动了的,默默收手。

“咳”闲谟帝出声。

“扑通”跪下一圈人。

“阿碧呢?”

不一会儿有人抱着阿碧来了。

闲谟帝接过来:“都下去吧。”

没人了,闲谟帝把阿碧放在桌子上蚕的尸体旁。

阿碧瞟了眼盒子里的蚕又瞟了眼桌子上的,淡然地闭上眼假寐了。

闲谟帝很满意,拿了旁边一本介绍药草的医书随意翻起来。

——

“阿碧——你做了什么?”狄瑶心疼极了,阿碧被吼,喵了一声,挺委屈。

它不就是换了个地方睡觉么?

显然刚“小憩”了会儿的闲谟帝从一旁暖榻上醒来,一脸“迷茫”地看着发飙的狄瑶。

伺候的宫人:—_—||

“你们怎么没看好阿碧?”狄瑶质问。

“娘娘恕罪。”宫人们“扑通”跪下求情。

“母后,母后怎么了?蚕,蚕不好了吗?”天已经暗下来,敏皇子也看不清了。

“阿碧抓了十条蚕玩死了。”狄瑶很难过,“就是昨天给你摸摸的,你说的胖的那些个。”

小孩立马撇嘴,模糊的看到桌上阿碧打了一下:“坏阿碧。”

阿碧“喵”惨叫一声,委屈害怕地跳下桌子跑了。

闲谟帝看妻子儿子都难过了,自己也难过了,让你手贱又玩死了吧?

小孩一晚上都蔫蔫的,临睡还不放心地叮嘱明香一定要看好阿碧,千万别让它靠近自己的蚕。

狄瑶还好,看看还剩的十条蚕,不知道是不是收到了惊吓,都有点蔫蔫的,眼看着还有两只也要不行了。于是皱着眉叮嘱宫人:“以后仔细些,否则就不是罚俸的事了。”

宫人也觉得好冤,不是他们的错啊喂。

可让他们说是陛下干的?哎哟,还是被娘娘冤枉然后乖乖认错吧!

“小安子,跟我下会儿跳棋去。”狄瑶也没难过太久,拉着小安子去摆棋,“免得明天敏皇子又想起来,让你这个父王在他心里形象崩塌。”

闲谟帝感觉又受到打击了,默默心里画个圈。

连续下了三盘之后,闲谟帝就开始赢了,然后狄瑶就再没有赢过。

“小安子,看不出来,你还有下棋的天分。”狄瑶满脸崇拜。

小安子金色的眼睛上扬,嘴角都是笑意,显然很得意。

“夸你一句这么嘚瑟。”狄瑶站起来,“不玩了,没意思。”

看她不高兴,闲谟帝想要不让她一回?于是拉了要走的她一把,结果还是没控制好力度,把人拉的撞到怀里了。

狄瑶:……

“小安子,你干嘛?”狄瑶想起来,却被他按住了。

闲谟帝不说话,就这么搂着她,他的皇后又瘦了,没去年那会儿重了。

狄瑶表示,其实很大原因是因为冬衣换了。

周围没人,狄瑶也控制不住地将头靠在他的肩头:“小安子,谢谢你。”

闲谟帝不明白她在谢什么,但心里很不舒服。

“谢谢你对敏皇子那么好,谢谢你,来到我的身边。”狄瑶抬头看他,“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闲谟帝转头看了看窗外灯火,他不敢保证啊,他知道自己太花心太冷情了,不知道哪一天的自己会突然变了心,忘了今天的她,他是个帝王,养成了不需要给任何人任何承诺的习惯,给予你的便是赏赐,好的坏的你都得受,不给的也是你的命,不能妄想谋得。

狄瑶也不再问了,大约世上并没有人能做这样的保证。

小安子也不能,纵是她已经控制不住喜欢上的小安子,纵使一直表现得喜欢她,依着她的喜好扮演正常男人与她平等相处,讨她欢喜的小安子,也不能。

或许,在小安子眼里,她只是一个保命符,一个在这深宫里活下去的倚仗。

闲谟帝回过神时,狄瑶已经离开了。

看着桌上的跳棋索然无味,早知道多让她两盘让她高兴高兴就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